147小說 > 修真 > 醉仙葫 > 第六百零五章:金丹修士出手

第六百零五章:金丹修士出手

灰須鼠吱叫一聲倒飛而回,那紫黃色的影子受到沖擊瞬間爆開,重新分散成一只只嗜酒蜂,其中一部分被灰須鼠給撞暈了,紛紛跌落在地上,另外一部分則分散開來護在青陽身邊。

灰須鼠被嗜酒蜂所阻,一擊不中連忙后退,青陽也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剛才那一瞬間真是驚險之極,差一點就被灰須鼠給偷襲了,若是嗜酒蜂反應慢一些,自己恐怕是性命難保。

經過灰須鼠這么一耽擱,那只撞暈過去的穿林獸也已經清醒了過來,與另外一只穿林獸相互配合,一左一右再次朝著青陽夾擊而來,剩下的兩只疾風狼也是伺機而動,再加上躲在暗中隨時有可能偷襲的灰須鼠,幾只妖獸重新對青陽形成了重重包圍。

妖獸那邊的實力稍微下降了一些,不過損失的都是實力低微的一二階妖獸,對場上形勢影響并不是很大,而青陽也為此付出了一些代價,體力真元消耗很多,仍只能與妖獸堪堪持平。

就連青陽都是這種情況,其他筑基期弟子就更不用說了,蔡師兄面對的妖獸絲毫不比青陽少,有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才不過一刻鐘的功夫,身上已經多了好幾處傷口,這都是被灰須鼠偷襲的,若不是他戰斗經驗豐富,躲避及時,說不定此時已命喪鼠口。

商如海是筑基二層的修為,別看修為只比青陽和蔡師兄高出一層,但是戰力卻超出他們很大一截,獨自面對十幾只妖獸都不落下風,其中光是四階的就有兩只,其他三階二階的也有不少。不過面對這么多妖獸,商如海絲毫不懼,反而有越戰越勇之勢。

熊見林對面的妖獸數量倒是不多,總共只有三只,可妖獸的實力卻高出了一大截,兩只四階的穿林獸,一只五階疾風狼。

五階妖獸可是相當于筑基中期修士,那熊見林卻絲毫不懼,他的靈器是一對巨錘,配上他那狗熊一般的高大身軀,使用起來就如同巨靈神在世一般,跟妖獸硬碰硬,竟砸的那穿林獸不時倒退。

在他們五人之中,農在田的實力是最高的,而他面對的妖獸數量也是最多的,光是疾風狼就有五六只,穿林獸三只,花斑青蛇也有兩條,灰須鼠一只,甚至還有一只金眼雕在空中不時的偷襲。

若是其他人面對如此壓力,估計早就出問題了,但是農在田卻面不改色,不愧是修煉了一百多年的老修士,戰斗經驗比起青陽、蔡師兄等人強了不時一點半點,進攻、防御有條不紊。

面對這么多妖獸,總有照顧不到位的地方,有時候不小心也會受一些傷,卻絲毫不影響農在田的發揮,仍然是不緊不慢,進退有據,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節奏在打,掌控著眼前的局面。

整個戰場的情況都跟這邊差不多,所有修士各自為戰,卻又三五人盡量靠近,組成小規模的戰團,相互配合著。戰場上充斥著妖獸的咆哮聲,修士的喊殺聲,短兵相接的撞擊聲,聲震云霄。

轉眼之間小半個時辰過去了,戰場上戰斗越發的激烈,戰況也越發的白熱化,死傷情況逐漸增加,就這么一段時間,修士這邊已經死了三十多個,重傷的不下五六十個,失去戰斗能力的超過十分之一,至于受了輕傷的,滿目皆是,至少占了在場筑基修士的一半。

妖獸那邊的情況也差不多,被修士斬殺的妖獸數量達到千只,受傷的也有一兩千,不過跟修士那邊的情況有所不同,妖獸實力參差不齊,死傷的大部分都是低階妖獸,對整體實力影響不大。

高階妖獸死傷的當然也有,有的修士豁出性命,也能重創高階妖獸,但是總體數量卻很少,對妖獸那邊還起不到傷筋動骨的作用,所以從場上總體的形式來看,修士這邊反而略占下風。

青陽等人的情況還算是比較好的,他們五人雖然也有人受傷,卻都比較輕,也沒有誰出現過生命危險。有一些修士就比較倒霉了,一開始就遇到了戰力強悍的高階妖獸,或者是沒有防備灰須鼠和金眼雕的偷襲,因為應對不及時而被妖獸所殺。

他們的死亡又會起到連鎖反應,那些妖獸殺死了修士之后,就會轉而攻擊旁邊的修士,旁邊的修士本就是在勉力支撐,忽然有別的妖獸加入,這種平衡就會被迅速打破,造成更大的傷亡。

看到場上的形勢對修士越來越不利,高空中的金丹修士終于坐不住了,鎮魔殿的蠻林長老看著孤鴻真人,道:“掌門,弟子們的情況不妙啊,我們再不出手就來不及了。”

幾位掌門也很清楚場上的情況,之前金丹修士是準備留著應對高階妖獸的,可高階妖獸始終不出手,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弟子出問題。于是銀須真人和孤鴻真人相視一眼,隨后說道:“各派掌門繼續監視高階妖獸,其他金丹修士一起出手對敵。”

那九位金丹修士早就做好了準備,銀須真人一聲令下,他們沒有任何遲疑,同時身形一閃,朝著前面的戰場撲了過去。

蠻林長老一馬當先,神念一動,一把丈二長的大關刀忽然出現在空中,那關刀見風即長,轉眼之間就長到了數丈長短,帶出漫天光影,朝著前面一只六階的穿林獸當頭劈去。

六階的妖獸相當于人類筑基后期修士,雖不如金丹妖獸那樣靈智大開,卻也比一般的妖獸要靈敏的多,他本來是準備追殺一名普通筑基修士的,忽然感覺到自己生命似乎受到了威脅,抬頭看見竟然是一把巨大的關刀,那妖獸頓時大駭。

此時躲避已經來不及了,那穿林獸忽然整個身體人立而起,沖【147小說 更新快】著天空咆哮一聲,一身的毛發根根倒立,就如同長了渾身的尖刺。與此同時,穿林獸身上的皮肉瞬間鼓脹開來,附近一定范圍內的石塊、草木就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吸引了一般,聚集過來緊緊地貼在穿林獸的皮膚上面,形成了一副由土石草木組成的鎧甲。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