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三百零九節 恩怨不分明,毒蛇中毒

第三百零九節 恩怨不分明,毒蛇中毒

 熱門推薦:

尹天的離開,不僅沒有讓那些躺在地上的人覺得舒服,反而有點隨時會死掉的感覺和沖動。

“黑兄,現在怎么辦?”看著表情還算是不錯的黑羽,白不去直接問道,他現在感覺很不好,自己不能動的時候,還有一條蛇在自己的身邊晃動,吃人,不管是誰,感覺都不會好的。

黑羽嘗試了好幾次,都站不起來,而且全身都疼的厲害,宛如火燒的一樣,可是偏偏自己的心卻如寒冰一樣的冷,苦笑地對白不去說道,“白兄,恐怕我們都得死在這里,這個該死的尹天,他將一切都準備好了。”

“難道說,他真的敢如此做?”金龍說這話的時候,身體都在顫抖,不是害怕,他在想辦法將身體里的一些奇怪的東西朝外面擠壓,畢竟他是西域的人,而西域和某個地方比較近,那就是天竺,練習過瑜伽的人,總是會有一些別人沒有的本事,可是,就在他稍微有點成效的時候,那個該死的池子噴出來的東西是煙霧,可是落在人身上就成了人血了。

人血和別的動物的血液不一樣,它更加的濃郁和腥味更加的重,一般山里有個吃肉的動物如果真的吃了人肉的話,就不會忘記,因為人肉是咸的,它們吃了之后,就會想辦法繼續吃,這也是為什么一旦山里有這樣的野獸的出現,一般情況下都會被人直接殺死,目的就是為了讓這種東西不再去吃人。

這些東西一出來,剛剛吃了尹來峰的那條血蛇直接將他吐出來了,然后就繼續吞噬其他的人,雖然速度不快,可是它消化的速度似乎不慢,而且不是完全消化,而是消化一部分就吐出來了,尹來峰的身體上的皮膚似乎已經不見了,血腥味很重的就像是一具血尸。

金龍剛剛將身體里的東西排擠出來一點,結果被這種血色的煙霧碰到之后,就直接沒有了力氣了,他不管如何控制身體的某個部位,還是不能如剛剛那樣子輕松了。

“恐怕是的,哎,要是剛剛葉檀不死的話,說不定我們還會有點辦法。”尹來文的話讓金龍瞪大了眼睛,質問道,“怎么,難道二長老以為我殺他殺錯了?打算讓我給他償命?”

“現在不是我們斗氣的時候,金龍,你不要說了,二長老,你繼續說。”黑羽卻知道尹來文的想法,不由得問道。

尹來文此時差不多已經心如生死了,也不計較金龍的話,點了點頭道,“這個葉檀身上有一些奇怪的東西,現在我們這里你們也看到了,最主要的東西就是水,而葉檀似乎有這方面的本事,如果他還活著的話,就可以將這里用水沖洗一遍,至少,我們還可以有點辦法晚一點去死。”

他的話讓幾個人對視了一眼,發現尹來文的話說的還有點道理,于是都看著金龍,道,“金兄,你殺早了。”

“哎,誰能想到這種事啊,真的是見鬼了。”金龍也知道自己似乎是做錯了,有點懊惱地說道,可是如果讓他道歉,那是絕對不行的。

可是呢,幾個大門派的人不敢說,不代表那些小門派的人不敢啊,其中一個之前一直穿著一身粉色衣衫的百花門長老怒喝道,“都是你們的錯,特別是你尹家的錯,本來葉檀應該就是過來問你們消息的吧,你們不想給也就算了,為什么要將他找人打死,現在好了,老子也要跟著你們去死,真的是倒了血霉了。”

“楊白花,你說什么?”金龍忍不住怒喝道,現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在怪自己。

楊白花雖然是男人的模樣,可是一身粉色的衣服還是帶著不少脂粉氣,可是此時他卻沒有理會金龍的威脅的語氣,看著尹來文道,“二長老,你不會不知道吧,你們尹家當初就是香家的下線,而這次葉檀為什么會來這里,你也知道的,不就是為了查你們家嗎?你們家明明就是亂臣賊子,還想要靠著現在的朝廷和殺死我們這些同道中人獲得富貴,你們真的是太狠毒了。”

“什么?這是真的?”黑羽看著尹來文忍不住問道,這件事,他剛雖然聽尹天說過幾句,但是呢,一直沒怎么在意,可是現在聽到楊白花的話,似乎有點道理。

“當然是真的,我百花門雖然只是個小門小派,可是五十年前,也是一個大門派,要不是你們這些人反水,為了在楊廣死后得到這里的地盤,你們痛下下手,直接將當時依附在香家的其他十幾個小的其他線上的小門小派的人家全部殺死,然后鍘草除根,一個不留。當時你們可真的夠狠的啊,連囊包里的孩子都不放過。要不是老子出去辦事沒回來,加上提前得到消息跑得快的話,早就被你們給弄死了。這幾十年,你們是舒服了,在這里呼風喚雨的,好不逍遙啊。可是沒有想到啊,現在你們的野心反而更大了,已經不滿足于當一個江湖中人了,竟然還想要朝廷的封賞和官位,為了這個,竟然將我們都給賣了,然后還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一網打盡。你們可真的是好算籌啊,可惜,現在葉檀死了,你們覺得尹天的那種辦法還有用嗎?葉檀是什么人,是邊塞刺史,是松洲候,是開國縣侯,而且還和太子殿下是好朋友,和長樂公主是情人,和魏征、程咬金,裴矩,李孝恭是好友,身后有大唐最富庶的州府為靠山。這樣的人竟然在一個小小的鳳凰山不見了,死掉了。你們真的以為靠著一兩句話就可以得到原諒和開脫了,你們尹家不會是真的將天下所有的人都當成傻子了吧?到時候就算是你們過了這一關,無數的有心人都會查的,這里是不小,你們也有不少年的經營,可是大唐的皇帝是李世民,他是什么人,你們應該知道的吧。是的,沒錯,這次老子是死定了,可是你們也別想得到什么好處,你們看吧,到時候你們尹家會有什么下場。”

楊白花的話很多,很讓人來火,但是呢,卻讓尹來文似乎想通了什么,不由得大急地對外面喊道,“快來人啊,快來人啊,讓尹天來見我,快點來見我。”

急切的模樣讓人心疼,因為現在的事似乎大條了,自己死了就死了,可是尹家難道要全部都滅了嗎?太子雖然不是皇帝,可他是未來的皇帝啊,到時候,要是真的如楊白花說的那樣子的話,就麻煩了,因為被一個未來的皇帝記恨的家族,你想要飛黃騰踏,你想什么呢,不弄死你,就算是給你面子了。

只是,尹家不管是靠著哪位大佬,你也沒有這個面子。

可惜,這個山洞已經全部被封鎖了,只能聽到他慘烈的叫聲以及慘烈的回音。

喊了一會,尹來文竟然哭起來了,不是因為身體疼,也不是因為看著那些自己的身邊的人被一個一個地吞噬了又吐出來了,而是因為自己家族接下來的命運。

www.yuanm2008.com

聽到楊白花的分析,黑羽,金龍以及白不去竟然有點小小的得意,因為這件事似乎讓自己都死掉了,可是尹家的人也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就在他們想著如何辦的時候,剛剛將一具尸體吐出來的血蛇的脖子忽然流血了,不是流出來的,而是噴出來的,像是被什么東西襲擊了一樣,巨大的痛苦讓他在地上不停地顫抖,然后將四周的石壁打落了很多,簡直就是痛到了骨子里了。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心中暗自高興,難道說血蛇被什么東西給襲擊了嗎?如果是那樣子的話,自己等人豈不是不用死了,如果真的是那樣子的話,豈不是天大的好事?

說真的,還真的是個好事。

什么血珠之淚,什么血參都不是必須想要的,只有自己的命才是最珍貴的,不管是什么時候。

血蛇為什么會突然流血呢,是不是因為之前的舊傷未愈,還是其他的原因。

慢慢地血蛇的動作慢了下來,流出來的血不是血紅色的,竟然是黑紅色的。

是不是非常的奇妙,自然是很奇妙的事來的。

因為血蛇,中毒了。

是不是個很大的笑話,一條到處噴毒的大蛇竟然中毒了,他是如何中毒的呢?

這個就非常有意思地從尹仲的后人這方面說起了。

而這個人就是尹來峰了。

當初血蛇的出現的確讓尹家的人得到了很多大的好處,但是最多好處的人是尹仲,他的好處得來的卻不是那么簡單的,而是通過和血蛇之間血脈相連,可是血蛇有毒,不是說你想要連在一起就可以連在一起的,這中間就需要一個詞匯叫做調和。而最后尹仲找到了這樣的辦法,至于說血蛇脖子出的傷疤,的確是血蛇劍造成的,是尹仲砍了之后取血用的。

為了能夠不被毒蛇毒死,尹仲服用了大量的毒藥,很多可能都是一般人聽都沒有聽過的,所以,他的后代身上也有這種東西。

之前尹來峰以為自己得到了最終的好處,所以打算旁觀。可惜的是,他雖然是以前的家主尹仲的晚輩,可惜,卻不是現在的家族的家主的這一脈,自古不管是奪嫡還是爭位,都免不了血腥一片,家族也是如此,所以,當尹天當上了尹家的家主之后,就進行了很多次的換血,最后才掌握了這個家族。

尹來峰還沒來得及消化自己的所得,就被抓住了,送進來了。

于是,他身上的毒配合之前他被下毒以及后來的煙毒混合在一起,終于將血蛇都撂倒了。

過了好一會,血蛇躺在地上不動了,只有肌肉在那里慢慢地抽搐,腦袋上的那顆紅色的珠子不停地閃光,似乎在排毒一樣,可是它暫時是起不來的了。

而其他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后,就連剛剛說風涼話的楊白花也忍不住高興地說道,“現在誰還能動,快點想辦法啊。”

他的話是不錯,他的想法也很好,可惜的是,現在根本就沒人能夠起來,玩陰的事,可能很多人都會玩,但是對于一個盜墓家族來說,這種死太普通了,加上尹天對于他們太過了解了,所以,他們雖然現在著急,卻根本就沒有辦法。

“白兄,我記得你們黑山白水門有有一種黑白丹,可以緩解這樣的情況,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黑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問道。

“對啊,對啊……”其他的人也跟著問道,似乎這一刻大家都有了生活的奔頭了一樣。

白不去卻苦笑地說道,“各位,我也想啊,可惜最后一顆,被我之前給吃了,消化了,而且這個黑白丹本來也沒有多少,現在可怎么辦啊?”

“啊?”其他的人得到了這么一個答案之后,直接傻眼了,怎么會這樣子啊。

“那黑兄,你們的黑礁門的黑礁丹還有沒有?”

黑羽也搖了搖頭道,“沒帶,這種丹藥需要的藥材太過珍貴,除非有大事才可以拿出來,否則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帶在身上,因為不好保存啊。”

“啊?”

“金龍兄,你們沙漠金家的火沙丹呢?”

金龍一臉無語地看著那個問自己問題的人,慢騰騰地說道,“我要是帶來的話,早就第一時間給吃了,還會留在現在嗎?火沙丹煉制不易,更加不容易的就是它的保存,比黑礁丹以及黑白丹都不好保存,平時都放在金家的煉丹房里,根本就不會拿出來。”

說到這里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看著楊白花道,“楊掌門,你們百花門不是有白花丹嗎?不知道能否拿出來?”

所有的眼睛都落在了他的臉上,讓楊白花苦笑道,“金掌門,如果是當初原版的白花丹還有可能,可是當初我不過是百花門的一個小弟子,如何能夠得到完整的配方,現在我們的白花丹只是用來香身體的,其他作用一概沒有,而且我現在身上也沒帶,都放在房間里。”

“啊?”

就在他們絕望和互相埋怨的時候,站在他們中間的那個葉檀的石雕一樣的人忽然炸開了。

“啪……”

然后大家都看到了黑羽之前帶來的那個木桶里面的硨磲以及里面的水開始慢慢地流淌,似乎朝葉檀而去。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