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一百九十八節 李氏家族

第一百九十八節 李氏家族

 熱門推薦:

歷史上的李建成是個什么人,沒有人真實了解,因為李世民將他寫出來了,而且弄點非常的臟兮兮的,為了美化自己,他將自己的哥哥和弟弟都寫成了小丑,以此來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

可是他不了解的是,難道說,大唐的天下真的都是他打下來的嗎?

不見得吧,非常大不見得。

從歷史上來看,李建成的兒子都是在承這個字上起名字,說明他是個老實人,而對于有本事的老實人,其實不可怕,只是可悲。

李承宗、李承道、李承德、李承訓、李承明、李承義,這些都是李建成的孩子,而且都在626年被誅。

這說明什么,說明這個承字在李家的族譜上面肯定是有一席之地的,而當李建成的孩子全部都死掉了之后,那么有這個字的人從表面上來看,就顯得與眾不同了。

太原府是祖地,所以這里的人和李建成的關系其實更加的親密一些,因為這些人是古板的,也是刻薄的。

但是呢,也因為如此,現在的他們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了,因為李建成已經被李世民干死了,所以他們收斂了一段時間。

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詞匯,叫做,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

李世民當上皇帝之后,沒有將老家的人也跟著清洗了一番,而是采用安撫的辦法,因為不管是誰,就算是朱元璋,厲害吧,最后也有過想要將自己的國都放在鳳陽,最后被人阻止了,因為你想要秀自己的與眾不同,可是你也得考慮實際情況啊,不能胡來啊,你是皇帝,不是你鳳陽的土包子啊,你如此做,對得起全國的人民嗎?

所以,當那些人發現自己根本沒事了之后,本來著急的心思一下子就活泛了,這種活泛不在于權利有多大,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大的權利,因為權利都在李世民的手里,如果你貿然想要的話,還以為你想要幫助李建成報仇呢,因為雖然對他們沒有那么的清洗,可不代表我就不提防你啊。

所以,當權利沒有辦法滿足自己的時候,那么金錢和奢華的生活,就是自己唯一的追求了。

可是天下的東西不是說你想要就可以的,而是需要你去找的。

所以很多李家的旁支,或者旁支的旁支,后者旁支的旁支的旁支,就是所謂的八竿子打不到的那群人就出現了,這些人如果是當官絕對是昏官,因為本事沒有,很多人在知道自己還有這么厲害的親戚之前,還都是赤貧呢。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家竟然有如此厲害的身份之后,就開始變了。

從搶劫到大話壓人,反正是你想到的事,對方都干得出來,同時呢,因為沒有經歷官場的洗禮,所以很多技巧性的占有別人的錢財的辦法,他們竟然不會,不過呢,上面有人頂著,誰怕啊。

有李鹿在,就算是此時在皇宮里除了吃喝玩樂就是造人的李淵都沒有辦法,一個不孝或者類似的頭銜扣下來,你就受不了。

所以,他們的行為粗暴,卻沒有人敢管,因為不管如何,自己家的人才是自己的人,而老百姓,在很多時候不過是一個可以隨意壓迫的角色而已。

所以,在太原府和晉州附近,這些人就是人渣,就是吃肉的狼,就是下山的黑熊,就是路過的吃羊的老虎,可是你卻沒有辦法,就像是現在的社會里一樣,那些所謂的保護動物,它吃了你家里的東西的時候,是沒有辦法的,而如果你打死對方的話,事情就大條了。

不過呢,他們至少懂得如何去做這些事,因為不能太過明顯的胡來,所以下面的人就是他們的爪牙。

可惜啊,當一個爪牙被折斷的時候,他們就不舒服了。

所以,李崇信就來了。

“哦,是他啊,那就好辦了,刺史大人不要著急,你看看外面站著的人是誰啊?”葉檀絲毫不在意,如果李世民不讓自己干活了,讓自己當一頭豬的話,自己肯定會很高興的,可惜的是,李世民的內心深處到底是怎么想的,沒人知道,但是呢,他知道一點的就是他想要超過他的哥哥李建成,所以,很多時候,他就算是想要掐死魏征,還是會忍耐的,而這些之前的墻頭草,根本就不會在乎的。

“誰啊?”謝峰通過葉檀的手指,看著正在那里忙活的李承乾,愣了一下,這個太子殿下,可能是自己見過或者想過的太子之中最老實巴交的一個的,葉檀讓他去幫忙,他就真的去幫忙搬東西,而不是指揮。

他疑惑了一下,隨即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指著葉檀道,“葉侯,你有本事。”

一個不將太子當有身份的人,會在乎一個李崇信嗎?

你想的真的美哦,不過呢,自己還是希望這次的事不要太過分了才好。

于是,他就對身邊的人說了一聲,希望可以讓那個混世魔王消停一下。

可惜的是,人家根本就不給他面子,不過才一盞茶的工夫,那個隨從就帶著一臉的鞭痕再次出現,眼神有點幽怨,而謝峰根本就沒有提問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剛要對葉檀說點什么,就聽到外面囂張的聲音了,“哪個是這里的領頭的,給老子出來,竟然敢打老子的人,真的是不知死活。”

李承乾眉頭緊縮,沒有想到在這里還有人如此囂張,因為他看到了好幾個謝峰的手下都是身上或者臉上帶傷地從外面跑了進來了。

看到葉檀之后,他輕聲地問道,“哥哥,到底是什么人,這么囂張?”

看著似乎有點生氣的李承乾,葉檀小聲地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而李承乾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忍不住問道,“不會吧?”

對于那些人,他還是比較忌憚,的因為自己的父親對于他們就是如此啊。

“哥哥,如此怎么辦才好?”

處理家族的事,是最麻煩的事,因為你出手重了,人家會說你沒有人情味,出手輕了的話,人家又會說你庇護家里的人,不管你如何做,都是非常難看的。

“小事兒,你一會不要出去,忙你的事,這點事,我如果都處理不好的話,就讓陛下將我的侯爺去掉吧。”葉檀笑呵呵地拍著他的肩膀,跟著謝峰出去了。

看著不在意的葉檀,李承乾是非常羨慕他可以這么說,對于爵位沒有想法的人可能還就是這么一位了,可惜,陛下不同意啊。

葉檀一出門,就看到一群紈绔子弟騎著大馬就過來了,所到之處,雞飛狗跳,馬鞭飛舞過后,就是人傷或者植物傷,或者動物傷,反正就是不給點好東西而已。

謝峰一看到來人,臉色微白,這個家伙可不是個講理的,雖然皇家的人都不怎么講理,可是如此不講理的人還是自己第一次遇到的。

“你就是那個謝峰?”李崇信身材魁梧,雖然年紀不大,可是身材極為的高大和壯實,配合大馬和馬鞭以及腰間的長刀,還真的有點意思呢。

可是一出口,就是滿臉的蠻橫,似乎多問了這么一句話,就讓他內心深處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一樣。

“是,下官就是謝峰,不知道世子來我晉州,所為何事?”謝峰躲不過去,只能過來躬身行禮,按理說,他的地位比對方高,類似這樣的人一般都是開國男或者開國子爵位,一般都是從五品或者正五品,而葉檀是開國侯,從三品,比他們高至少一個等級了,而謝峰雖然只是個普通的州縣的刺史,最少也是正五品,可是在這些人的眼里就是有點不夠看的,因為人家的底子深厚哦。

“老子來這里,還需要告訴你嗎?”李崇信絲毫不將這個所謂的刺史放在眼里,這樣的人,不過是自己李家的一條狗而已。

“下官不敢。”謝峰也不想繼續說什么,只好打算退到一邊去,看看葉檀的手段,可是李崇信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之前李大路派人說的那個劫匪,聽說身體矯健,手法不一般呢。

“謝峰,老子問你,之前來這里的那個土匪是誰?沒有想到竟然敢搶到我李家的頭上了,是不是想要造反了?”李崇信才不管其他的,直接就給人上了罪名了。

“這個?”謝峰看了一邊的葉檀一眼,沒有說話,你們自己的問題還是自己解決吧,我都給你們提供了打斗的場所了,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李崇信自然不是笨人,只是囂張習慣了,看到謝峰看過去的眼神,就看向了面前的這個十來歲的孩子,雖然自己也是孩子,可是對方明顯沒有自己強壯,雖然經常打架,可是作為一個“常勝將軍”來說,如何衡量對方的實力才是根本啊。

“你小子就是那個什么狗屁土匪?”李崇信不屑地說道,手里的馬鞭指著葉檀,“那個李大路還真的是個廢物,那個小孩子都處理不了,回去之后打他屁股。”

葉檀笑呵呵地看著他,就是不說話,老子氣死你,雖然這個狗屁侯爺不是自己喜歡的,可是你這么說可就不合適了吧,他對于謝峰的行為表示理解,人家和你的關系又不是爹媽和孩子的關系,想要的多,就是奢侈。

“怎么,怕了?”李崇信看著葉檀的笑容,不知道為何內心深處的火就上來了,忍不住問道,同時打馬上前,質問道。

“沒有,只是覺得一個狗屁小孩子在我的面前,我覺得沒意思。”葉檀笑著說道。

他的話一落,站在他邊上的謝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這小子,真的是膽子大啊,回頭一想,太子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會將一個小小的世子放在眼里嗎?

很明顯,不會的。

而跟在李崇信身后的人除了自己家的護衛之外,還有四五個十來歲的孩子,都是李崇信的心腹或者說的更好聽一些,就是他的走狗,還是第一次聽人家說李崇信是個狗屁玩意呢。

“小子,有膽。”李崇信說完,就縱馬而來,手里的馬鞭照著葉檀的腦袋上就抽了過來,看來不給這個小子一點顏色看看,他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了,而且自己可以動手打他,而他不能動手打自己,否則就是謀反啊。

臉上的笑容帶著一絲得意,似乎看到了這個有幾分清秀的小子在自己的馬鞭之下直接變成了花臉了,自己最討厭的人就是小白臉。

可惜,他的臉上的笑容還沒有完全顯露,就僵住了。

因為他的馬鞭被葉檀一把抓住了,然后看著就要撞到自己的大馬,單手一巴掌拍在馬的脖子上,笑著說道,“畜生。”

馬的個頭很大,身材很魁梧,一看就知道伙食不錯,可惜的是,它平時可以用得上的辦法在此時卻用不上了,因為葉檀的這一掌之后,它直接就飛了出去了,撞在了邊上的一棵大槐樹上,而槐樹一般都是有溝壑的,所以被葉檀從馬匹上扯下來的李崇信只是摔在地上,而馬匹則直接撞成了骨碎了,眼看是不活了。

而看著落在地上,黃金冠落在了地上的葉檀,輕輕地將馬鞭松開,然后將地上的黃金冠撿起來了,對著身后的李承乾道,“來人,拿回去,熔了。”

謝峰表示,老子不扶墻,就是服你啊,你這么做,合適嗎?

而沒有受傷,只是狼狽的李崇信看著自己的馬匹死掉了,同時自己的金冠被人拿走了,抄起自己手里的馬鞭對著葉檀就抽了起來了,“老子讓你打死老子的馬,老子讓你囂張。”

可惜的是,這次依舊沒有抽在葉檀的臉上,而是被他再次地抓住了,笑著看著他問了一句讓其他人直接傻眼的話了。

“你是想找死吧?”

這句話一般都是李崇信對別人說的,誰敢對自己說,就是作死啊。

可是今天卻聽到別人對自己說,他內心的怒火更加的中燒了。

拉著馬鞭,陰沉地看著葉檀道,“你小子是土匪,老子今天就是在這里將你擊殺了,也沒人敢管,小子,你果然徹底地將我激怒了。”

“是嗎?我可真的很害怕哦,只是你覺得你的護衛到你面前之前,我能不能捏碎你的脖子呢?”

葉檀將手里的馬鞭一甩,同時站在他的邊上,【147小說】捏著他的脖子笑著問道。

一時間,場面尷尬了。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