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二百二十六節 朝堂爭辯(1)

第二百二十六節 朝堂爭辯(1)

 熱門推薦:

雖然監牢是干凈了,可是因為靠近曲江池,所以這個蚊子是真的挺多的,而葉檀又不能只顧著自己,所以早上起來的時候,他和李承乾都是黑眼圈,蚊子多,睡不著啊,而雖然他們的牢房味道還湊合,可是其他人的是真的太難聞了,熏死人了。

“哥哥,今日我們得上朝。”李承乾讓人準備了涼水洗了一把臉,然后說道。

“是啊,怎么,怕了?”葉檀笑著問道,將手指上的水珠彈出去,不在意地問道。

“怕什么,我可是真的不怕的,只是擔心他們胡攪蠻纏。”李承乾的話不是沒有道理,有的時候不是說道理講不明白,而是對方壓根就沒有打算和你講理,你怎么辦?

“放心,如果他們在朝堂上如此動作的話,我們就用商業上的手段,讓這些人都餓死算了。”葉檀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取過一塊雞舌金放入口中,算是刷牙了。

“也對啊,今日,我看他們還能如何。”李承乾也跟著拿了一塊,以前都是用青鹽的,現在這里可沒有這個東西,只能用雞舌金來香口了。

葉彪早就帶人將家里的美食送過來了,而他們兩人就在牢門口的桌子上吃了起來。

要說早飯,在長安最好的不是皇家,而是食味軒,也不知道那個葉侯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每次早上一起來,就可以聞到那股子香味,有錢的人都會去吃,本來呢,很多人都會讓家里的人買回去吃,可是那個味道總是會差一些,后來干脆,不少人家都是直接過去吃了之后再去干活或者上差,也因為如此,想要在那樣的地方惹事,可能會得罪不少人。

今天是蟹粉小籠包以及小米粥,其他的東西都沒拿來,因為一會還要去上朝,雖然李承乾很喜歡吃大蔥肉包子,可是那個味道的確不優啊。

兩人坐在門口吃,而那股子香味慢慢地朝里面和朝外面滲透,那些獄卒也是吞咽口水,狗日的,日子過的太好了吧,但是呢,他們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和葉檀等人相比,而在監牢里的人可就沒有這么講究了,不少人都是待斬的,不只是官員還有一些江洋大盜等,這些人都是活著的時候大魚大肉,死了就不管不顧了,聞到這股子香味,哪里還顧得了許多啊。

“那個誰,外面什么東西這么香,給老子也來點。”

“你們倆個娃日子過的好啊,給老夫也來點。”

“你們竟然敢吃獨食?老子以前可是蜀地的扛把子,你們竟然敢如此吃飯,簡直就是找死。”

“你們這群昏官,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簡直不將百姓放在眼里啊,你們真的是該死。”

“給我吃,我要吃我要吃,嗚嗚嗚,我已經很久沒吃肉了。”

“哈哈,吃死你們這群孫子。”

……

不管里面的人罵的多么難聽,李承乾和葉檀吃的還是非常的舒服的,對于這些人的污言穢語,他們的習慣是吃飯的時候無視。

什么叫做吃飯的時候無視呢?

等到兩人吃飽了東西之后,將碗筷放在桌子上,對視了一眼,然后呵呵一笑,轉身再次走進了牢房。

幾個獄卒還【147小說 147xs.com】奇怪呢,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吃過了飯不是要去朝堂之上的嗎?

很快,里面傳來的聲音就讓他們明白了怎么回事了。

李承乾走到一個胡須滿臉的大漢面前,笑著問道,“你剛才罵了沒?”

“咋的,小子,老子罵了,你還能將我,啊……”他的話還沒說完,李承乾的拳頭就直接將他的鼻子打塌了,然后單手直接取對方的腹部,這個看著很壯實的大漢就直接摔在地上不動了。

“看來你也是剛剛罵的哦?”葉檀看著一個瘦弱的文人模樣的人,笑呵呵地問道,結果不等對方說話,單手將木頭圍欄地給劈斷了,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將這個人提起來,然后另外一只手就像是耙子一樣地在這人的身上不停地腦來撓去,而對方的臉色很快就青了,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只能從嗓子里發出的聲音,等到葉檀將他放下來的時候,已經暈死過去了。

等到戴胄過來的時候,已經有點氣急敗壞了,這兩個無法無天的家伙,竟然將自己的牢房里的犯人給收拾了一個遍,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你們是不是瘋了?”戴胄的臉色鐵青,要不是今天要帶著他們上朝,自己早就走了。

“老戴啊,你這里的空氣不好,我幫你凈化凈化。就不收你錢了。”葉檀哈哈大笑,跟著李承乾就上了馬車,而戴胄只能對四周的獄卒怒吼道,“眼睛都瞎了,就不知道阻止一下啊?”

等到他離開的時候,獄卒對視了一眼,從眼睛里可以看出來一句話,拜托,他們是什么身份,我們是什么身份,找事啊?

戴胄的黑臉,兩人看了一路,但是呢,心情卻不錯,吃飽了,還能將人打一頓不用負責任,這感覺,是挺好的,要是放在后世,就算是對方是罪犯,你也沒有這方面的可以的事。

李世民臉色鐵青地看著臺階下的人,他沒有想到這些人的膽子是真的很大啊,竟然打算讓自己廢除太子之位。

“啟稟陛下,太子殿下脾氣過于暴虐,實在是不適合再成為國家的儲君,如此一來,絕非國家之福啊。”鄭伯齡一副我都是為了國家著想的模樣,實在是很難將這么一個人和一些齷齪的事聯系在一起。

“啟稟陛下,松洲候葉檀竟然敢在太原府私自處理了大唐的皇家宗室,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不將大唐放在眼里,形同造反,還請陛下將他革職問罪,一清國家之患。”崔兆一副這樣的人都是瘋子,如果還有他們負責松洲的事的話,到時候就麻煩了。

“啟稟陛下,松洲候葉檀竟然私自將同州太原府的幾個大戶給抄家了,而且中飽私囊,此等行徑,簡直就是目無王法,犯下如此大罪,還請陛下將他處理絞刑。”盧佳瑤可真的夠狠的,這樣的話,簡直就是逼死人不償命的啊。

“啟稟陛下,微臣臣,彈劾太子殿下,驕淫奢華,貪索無度,恣意妄為,訓練私軍……,等十條罪證。”御史臺的老二柳泉終于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將一大推的帽子扣上去了,簡直李承乾差不多就是非死不可了。

……

“啟稟陛下,松洲候和太子殿下帶到。”

就在這些人激情如火地彈劾的時候,外面的內門趕緊走進來稟告。

“宣。”李世民也是頭疼,但是呢,還是得讓兩人進來啊。

等到葉檀和李承乾走進來的時候,后面跟著的是一個黑臉的戴胄,他不情愿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著。

“臣,松洲候(兒臣)參加陛下。”兩人一進來就施禮,然后站在那里,感覺到朝堂上的人似乎看到的是一群傻子一樣。

“成乾,你這是怎么了?”李世民的話一下子冒出來了,自己的兒子怎么滿臉黑乎乎的,而且還有紅點,就像是得了什么怪病一樣。

“戴胄。”李承乾還沒來得及說什么,李世民就將怒氣發泄到了戴胄的頭上,誰讓他是大理寺的老大呢。

“微臣在。”戴胄出了列班,一副很認真的樣子地躬身施禮。

“朕的太子這是怎么了?難道你們對他用刑了?”李世民生氣地問道,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你們也不能會這么做,這是皇家的事啊。

“回稟陛下,微臣沒有,只是他們所在的位置靠近曲江池,現在天氣熱,晚上的時候蚊蟲不少,所以就……”戴胄的話不用繼續說下去了,可是大家已經明白了,被蚊子咬的,可是他們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好了,朕知道了,你下去吧。”李世民也覺得這個理由很正常,兩個孩子能干點什么。

可是戴胄卻沒有下去,反而繼續站在那里,看著李世民道,“微臣有彈劾。”

“說吧。”李世民不解地問道,你一個大理寺的人,有什么事啊。

“微臣彈劾太子殿下和松洲候葉檀,他們在我牢房里本來住的好好的,微臣還讓他們的家里人給他們準備了不錯的吃食,就是食味軒的早點,可是他們吃飽了,就將我大理寺的犯人給打了一頓,還請陛下做主。”

他的話一落,李世民和全部的大臣就臉色變得非常的尷尬了,這兩個小子還真的挺能折騰的啊,在牢房里都不消停,難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還打人?

“好了,朕知道了,你下去吧。”李世民擺了擺手,卻差點尷尬地笑出來,只能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著兩人道,“剛剛諸位大人們的話,你們都聽見了,有什么申辯的嗎?”

李承乾和葉檀都沒有穿官服,不過是平常的衣服,在這里顯得有點寒酸,對視了一眼道,“微臣沒有。”

“哦?竟然沒有,難道說你們真的犯了那些事了?朕雖然是天子,是你們的長輩,可是這些事如果是真的的話,也不能寬縱你們,知道嗎?”李世民這明顯是在拉偏架,讓其他的文臣都撇了撇嘴,你這樣說的話,誰還敢廢話啊?

“是真的沒有。”李承乾無語地說道,這樣的事如何說啊。

“好啊,既然沒有,那么來人,將兩人給我拿下,關上一百年。”李世民的話一落,讓大家直接愣神了,什么,關上一百年,這種事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你這樣子合適嗎?

“啟稟陛下,微臣認為還是給兩人一個申辯的機會為好。”長孫無忌現在和葉檀雖然不對付,可是他能夠成為凌煙閣的老大,不是說都是私心,也有公心的,再說了,葉檀無所謂,可是李承乾是自己的外甥啊,這個豈能不管嗎?

“好,既然無忌都說了,你們就申辯一下吧,否則的話又有人說朕不教而誅了。”李世民和長孫無忌一直都是一丘之貉,這樣的事,干過很多次了,很有默契。

“微臣遵旨。”兩人躬身施禮,然后等著對方來說。

可是朝堂上面竟然被他們的行為弄的不知道說什么了,這兩個人是一點都不尷尬啊。

“你們問吧。”李世民看著剛剛說話很熱鬧的人,示意可以開始了。

其他的人還沒說什么,崔兆就站出來了,看著兩人道,“微臣有事想要松洲候葉檀。”

之前崔兆是沒有資格在上面的,可是現在有資格了,肯定是要賣力了,這幫小孩子太過分了,竟然敢將自己家里很多地方的生意都給攪和了,現在不折騰你們,豈不是對不起你們了?

“好。”李世民示意他繼續。

“松洲候葉檀,本官問你,你是否在太原府將李家給抄了?”崔兆一副我很正氣的模樣,實在是讓人覺得作嘔。

“是啊,怎么了?”葉檀隨意地拍了拍胳膊,似乎那個上面有灰塵一樣,問道。

“你竟然承認了,難道你不知道太原府李家是皇家宗室嗎?你如此大膽,是不是想要造反?”崔兆抓住了葉檀的話頭就開始狂噴了,“難道不知道大唐的宗室犯事了,都會交由宗正寺處理,你何德何能有如此的權利?”

“這位大人,你不要這么生氣嘛,也不要著急,你看看你,臉色都變了,就像是我搶了你的小妾一樣,說話就說話嘛,這么熱的天氣,你穿這么多的衣服不熱啊?”葉檀聽到之后,不僅不生氣,反而關心起崔兆了,似乎一個非常好的晚輩一樣,讓其他的人都面面相覷,到底幾個意思啊?

“你,無恥。”崔兆雖然私底下惡心的是干了不少,可是在外面還是很要面子的。

“我如何無恥了,關心別人有錯嗎?”葉檀的話讓崔兆感覺自己的腦袋都疼,你什么意思啊,你這是關心我嗎?

你這是故意找事是吧?

“好了,葉檀,你就回答一下崔大人的話吧。”李世民發現再這么下去,可能大唐的崔大人就會被氣死的,只能攔腰說一句了。

“是,陛下。”葉檀對著李世民躬身施禮之后,轉身看著崔兆道,“崔大人啊,你這話豈不是空穴來風嗎?”

“我如何空穴來風了,難道你沒有做那些事?”崔兆一副很生氣的模樣地盯著他問道。

“做過啊,都做了,可是你這個路子有問題啊。”葉檀一臉嚴肅地問道。

“什么意思?”崔兆還真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啊。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