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三百一十四節 有頭有臉地人定方案(1)

第三百一十四節 有頭有臉地人定方案(1)

吃了一會,許敬宗一臉難為情地看著葉檀道,“葉侯,下官能否也吃點米飯?”

“怎么,肉不好吃啊?”葉檀很快就吃完了一碗,然后代金鳳給他再盛了一碗,放在他的面前,同時提醒道,“少主,青菜豆腐湯,需要喝點,這是老夫人要求的。”

“你也出去。”葉檀一陣心煩地說道,這些人是不是真的將自己當成小孩子了?而代金鳳卻不在意地看著對方道,“我是小孩子嗎?要你說?”

“少主,童子雞都是小孩子。”

代金鳳一臉哀怨的表情,讓許敬宗嘴里的肉直接噴出來了,看來他身邊的女人都是對她幽怨很深那。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時情急啊。”許敬宗是個很注意儀表的人,文人嘛,有幾個人不是如此,雖然自己也跟著喝酒了,其實,他不太喜歡邊塞的好酒,味道真的很一般,他一點都不喜歡,還有一股子羊騷味,更加的難以入口,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只能如此。

“肉自然是好吃的,可是我在松洲也有一些日子了,幾乎都是吃的粗茶淡飯,這突然大魚大肉的,我擔心克化不了啊。”許敬宗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讓人覺得吧,這人就是個占便宜的人。

“那你過來吃吧,代金鳳,給他一碗飯。”

葉檀笑呵呵地指著自己的位置說道,然后代金鳳就給他弄了一碗米飯,許敬宗差不多十幾天沒有吃過正經的米飯了,這和所謂的有人喜歡吃面條是一回事,如果長時間不吃的話,機會想的。

他拿起筷子就夾了一點野韭菜,然后吃了幾口米飯道,“還是這個入味啊,在松洲的時候,我就發現不少人在春天到夏天的時候就出去采摘這個東西,我本來以為是為了給牲口吃的,可是現在才知道是給人吃的,對了,刺史大人,這個東西你們這里很多吧?”

業力魯吃了一會肉,聽到他的話,就抬頭盯著葉檀身邊的盤子,結果卻看到的是野草一樣的野韭菜,不由得疑惑地問道,“這個東西我們這里到處都是,難道能吃?聽說吃了會燒口的,大家都不喜歡吃,就連牛羊都不喜歡吃的。”

“刺史大人,這個你就可就不對了,這個東西叫做野韭菜,和中原吃的韭菜是一樣的,雖然有點燒口,可是如果你會做的話,將這個東西變成野韭菜醬的話,用來沾著羊肉吃,不僅可以讓味道更好,而且還可以讓百姓就算是不喝茶不吃青草都會有不錯的身體,可以說是大自然的恩賜,你們竟然不知道?”

葉檀記得后世的時候,蒙古那里的人都會吃這個東西,他是從舌尖上的中國處看到的這個新聞,不僅開胃,而且可以補充一些草原上人缺少的維生素,的確是不錯,而且如果做的好的話,可以保存一年都不壞,真的是好東西啊。

“真的假的?”業力魯好奇地問道,將手里的羊腿放下來,走過來問道,看著這一盤子里的東西,他是不太相信的,不過呢,當葉檀拿著筷子指了一下,他就伸手捏了一點,方入口打算吃苦,卻沒有想到一股子鮮味從口腔之中蔓延開來,這個味道真的是太奇妙了,而且微微的燒口不僅沒有讓他覺得不舒服,反而有點非常舒服的感覺,這個東西不錯哦。

“怎么會如此?”業力魯說完這句話,就看著那個白如玉一樣的豆腐道,“這個是什么?怎么從來沒有見過?”

其實呢,松洲的豆腐已經改良了很多次了,以前最早的豆腐來自漢朝的淮南王那里,這哥們喜歡煉丹,于是就弄出了這個東西,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味道還是那個味道,形狀還是那個形狀,非常的難看,粗糙,不爽口,可是卻在葉檀這里改良了。

“你也嘗嘗吧。”葉檀放下碗筷,不吃了,說真的,和這些人吃飯,除非是真正的朋友,否則的話,葉檀的食欲一般都不是很強烈的,因為真的是沒辦法強烈啊,看著人家毛茸茸的手掌,實在是不想吃。

“多謝。”

一塊豆腐入口,就像是一個頑皮的孩子一樣地在空腔里跳動,然后很頑皮地四處亂跑,不過,它進入的是一張大嘴,所以你沒有辦法離開,一口咬下去,就可以感覺到那股子都自帶味道,不過不濃,反而多了幾分淡淡的香味,而里面的青菜卻讓人迷醉,涼州也有青菜,可是那股子澀澀的味道卻是去不掉。

然后不等葉檀說什么,他就直接捏過一片魚肉,說真的,他在大唐內地的時候吃過魚肉,可是回來之后卻從來不吃,因為味道不好啊,可是這塊魚肉進入口腔里,卻宛如一個跳動的精靈進入其中一樣,而許敬宗則加快吃飯了速度了,否則的話,這個家伙給吃光了。

“葉侯,不愧是葉侯,對于這次的事,我更加的有信心了。”

業力魯說完這句話就后退了幾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繼續吃肉,卻似乎有點不想吃了。

晚飯結束之后,代金鳳被葉檀派去照顧一下朵云,小姑娘剛剛到了一個新的地方,自然是不會習慣的,而朵顏則和業力魯去后院一起幫業力魯的小妾解除寂寞了,邊塞的不少地方都有用自己的小妾招待客人的習俗,可惜葉檀很不喜歡,所以就沒有參加,至于許敬宗到底有沒有參加,那就不是自己能夠管理的事了。

葉檀晚上在客房里休息,不過是被重新布置了,然后和葉大發以及松洲來的幾個人聊了天了,將松洲遇到的事也都說了,這才慢慢睡去。

雖然房間里有人布置過,雖然一點都不熱,這一切睡的不錯,醒來的時候,就聽到門口有人在喊自己,抬頭一看,卻是小紅。

一天沒見,如隔三秋啊。

“你啊,你,是不是餓了?”

葉檀笑著起了身,然后代金鳳等人就帶著多云幾人過來伺候葉檀洗漱,而許敬宗起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除了自家哀嘆自己的日子過得不好之外,沒有其他辦法。

葉檀洗漱了之后,吃了讓業力魯感覺不錯的早點之后,跨上小紅,就飛奔而去,今天沒事,所以,他打算出去溜達一下,而且葉大發還打算繼續改造一下刺史府,最主要的就是一切都要開始的時候,還有一些人沒有來,有些事沒有辦法組織的,雖然李世民覺得可以讓葉檀幫忙,但是呢,不代表涼州的權柄他要打算送出去,套海鎮只是因為現在沒辦法控制住,才會讓他控制住才行,至于其他的,等有機會都會收到自己的手里。

朵云昨晚和代金鳳一起睡的,早上起來,就跟著她做一些事,同時呢,這個時候,才知道葉檀不是真的看上了你,而是因為有事情需要她幫忙而已,吃著從來沒有吃過的好吃的東西,她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只是自己的大哥一直在打著哈欠,似乎昨晚很累的模樣。

吃過飯之后,代金鳳就帶著她去了房間里,開始對這個小姑娘進行教育,至于是什么東西,可就沒有辦法了。

而葉大發則繼續主持拆房子的事,而這次給他命令的人竟然是許敬宗和業力魯,特別是業力魯的老婆阿花吃了包子之后,就更加覺得弄的不錯,而許敬宗可沒有打算出去找另外一個地方休息,因為太危險了。

刺史府和別駕府還是在一起就好,反正他們家足夠大。

業力魯的兒子不少,可惜都是永武有力,卻都是文盲,看到朵云跟著代金鳳一起學習,業力魯就想讓自己的幾個兒子去學習,卻被告之,除了少爺之外,任何人沒有資格做決定,而許敬宗則是繼續躺在那里休息,似乎自己都要爛在了。

而業力魯卻派人開始找各個地方的首腦過來,這里面肯定也包括朵桌山等人了,等一切都在熱鬧的生活,葉檀卻策馬奔騰在野外的戈壁上,小紅經過這兩天的修養,身體已經好的不少,這個速度一旦起來,宛如加速的跑車一樣,風馳電掣的,好不自在。

而葉檀卻坐在它沒有馬鞍的馬背上瘋狂地奔馳,就像是一個人長在了馬背上一樣,好不自在啊。

小紅的腦子之中只有一個詞匯,那就是速度,除了速度其他的一概不懂得,所以,它是越來越快的,而葉檀則是享受著這樣的感覺,結果半天的時間就跑到了涼州的邊境,然后運氣很不好地遇到了一群馬賊。

小紅身上的汗珠有點重,所以,葉檀就在一處牧草豐茂的地方停下來,讓它喝口水,然后自己背著手走在這樣的地方,宛如風一樣的土地,如果你站在那里,看著起伏不定的丘陵,總是會生出很多的感慨,而當你生出感慨的時候,戈壁灘上的馬賊也被感慨出來了。

這里是蘭州和涼州的交界處,有一片茂盛的牧草,如果有幾匹馬在這里啃食的話,肯定是不錯的牧場,可是如此高的地方還有水,卻沒有多少的人煙,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當葉檀慢慢地散步的時候,小紅忽然打了一個呼嚕,然后葉檀就看到了草原上的馬賊了。

說真的,這些馬賊太讓葉檀失望了,窮鬼就是窮鬼,這個是沒辦法,大唐本來就不富裕,可是你這個臉上為什么就不【147小說】洗洗呢。可能是為了打劫方面吧,對方竟然會說漢話。

“勿那小子,快點將東西和這匹馬交出來,否則我們就將你殺了。”

“對,對,殺了,不留全尸。”

看著這三五成群的人,竟然就可以打算搶劫了,葉檀很生氣,你們為什么不形成集團化,制度和和標準化啊,這樣子,讓自己如何見識啊?

那人的話剛說完,就看到剛剛還距離自己十來步人忽然來到自己的面前,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被對方一掌給消退了在地上,然后只能流血等死了。

“鼓噪。”

葉檀將幾個人全部殺死之后,就背著手,在陽光下繼續朝前走,似乎一個流浪的客人一樣,卻絲毫不在意外面的溫度多高。

而已經死了的幾個人,卻只能變成土地上的幾塊枯骨,最后被野狼吞噬。

本來挺好的心情,結果被這樣的一群人給弄的一點不高興了,葉檀一臉不耐煩地看著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心煩。

而刺史府三日后要開大會的消息也在涼州附近傳播開來,而且聽說還有不少好處要發布,對于貧苦的人來說,這樣的事看似不重要,可是呢,這個世界上有個東西叫做小道消息,一旦發布出去,比正規的消息都要誘人,而這個小道消息則是那個看著懶惰不已的人許敬宗之手,對于他來說,這個東西太過簡單了點吧。

而與此同時,業力魯手下的三萬鐵騎也接到了命令,不知道是什么命令,但是呢,絕對不會是過家家一樣的消息,而是真正的大消息。

時間在一天天地過,等到三日之后,葉檀歸來的時候,刺史府里面的人已經有點滿了。

九大部落的首領已經他們的隨從都已經過來了。

他們分別是野馬部落朵桌山,烏骨部落烏骨殼,烏青部落烏青子,達斡爾部落悅都坎,布依部落阿依藍,佘鑫部落佘久,玉骨部落的玉石透目和錫伯部落久西洛兒泰。

這個可能是涼州最大的事了,因為這些人一出現,總是會帶來無數的麻煩,畢竟都是每個部落稱王稱霸的人,能夠當上一個地方的老大,這個脾氣都肯定不會好到什么地方去。

特別是烏骨部落當初打算將烏青部落給吃掉,所以這個脾氣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可是烏骨部落的人卻此時正在和野馬部落的人生氣,因為烏骨迪可是死在外面了,就連自己的長老都是如此,你說這樣的事,能不讓人心中悸動嗎?

同時,文昌廟的無垢大師,還有一些超級大的類似馬賊寨子的人也來了不少,所以,業力魯的刺史府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

可惜,這樣的熱鬧,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就不知道了。

“朵桌山,我兒到底在什么地方?”烏骨殼看著朵桌山之后,就怒視他,然后怒喝地問道,這個家伙真的以為自己不知道嗎?

“這個,死了。”朵桌山沒有絲毫的躲閃直接就說了。

“什么?你殺死了他?”

“不是。”

“我兒烏骨迪去了你部落,結果死在那里,你竟然敢說不是,你是不是覺得我烏骨部落的人好欺負?”

烏骨殼的話剛落,他身后就站起來四個男子,每一個都是壯漢,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兒子。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