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二百七十六節 無恥之尤

第二百七十六節 無恥之尤

 熱門推薦:

葉度回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而大家的飯菜也吃的差不多了,其他的幾個人都在江家老宅里休息,而過來的江生卻看到葉檀很高興地就要拜師,卻被葉檀堵住了,拉住他上下看了看道,“不錯,不錯,你現在的樣子出乎我的預料的好啊。”

江坤雖然不解,但是呢,也沒說什么,只是讓人收拾了客房,給葉度療傷,而自己的兒子也給出了消息,對方能夠拿出來的竟然是巴山那里的山上的一處煤鐵礦石,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不過呢,葉檀知道,那個地方的確有這些東西,可是卻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不太好弄出來,過去可沒有現在的高速公路。

江生現在的樣子像是個一個傻乎乎的小孩子,他站在葉檀的面前就真的像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而江坤只能老實地離開,在這里,他沒有任何的話語權。

“師父……”江生似乎比以前更加的靦腆了,被葉檀看的臉色泛紅,小巧【147小說 更新快】的臉上帶著一絲害羞,想了好一會才來了這么一句話。

“什么師父啊,我就是你大哥就好。”葉檀笑呵呵地說道,雖然外面的風雨依舊很大,可是卻在感受到了那股子氣氛,很舒服。

而江生還是有點尷尬或者說是局促,站在那里傻笑。

“好了,你先休息一會,我一會就過來,看你練習的如何了。”

葉檀也看出來了對方的尷尬,就笑了笑,然后轉身離開了練武場,去了葉度的房間。

房間不大,但是很精致,看來江坤雖然覺得葉度只是個下人,可是氣度不凡,還是沒有給對方一點難堪的,派人送來的金瘡藥以及一些照顧的下人都在,可惜,他們只能在門外,房間里的情景,他們不知道。

不知道是因為痛的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他沒有睡覺,而是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手上的小洞,發呆。

可能是因為這次自己的沖動,還是因為其他的,他回來的時候,葉檀的脾氣可不好,他知道自己任性了,可是這種事,他還是第一次做,曾經的葉文章跟他說過,你雖然現在是聰明了,可是你要記住了,現在葉家村的風景這么好,不是因為你的努力而是因為葉檀的指導。

可能是心里不平衡吧,也有可能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反正他本來不應該傷的這么重的,可是他卻偏偏就傷了這么重了,所以這里面的問題就很嚴重了。

人心難以填滿,就是因為這種不平衡吧。

葉度低頭思考的時候,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不由得皺眉道,“我不是說了,不要打擾我嗎?”

可是腳步聲還是慢慢地走過來了,讓他忍不住抬頭的時候,卻愣住了,竟然是葉檀。

看著這個比自己年紀小,卻已經漸漸有了盛名的人,如果說不嫉妒的話,那是不可能的,從小自己就是家里的人才,就是鄉親們眼中有身份的人,可是現在呢,卻變成了如此模樣,雖然依舊被人尊重,卻被人壓著,他感覺不舒服。

看著他錯愕的表情,葉檀笑呵呵地坐在桌子前,拿起茶碗喝了一口熱水,然后問道,“怎么,不服氣?”

雖然葉檀的話有點迷迷糊糊的,讓人不解,可是葉度還是搖了搖頭道,“那個秋鼎峰很厲害,我不是他的對手。”

“你想錯了,我問的是他嗎?”葉檀握著茶碗輕輕地轉圈,看著上面的水流慢慢地形成了一個小圈,看著似乎要掉下來了,卻一直都在那個上面,“葉度,我們是朋友,也是兄弟,更是一個地方的人,我問你的意思,你明白嗎?”

葉度的手掌依舊很疼,那是他故意這么做的,可是抬頭看著葉檀的臉上的表情的時候,他頓時有點氣短的樣子,但是呢,還是點了點頭道,“我承認,是我自找的。”

“葉度啊,你知道為什么這次我沒有帶葉彪出來,而是帶你嗎?”葉檀手里的茶碗已經飛出去了,卻落在不遠處的地航沒有摔碎,而他的手指上面,一團水球慢慢地旋轉,看似要落下來,可是依舊沒有,反而顯得光彩照人。

“為何?”葉度也有點奇怪,好奇地問道。

葉檀將手指忽然一伸出來,本來圓形的水球頓時變成了一道短短的匕首模樣,而沒有消散是因為前后不停地有水加上去。

而葉度卻是知道這些的,只是抬頭看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因為我們這次去的地方是岳州,那里雖然有很多不錯的土地和人口,可是水寇更多,我現在是松洲的刺史了,你覺得陛下會將岳州也交給我嗎?”

“當然不會。”葉度根本就沒思考,直接就說道,這種事不用想也知道,如果葉檀真的能夠做到的話,陛下也不會同意的,危險系數太高了。

“那我為什么還要攬上這個事呢,為了炫耀嗎?”葉檀繼續問道,手里的水匕首變成了一個水燈模樣的東西,很可愛的模樣。

“不是。”葉度知道,葉檀不喜歡炫耀,無聊的時候就算是睡覺都不喜歡去做其他的事。

“那是為了什么?”

“我不知道。”葉度奇怪他的問題,只能搖頭。

“以后的生活會是如何,我不知道,但是呢,我得給葉家村一個保障,而隨著松洲越來越好了之后,一個松洲候是不夠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以后會出現一個岳州侯葉度,你明白嗎?”

葉檀手里的水球直接就破裂了,水流四散,落在地上就不見了,而葉度則忍不住問道,“什么?”

看著他錯愕的表情,葉檀站起來,背著手繼續說道,“有些事,我之所以不愿意提前告訴你們,是因為你們都還沒有準備好,你們都是我的親人,而我的性格其實是不適合當官的,因為這樣的話是很無聊的,但是,我又不能直接放棄我的親人們,所以,你懂嗎?”

說到這里的時候,葉度有點傻眼了,到底是幾個意思啊,但是呢,他真的沒有想到會如此,不管這件事到底能不能成功,這份心思,可就不簡單了。

“你好好想想吧。”葉檀嘆了一口氣,然后一揮手,手里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水球,然后猛然一甩手,水球就將對面的窗戶撞碎了,然后他跟著也就離開了。

看著那個撞碎的窗戶,葉度知道,葉檀是在警告他,如果扶不起來,就滾蛋。

而當葉檀回到練武場,看著江生練武的時候,一個女人突然來了。

“我弟弟呢?”一臉蠻橫的**青站在客廳里看著江別賀問道,只是這股子氣勢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開始的,讓人奇怪,而跟在她身邊的人則是郭嬤嬤和李昆。

“這個。”江別賀知道葉檀非常討厭這個女人,自己的堂妹,所以不想說,但是呢,不說的話,也不合適啊,因為畢竟是人家的弟弟。

“怎么,堂哥,難道我這個做姐姐的,連自己的弟弟都沒有資格見一面了嗎?”**青此時臉上帶著淡淡的嫵媚,只是呢,她身上的歲月的痕跡加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有點早衰吧。

“他在后堂練武場,和恩公在一起。”江坤卻在這個時候突然出來,看到坐在那里的李昆,哼了一聲,說道。

“恩公,誰啊?”**青這句話就非常的無禮了,不管這個人是誰,都和你關系不大吧?

“就是之前教授江生刀法和教授我們冶煉之術的人。”江別賀看了父親一眼,然后說道。

“什么,是那個混蛋,竟然還敢來通州,怎么,想要回去?”**青一把將桌子上的茶碗摔在地上,然后就朝后面的練武場走去。

看著李昆和郭嬤嬤都跟在后面走了,江別賀看著江坤道,“爹,這?”

江坤嘆了一口氣道,“我一會還要見鹿三先生,這個**青,要是不聽話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你不會以為恩公的身份很簡單吧,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朝廷大官的味道,這些人的脾氣可不怎么好。”

“父親,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么萬一她要是激怒了恩公的話,怎么辦?”江別賀不喜歡**青這個堂妹,但是對于自己的堂弟江生卻比較喜歡,所以就問道。

“生死有命,作死看自己,我們管不了那么多,最近通州丟孩子的事,你不會不知道吧?”江坤的話讓江別賀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看著父親,忍不住噴出一句話來,“難道說恩公來這里,也有這層意思?”

“這個地方呢,你練習的不錯,但是呢,要記住,多讀書,不管是兵書還是農書都是可以的,只要是說的有道理就好,但是呢,不能讓練武蒙蔽了自己的心智,做人呢,還是要開心一點,放松一點的好。”葉檀看著剛剛將自己教授的刀法練習的如此純屬的江生,忍不住夸獎道,這孩子,就是有心思。

江生單手將刀挽在手臂上,然后有點害羞地說道,“大哥,我還需要練習的呢。”

“嗯,這套刀法叫做五虎斷魂刀,是因為之前我在山上屠殺猛虎的時候悟出來的,雖然只有五招,我想對于你來說就夠了,好了,不要害羞了,像個大姑娘一樣,現在你再練習一遍,記得,要慢。”葉檀笑呵呵地說道,和江生說話感覺就是不一樣哦。

“嗯。”江生現在才知道這套刀法叫做五虎斷魂刀,聽名字就知道不一樣哦,他凝神靜氣之后,忽然手腕一翻,長刀就在手中,然后朝前一揮,速度極慢,可是刀身卻微微顫抖了一下,一道白光閃過空中,然后不等那道白光閃過,他手里的長刀頓時下拉,宛如餓虎下山,同時雙腳的步法一個緊跟著,速度極快,而上面的刀法卻極慢。

一靜一動,一快一慢,一心一眼,一技一道。

隨著江生的刀法越發的慢了,他卻感覺自己手里握著的不是長刀,而是狼牙棒,簡直就是千斤重,最后一式卻沒有試出來,反而被長刀拉著直接撞在了練武場邊上的樹上,鼻血都流出來了。

他好不容易站起來,想要問葉檀怎么回事,卻發現他在那里笑,情不自禁地揉了揉腦袋,也是想到了,自己可能什么地方之前練習的有問題,剛要問,卻聽到一個聲音喊道。

“你在干什么,竟然敢欺負我弟弟,我跟你拼了。”

江生還在用手擦著自己的鼻血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人跑了過來,聞著味道就知道是自己的姐姐,剛要說什么,卻看到她直接撲到了葉檀的面前,雙手長長的指甲就要抓葉檀的臉蛋了,這要是真的抓住的話,非得破相不可。

“姐姐,不可。”江生說著想要攔著卻發現根本就來不及,只能大喊,而葉檀卻站在那里不動,根本就沒看**青,因為這個人,他不喜歡,不需要看。

“砰。”

**青臉上的笑容變成了錯愕,然后變成了痛苦了,在空中飛舞了一下,就倒飛出去,落在地上,好一會起不來,而在葉檀的身邊出現了一個讓所有的人都覺得不可能的人。

夜梟,葉曉,跟在他們身邊的廚子。

郭嬤嬤在第一時間就沖過去看看**青有事沒事,卻發現她只是被踢了一腳,臉色蒼白,可是卻沒有什么事,將他扶起來,然后指著葉檀怒喝道,“你什么意思?”

葉檀根本不理會這兩個人,神經病一樣的兩個人。

“我家主人的意思就是不想看到你們,還不快滾?”葉曉冷聲地說道,同時朝前走了一步,在葉檀面前,這些人的膽子太大了,不知道死活的大。

“你是個什么東西,不會是個廚子吧,竟然一個廚子也敢管家主的事,你單子太大了吧。”郭嬤嬤看著他一身油膩的衣衫,不屑地說道,然后看著葉檀道,“小子,當初要不是我家小姐救你,你早就被狼群給吃了,怎么,現在發達了,開始翻臉不認人了?”

“就是,小子,你當初將老夫的胳膊砍掉了,今日遇到了,你還想走嗎?”李昆也跟著冷聲地說道,他對于這個家伙自然有無窮的恨意了。

夜梟看了葉檀一眼,卻發現他根本就沒聽到什么,只是忽然手指一點李昆,就要轉身離開。

“你不能走。”郭嬤嬤放開**青就要撲過來抓住葉檀,一身的囂張和跋扈。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