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二百五十一節 小蠻回家(4)

第二百五十一節 小蠻回家(4)

 熱門推薦:

小金姓蒙,和蒙越是一個姓氏,他爹娘都是老實巴交的人,和小蠻的父親孟普子差不多,看著都很窩囊卻可以護著一個家,這就不容易了,而小金的娘親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婦人,連小蠻娘親那樣的身材都沒有,但是呢,做點精細活還是可以的。

兩個一身黑灰色補丁布滿的莊稼人走了進來,看到站在草窩里的小蠻娘的時候,還有點尷尬。

“小蠻娘,忙呢?”小金娘沒話找話說地問道。

“嗯,孩子剛吃過飯,正在刷碗呢。”小蠻娘也一本正經地回答,似乎這個手里的碗就是一個金子做的一樣。

“娘,您也來。”

就在三個人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小蠻的聲音穿了過來,然后就看到小蠻娘直接就跑過去了,手里的黑陶碗也顧不得了。

“小蠻,咋啦?”小蠻娘一臉關切地問道,同時看著桌子上的東西,有點心疼。

“這塊紅色的布料,是葉家村的人自己產的,聽說外面都沒有,正好給娘做件衣衫穿穿也好。”小蠻笑呵呵地費力地抱起一塊普通紅色的布料遞過去,說道。

“這孩子,就會胡說,娘都多大歲數了,這么鮮艷的布料,俺哪里穿的上啊?”雖然一臉笑意,可是嘴里的話卻是得意啊。

“娘不老的,這個布料,是松洲特有的棉布,聽說價格很高的,有些人還用它做北面和里子呢,這個是靜姨特意給我的,肯定是為了娘做件衣衫的,娘就收下吧。”小蠻笑著說道。

“小丫頭就會胡說。”小蠻娘一把拉住這塊布料,腦子里早就將它給分割了,一塊干什么,另外一塊干什么。

“娘,這是我帶來的東西,你們幫我拿著。”小金看著自己父親和母親那殷切的眼神,不由得指著桌子上一堆東西說道。

“好的,好的。”小金娘眼神還是落在那一塊小蠻娘懷里的布料上,現在家里都不富裕,這樣一塊布料,一般都不會做成衣衫,而是做成被子的居多,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填充什么,可是一床大被子,在任何人家都是有面子的事,過去結婚的時候也是要大被子的。

“小金姨娘,這個是我們回來的時候,葉氏學堂的同窗送的,一人一個,您拿著吧。”小蠻將一個普通的灰白色的口袋遞了過去,不大,也就巴掌大小,可是小金卻臉色一變道,“小蠻,這個是靜姨特意給你www.yuanm2008.com的,你給我,不合適吧?”

“什么合適不合適的,我們黃龍寨出去的人就我們兩個,而且你也是學習律法的,難道不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嗎?要是這些東西都放在家里,你信不信,晚上就會有賊來?”小蠻一臉豪氣地問道,讓小金無語。

這句話倒是真的,但是呢,這個東西就算是少也有幾貫錢吧,而且憑借感覺,里面應該不是銅錢,而是銀子,雖然現在朝廷規定下面的百姓是不能用銀子的,只能拿去官府更換才可以,但是呢,這里是松洲,葉檀說了算,因為經濟的復蘇,已經有不少大宗的交易開始了,而松洲的錢莊雖然不多,但是每個縣城都有,聽說很多地方都已經開起來了,就連長安都有一家,只是現在的規模還不大,所以大家沒有感覺而已。

“那好吧,對了,你這段時間在家里干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小金還是讓父親接下了這些東西,然后問了一句,目的在于可以幫上忙。

“不知道呢,除了看書,我打算看看家里的一切,再請人將家里給修正一下,正好這個錢花在這個上面最好了。”小蠻想了想,最后給出了這么一個辦法。

“也好,到時候需要我幫忙的話,記得喊我哦。”小金說完就跟著抱了不少東西的父母離開了這里。

“小蠻,剛剛那個布袋子里是什么?”小蠻娘將手里的紅布放在一邊問道,看樣子不是一般的東西呢。

“娘,爹什么時候回來?”小蠻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你爹啊,今天是去看看那個責任田的,都是棉花,聽說長得不錯呢,到時候家里可就會一點收入了,聽說有一貫錢呢。”小蠻娘卻不在意,反而美滋滋地炫耀道,讓小蠻覺得有點心酸,家里的一切果然都是最真實的。

“娘,那中午的時候,您就給我弄點肉吃吧,這個也弄點,爹爹也辛苦了很久了,需要補補。”小蠻說著就指著臘腸和臘肉說道。

“這個倒是可以,只是鮮肉沒有啊,哎,寨子外面倒是有人賣肉,可惜,太貴了,不過呢,有肉就好。”小蠻娘卻絲毫不在意,將那個臘肉和臘腸提著就出去清洗了。

小蠻點了點頭,然后將東西收拾了一下,從兜里取出二十文錢,就跟她娘說了一聲,出去看看。

黃龍寨和過去差不多,幾乎沒有特別的變化,還是那么臟兮兮的,只是現在閑人很少,大家都很忙活的樣子,畢竟只要是干活就可以吃飽飯的事,在過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哦。

她沿著那條青石板一直朝東走,那里是有名的黃龍瀑布,她自從離開之后就沒有看過的,現在想去看看。

路上看到不少人手里都提著或者拿著一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山里的東西,要是過去,根本就沒有人愿意去找,因為雖然能吃,但是不解餓啊,可是現在這些東西都是外面酒樓里的好東西,說真的,準備一些就可以換不少糧食呢。

還沒到黃龍瀑布,她就聽到了瀑布的流水聲,只是有點小,畢竟今年有點干旱,水流不大,卻不缺水。

她走近了之后,看到不少人在那里洗衣服,看到一身干凈衣衫,梳著一個馬尾辮的小蠻,都愣住了,不敢說話了。

“七嬸,梅嬸,露嬸,你們好。”

還是她先開口說話的,讓那些女人只能嗯了一聲,就不敢說話了,畢竟她現在給人的感覺是水嫩有氣質,和當初的那個黃毛丫頭完全不一樣的。

小蠻也覺得尷尬,就笑了笑,然后走到黃龍瀑布邊上,看著透明的水流砸在水潭里面,成為變色的水花,然后冒出來一些小魚兒在其中跳動,而水潭四周的野草也長得非常的茂盛,綠色如故,站在上風,感覺到了一絲愜意。

這里真的是很舒服的,現在的陽光雖然熱,但是卻不是非常的熱,站在這里,感覺是真的很自在。

回到家的小金爹娘就趕緊開始將東西拿出來看看,而小金則覺得沒什么,畢竟這種事,就算是他,也覺得是應該的。

“小金,這個是什么?”小金的爹將臘肉和香腸掛在干燥的門邊,然后指著那個灰色的口袋問道,同時他的娘親也跟了過來,雖然沒有多少布料,可是給孩子做件衣服還是有的。

小金放下一直不曾放下的書本,將那個布袋上面的用紅色絲線捆綁的口子打開,然后捏著口袋的下面,在自己的木頭桌子上傾倒幾下,就看到了四五塊不大的銀子落在上面,發出砰砰的聲音,銀色的光芒被陽光一照,璀璨奪目。

“啊?”小金的爹的第一反應就是喊了一聲,然后四處看看,似乎擔心有人過來搶了自己家的東西一樣。

看著癡呆一樣的父親和同樣模樣的母親,小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后說道,“爹,娘,這個錢不是贓款,你們不用擔心的。”

錯愕了一下的小金父親伸出粗糙的大手想要觸摸一下那塊看著就讓人喜歡的銀子的時候,卻忽然停了下來,似乎那個東西很燒手一樣,轉頭,一臉嚴肅地看著小金道,“小金,你老實地告訴我爹,這個錢是怎么回事?”

小金娘被他這一臉的嚴肅弄的愣了一下,隨即就聽明白他的話了,一個孩子,聽說還是去讀書的,怎么會賺錢這么多呢,如果不是孩子賺取的,那么這個錢來自什么地方?難道是偷竊?

在一些小地方的人雖然也有偷東西的,但是都是為了填飽肚子,對于偷錢,而且是這么多的話,肯定是不敢的,而且自古百姓就覺得所有的苦難都是自己的,所有的好處都是別人的,但凡有點不一樣的,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葉檀記得當初自己小的時候,凡是闖禍的事,家里的人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錯,而從來不知道孩子在外面也會被人欺負的,這是這一種可悲的自卑在作祟,所以很多時候,也是無奈啊。

“爹,您放心,我現在準備學習律法,怎么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錯事呢?”小金愣了一下,也想通了,就苦笑地說道,“這個東西應該是靜姨給小蠻的,靜姨是刺史大人家的一個掌柜的媳婦,而她的父親是我們學堂的院正,您覺得人家圖我們什么?”

“為何要給小蠻這么多錢,至少也得小十貫呢?”小金父親不解地問道,“難道是這個靜姨打算收小蠻當丫鬟,這個是賣身的錢?小金,這個錢我們家可不能要啊,這是人家的命啊。”

“呵呵。爹,您想到什么地方上去了,賣身?就算是小蠻想要賣身,在葉家村也沒人敢買,您以為松州刺史的脾氣是假的?而且他們人很好的,對我和小蠻都有照顧,當然,我和小蠻都是讀書比較認真的,您是不知道,那個交川縣的一個叫做仲家莊的地方,也有幾個去讀書的,后來都被勸退了,實在是太笨了,所以這個錢,你們不用擔心是什么來路不明的錢,都是正大光明的。”

小金看著他父親還是不信,就繼續解釋,差不多感覺口干舌燥的,他的父親才算是明白怎么回事,雖然覺得那個靜姨不錯,但是也挺傻的,這么多錢啊。

“小金啊,這個錢,爹給你存著,以后給你娶媳婦用啊。”小金父親喜悅不已地說道,同時伸手要將錢收起來,卻被小金阻止道,“爹,這錢必須花出去。”

“為何?你小子不會是學會花錢大手大腳的吧,雖然你現在讀書了,可是以后要是出去讀書,需要的錢多著呢,就算是不娶媳婦,這錢也不多的。”小金爹一副這孩子學壞的表情,讓小金哭笑不得,不過呢,還是繼續解釋道,“爹,這筆錢雖然不多,可是也不少,我們寨子里有這些錢的恐怕也就是族長家里,您覺得這些錢放在家里安全嗎?他們不會眼紅嗎?”

“這都是我兒子賺的錢,他們眼紅也沒轍。”小金父親還真的有點舍命不舍財的味道,說話也是如此。

小金點了點頭道,“爹,您說的沒錯,錢是咱家的,誰眼紅也沒用,可是到時候要是白天被人白眼,晚上被人惦記的話,這日子就過不下去了,而兒子現在又沒有能力將你們接出去住,所以,這錢不能留在我們家里。”

“怎么,你還打算給村長家?他們平時沒有幫助我們多少,占便宜倒是沒個夠。”小金爹一臉不忿地說道,“當初還不是因為寨子里抽不出孩子來,就將你送出去了,還好沒事,否則就完蛋了。”

“他們想得美,不可能的。”小金不屑地說道,“這個錢,我們要花出去,卻花在家里上。”

“家里?家里有什么地方需要花錢?”小金爹不解地問道,家里有什么地方需要的嗎?

“爹,你不覺得我們家到處都是問題嗎?”小金指著不遠處的草窩道,“這里是廚房,平時做飯的地方,可是都是草壘成的,要是失火的話,就麻煩了,現在外面有不少人家都是石頭做的,我們家以前不行,現在卻是可以的。”

“這個,沒有必要吧?”小金爹還是覺得這個錢是浪費的,反而是小金的娘親有點意動,畢竟草窩做飯是她日常的行為,那里面是真的很熱的。

“爹,您就聽我的吧,我在外面看到人家都是如此,到時候將家里的房子也蓋幾間,到時候將弟弟接回來也有地方住的,這個錢我們現在肯定是不能拿在手里的,您信不信,不到晚上,全寨子都知道了,到時候找您借錢的人也不少,到時候怎么辦,不借的話,以后您在寨子里還呆的下去嗎?”

“那就按著你說的辦,我現在就去找人。”小金父親讓小金說通了,然后錢也不拿就直接出去了。

小金留下來吩咐他娘親如何將東西擺好,然后拿起書本看了起來。

“什么,你們是來退婚的?”一個宛如炸雷一樣的聲音,在仲家莊的上空響起,似乎帶著無盡的不相信和震怒。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