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九十一節 尷尬的見面

第九十一節 尷尬的見面

 熱門推薦:

他們的馬匹剛剛到了的時候,一直在家里守著的作別于已經發現了他們了,雖然已經五十多歲了,可是他依舊非常的健碩,精神也不錯,剛要哈哈大笑就要迎接過去的時候,一直在他身邊的一個勇士一把拉住了他的袖子道,“作別于大爺,不對啊。”

作別于不解地轉身看著他問道,“有什么不對的?不是首領回來了嗎?你看那人不是首領嗎?”

勇士看了看道,“是首領沒錯,可是以前的話,首領回來都是帶著一群人或者身后總是有牛羊之類的叫聲,雖然上次他們帶回來一部分的夜魔部落的東西,可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們是去找套海鎮的寶藏的吧,當時去的時候有兩千人啊,可是您看看,外面的人也就一百多人吧,其他的人呢?”

作別于聽到他的話,眼睛順著已經慢慢下山的陽光看著北海熊,發現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這次出去的北海父子三人,竟然只有一個人,而人數足足少了九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過,作為可以在這里鎮守大營的人來說,肯定是首領超級信任的人,所以作別于根本就沒有多余的想法,就直接揮手道,“來人,準備酒肉,我們去迎接首領。”

一聲令下,聲震如雷,本來安靜的部落一下子就熱鬧了,門口的木頭門被打開之后,然后就有不少一身臟兮兮的應該是就沖了出來,然后作別于騎馬而出地來到北海熊的面前道,“首領回來了,作別于,安心了。”

看著他拍著自己胸口的作別于,北海熊只是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打馬就去了營地里了,而作別于沒有多余的話,趕緊跟了上去,只是有些奇怪,這些跟在他身后的勇士,根本就不是之前他的親衛的那些人啊。親衛的更換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就隨便可以更換的,除非出現了意外。

進了帳篷里之后,那些勇士就全部離開了,回家去了,而作別于卻讓自己的去通知營區里的醫生兼職跳大神的,或者反過來也可以的大薩滿,這類人一般都是與神靈有關系的,平時是不會出來的,在漢朝的時候,有的地方叫做山鬼,有的地方叫做巫師,反正就不是個好人,一般長的也不怎么地,可是卻有很大的權利。

而北海部落的大巫師叫做古圖魯,是個讓人看見就想要吐的骷髏人。

走進帳篷,看著一臉疲憊模樣的北海熊,作別于忍不住說道,“首領,是餓了嗎?我已經讓他們宰殺牛羊了,一會就好。”

北海熊只是嗯的一聲,卻沒有說其他的話。

本來作別于還想要多穩一點的,可是看他的樣子,也知道自己問不出什么來,于是就將一個長脖子的泥壺放在他手邊,里面是馬奶酒,以前都是他的最愛的,然后就退出去了,去找那些跟著【147小說 更新快】回來的人。

結果剛剛到了一個帳篷邊上,就聽到里面傳來了打罵聲,然后一個泥壺就發了出來,一個女人的哭聲隨即也就響起來了,在草原上女人被打,很少可以哭的,一般可以哭的都是有點身份的人,或者是個有點身份的人,比如說首領的情人或者妹妹,其他的人是沒有這個資格的,他掀開帳篷走進去,就看到了這個有點白的女人,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北海羅的情人之一,平時做事還湊合,只是卻是捂著臉,本來紅撲撲的干燥的臉上帶著一個清楚的巴掌印,而坐在那里的那個人卻指著她不停地罵道,“你看看你臟的,這里是人住的地方嗎?你就這么懶嗎?那我要你干什么,你這個不會生孩子的廢物,我今日打死你。”

說到這里的時候,手里的馬鞭直接就抽過來了,結果一下子就落在了女人的肩膀上,本來衣服就不是很結實,結果這一下子不要緊,直接就漏出了肩膀,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肩膀說真的挺白的,如果沒事的話,還真的可以看看,可是,現在作別于有事要問他,一伸手就一把抓住了鞭子,然后冷哼一聲道,“盧卡,你膽子越發的大了。”

“啊?是長老,您怎么來了?”盧卡本身沒有名字,本來呢,也不會有名字的,可是因為特殊的原因,他就有了名字了,所以聽到作別于的聲音,就趕緊松手笑著站起來走過去問道。

“你說呢?”作別于直接將馬鞭扔在地上,然后看著那個女人道,“去領一壺馬奶酒,我要和盧卡聊聊。”

等到女人離開了之后,作別于忍不住問道,“你是怎么了?這么大火氣?”

“長老,沒事,沒事,就是一點口角。”盧卡隨口地說道,然后將長老拉到自己的床邊坐下,只是在他坐下之前,還用力地將上面那亂七八糟的一塊給整理好了,這個讓作別于更加的奇怪了。

“這個我先不管,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們不是上千人去找套海鎮寶藏的嗎?為什么只回來了這么一點人,而且當初搶劫的夜魔的物資也一點都沒有了,更不用說什么寶藏了,而且,兩個少主都沒有回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如實告訴我,否則的話,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長老,這個事,這個事,有點麻煩。”盧卡還真的不知道如何說,因為太丟人了,卻又讓他們這些人覺得很幸福,是不是覺得挺奇怪的一件事?

“說,否則的話,今日的事,我早晚告訴北海羅,到時候你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作別于忍不住威脅地看著他說道,不是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以隨便打的,有些人的身份是很可怕的不是嗎?

“北海羅回不來了。”盧卡可能是被這個家伙弄的心情非常不不好,一聽到作別于的話之后,就直接來了這么一句,讓他一愣,隨即急切地問道,“怎么回事,你說。”

“好吧,我說。”盧卡看著他的眼睛都要跳出來了,只能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了,可是這一說出來不要緊,作別于的心臟都差點不跳了,怎么會這樣子呢?之前進攻強大的夜魔部落的時候都可以全身而退,而這個套海鎮,他也是知道的,只是因為所在的位置正好卡在一個路口上,而朝南就是漢人的地盤,為了更好地獲得利益,同時因為很多商隊都是中原人,或者喜歡中原的人,所以才會讓張琦在那里活下去,可是沒有想到,張琦死了是死了,來了一個更加厲害的。

“你說那人只有十來歲?”作別于也算是在草原上見過不少厲害的角色,這五十多年的經歷,讓他明白個人的武力只適合在部落里爭取一個勇士的稱號,卻不適合當首領,因為首領是要腦子的人,光靠蠻力是沒有用的,而且就算是厲害,十來歲的孩子能有多厲害,又不是西域的野人,十多歲身上就充滿了無數的毛發,然后就開始繁衍后代了,中原的人,特別是一些細皮嫩肉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這么早發育起來,雖然他搞不懂發育這個詞匯的真正含義,可是他知道如果一個人沒有長成的話,就會出現一個要命的地方,不是力氣不夠就是沒有后續的力氣,這是個非常可行的一個原因。

“是的,而且那人單手就將首領給收拾了,他的兩個兒子也被收拾了,這次回來,首領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全部都遷到那里去。”盧卡是真的想過去,因為這里的一切都看著不順眼,這才讓他對自己的媳婦動手的。

“全部遷過去,如何養活牛羊?”作別于作為一個在草原上當了這么多年的牧羊人來說,知道一些牧場雖然不錯,可是卻不適合長久待著,那是因為一旦牛羊將上面的牧草全部吃完了之后,還不轉場的話,那么饑餓的牛羊就會將那些草根也都給吃了,那么,時間一長,這個牧場就毀了,因為沒有草長出來了,或者說是一些剩下的野草可能就沒有辦法讓牛羊吃,草原上的草是不少,可是不代表所有的野草都可以讓牛羊吃,有些草吃掉了之后,就容易出事。

“具體的,小的也不知道,不過聽說他們有辦法,而且從套海鎮這一路到我們這里,以后也許可汗他們就管不了了。”盧卡隨意地說道,北海部落以后到底誰說了算還不一定呢,指望著這些事發生了,那就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了。

和盧卡也探查不了什么具體的消息,作別于就站起來說了他一句,然后打算回去的時候,卻看到另外一個帳篷里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場景,這家的男主人也是之前和盧卡一樣出去又回來的人,可是這家的環境不錯,因為男主人從懷里取出一塊黃不拉幾的半透明的東西塞進了孩子的嘴巴里,然后那個平時臟兮兮的小子,一臉的鼻涕笑呵呵地看著自己的父親道,“阿爸,好吃,好甜啊。”

“這個是什么?”那個看著至少比她這個年紀也要大上十歲的女人忍不住笑著問道。

“好像是糖,是和我在一起干活的一個人給我的,我幫他搬了石頭,他說給我拿回來給孩子吃點。”那人笑呵呵地說道,一臉的笑容和溫暖,讓人心中覺得舒服。

“你們不是被抓住了嗎?怎么還有這些東西?”女人繼續倒水,用的是一個鐵鍋,用的還不是很熟練,但是呢,看樣子就知道非常喜歡這個東西了。

“說是俘虜也沒錯,可是那里被俘虜的人太多了,所以,大家也就沒有什么在意的了,這次我回來,就是跟著北海首領一起打算將大家都遷到那個地方去,你是不知道,晚上的時候,那個地方的房子是真的非常的暖和,我有一次早上竟然睡過了,差點沒吃到飯。”

“你們還有飯吃?”女人吃驚地看著他問道,同時伸手在木盆里,里面的水的溫度正好,洗洗手,還是很舒服的,這個平時是幾乎不可能的事,草原上雪花是不缺,可是燃料不多啊,這些東西如何才能真的熟透了,就是個問題了。

“當然啦,你是不知道,我第一次吃到那個東西的時候,都覺得自己不是被俘虜了,而是被人請去當大爺的,這么大的一個餅,白白的,他們叫饅頭,還有一種小一點的,可是里面卻有不知道什么東西做成的肉湯,味道真的是很不錯,要不是因為他們擔心我們吃壞肚子,第一天就得吃的撐死了,而且我和那里的人聊過了,很多人之前要么就是夜魔部落的,要么就是當地的一些奴隸,大家都差不多,不過日子過的真的是太過分了,好的過分了。”

作別于不想繼續聽下去了,他有點明白了,為什么這次回來的人就這么一點,草原人苦這是一定的,有口吃的,就不錯,這樣的日子里,你如果還想要其他的東西,就的注意一些行人,如果看到的話,倒是可以搶劫,其他的話,你就不要多想了。

然后他就有意識地穿越了離開的那些人家,卻發現,自己這次真的不應該過來,聽到最多的就是這些人如何在套海鎮吃到了那么多的好東西,而且非常的美味。

等到他來到北海熊的大帳棚的時候,卻看到了古圖魯那張平時根本就不想看到的臉,只是這張看著就像是皮包骨頭的臉上,卻帶著無比的驚慌,不知道北海熊是真的被山鬼撞擊了,還是因為其他的,反正呢,讓他覺得惶恐,手里的那根骨杖早就掉在地上了。

而北海熊卻似乎有點尷尬的模樣,看著他不知道如何說,而作別于一進來,他就直接看著他道,“作別于,你覺得我們離開這里如何?”

“啊?”雖然心里已經有了一點準備了,可是從北海熊的嘴巴里聽到這個,他是真的害怕啊,這樣子的話,豈不是以后就沒有北海部落了,如果是這樣子的話,豈不是以后他們就都會成為那個人的奴隸了嗎?

“首領,你為何要如此說,難道說,你真的打算去套海鎮,可是我們是牧人啊,去了哪里,如何生存下來?”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