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純潔防線 > 374、愿余生只有你

374、愿余生只有你

但是,這段時間,古北經常過來,搞得蔡晨做晚飯時,每次都要問一下:“要不要煮你哥的飯?”

文暉讓蔡晨自己決定,然后,蔡晨每次就會電話給古北,問:“北哥,晚上要不要煮你的飯?”

古北以為是文暉讓問的,十分開心,不忍拂他好意,道:“做吧。“

然后,他就過來蹭頓飯吃,吃完飯再回自己家。文暉有一次實在忍不住,問:“你為什么不回自己家里吃飯?“

古北問:“不是你讓我過來吃飯的嗎?“

文暉道:“我幾時讓你過來吃飯的?“

蔡晨感覺他有點誤會,十分坦白的解釋開這個誤會,道:“哦,這段時間,你經常過來這邊吃飯,我就問一下,不知道要不要多做點,所以就打電話問問。“

文暉道:“以后不許做他飯!“

古北道:“以后不用問,天天做,就晚飯,如果我有事不能來,我會打電話給你。“

文暉道:‘你不用回家陪著孩子們嗎?還有你媽媽?“

古北道:“我是你哥,我要每天抽點時間來陪你,陪你吃個飯。”

文暉道:“你真的很煩,臉皮還厚。”

此刻,古北站在他身后,看著他在電腦上忙著,也不打擾他,也不經他同意,在他肩膀上按摩了一會,道:“你不累嗎?天天對著電腦?”

文暉很喜歡他幫他按摩時候的感覺,他手勁很大,很輕松就將他全身僵硬的肌肉骨骼都給放松下來,確實很舒服,嘴里卻道:“對著電腦比對著你有趣。“

古北把他坐的電腦椅轉過來,道:“真的?“文暉看他一臉的如狼似虎,有點害怕,下意識轉開話題,道:”你來蹭飯的?“

古北道:“今天去外面吃飯,我要帶你去個地方。不過先吃晚飯吧,我請你,不許仗著你錢多搶著買單,偶爾讓我請你一次,免得你說我厚臉皮。“

文暉道:“行啊。你也很久沒請我吃飯了吧。我十分樂意你請我。“

古北竟然直接牽起他的手,將他的手放進自己衣兜里,帶他下樓,文暉掙扎了半天,也沒甩開他,只得由著他去,到了一樓,蔡晨看到他,眼睛盯著他的放在古北衣兜里的手,有點吃驚的樣子,文暉臉紅耳赤,倒是古北完全沒自覺,道:“蔡晨,我帶小暉出去有點事,晚飯在外面吃,回頭我送他回家去,你晚上自個吃飯吧。“

直到上車的時候,古北才放開他手,文暉跑到后面座位,不坐副駕位了,此刻他只想著離他遠點。古北道:“那你就干脆在后面沙發上睡一下,到了我再叫你。”文暉倒真是有點疲倦,真的躺下去,蜷在沙發上睡著了。

等文暉醒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一個十分偏僻的地段,周圍的環境看著亂糟糟一團。古北不在車上,文暉坐起來,揉了一下眼睛,下了車子,站在地上,腳下的泥土有點松軟,不是城區的水泥地面,也沒有草皮,地表裸露著,周圍堆著一堆廢棄物,看著倒像是一個垃圾場,或者廢品收購站,文暉往前面看去,有一個低矮的山丘在已經暗黑的天空下隱隱綽綽。

文暉心里覺得奇怪,古北怎么會帶他來這種地方?他此時又去了哪里?

正在驚疑不定,古北從旁邊一處廢鐵堆旁轉過來,看到他站在那里,驚呼一聲,道:“誰叫你下車的?這里不安全,我特意不叫醒你的,你呆在車上。”

文暉問:“這里是什么地方?”

古北道:“這里是土王堆古墓的西南方向。”

文暉覺得奇怪,自己竟然沒認出來,他轉過身子,朝車子外面的方向看去,那里燈火通明,正是市中心繁華地段,中南商業大樓的霓虹燈在閃爍著。文暉道:“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古北道:“我最近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帶你來看看。”

文暉道:“去哪里?”

古北道:“等一下,我們等一個人。”

兩個人靜靜站在那里,周圍黢黑一片,遠處的燈光照射到這里,只剩下一點尾巴,把那黢黑撕破點口子。已經是冬日,文暉衣服有點單薄,站了一會兒,寒氣從腳底泛起,他不自覺地提著兩只腳來回踏著保持身體溫度。古北問:“冷嗎?”

文暉嗯了一聲,古北道:“你上車上去。”說著走過來,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暖和了一下。文暉的手一直這個樣子,永遠都是冷的,即便夏天也是這樣子,這會兒更是冷得像冬日里的鐵一般,古北有點后悔一時心血來潮帶他來這里。

k哥的勢力掃蕩了一圈,算是能告慰一下聞紋的在天之靈,他自己感覺也被安慰不少。這幾日閑下來,他開始又惦記起文揚的那樁文物案子,昨日他來土王堆路附近來兜圈子,其實他來這里搜查不止一次兩次,不過昨日搜查的范圍大了些,無意中發現這個地方,心里想著讓文暉看看他的新發現,一時興奮過頭,便忘了他格外怕冷,出門時候,衣服又薄。

這會兒見他呼出的氣都一團團白瑩瑩的,不覺心疼,搓著他的手,半天才暖些了,又準備脫掉外套給他,文暉按住他的手,道:“哥,我已經暖過來了,你別凍著了。”

古北聽著他聲音有點抖抖索索的,二話不說,推著他上車,兩個人都坐在后車座,古北把他身子攬入自己懷里,拿外套裹住他,把他包的緊緊的,貼住自己身子。

文暉聽到他的心跳聲,十分有力,十分響亮,不知不覺伸出手,抵住他的心口,低聲問:“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古北道:“是的。”

文暉問:“有多愛?”

古北道:“愿余生只有你。”

文暉沒再做聲,伸手雙手,穿過他的大衣外套,環抱住他的身體。文暉道:“哥,我好像也有點喜歡你。”

原來你真的是忘了。黑暗中,古北嘴角露出絲笑意。這樣子,也挺好,讓他一點點記起來,如果記不起來,讓他重新愛上他,那也不錯。他比較好奇的是,在聞紋死后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在他跟他說我們不要再見面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使他雙重人格合一,順便還忘記了許多事?

古北從口袋里摸出一個紅色的珠寶盒子,打開來,從里面拿出兩枚男式戒指,給文暉和【147小說 147xs.com】自己帶上,文暉看他帶的是左手中指,給自己帶的也是左手中指,有點奇怪,想俏皮幾句,又覺得心里歡欣雀躍,嗓子眼被一股熱氣堵住,結果一句話沒能說出口,古北含住他耳垂,一點點磨著他,文暉轉過臉,給他親吻自己嘴巴,只覺心里那點歡欣,像拌了蜜糖一般,炸裂開來,彌漫在他整個感官世界里,是那樣的炫麗繽紛。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