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一百六十三節 秦瓊的如實匯報

第一百六十三節 秦瓊的如實匯報

 熱門推薦:

“啟稟陛下,是皇后正在詢問越王殿下。”

一個黑漆漆的人影在幕后晃動了幾下,輕聲地說道,宛如黑暗之中有人在拉鋸一樣地難聽。

“青雀回來了?”李世民放下毛筆,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好奇地說道,雖然他知道葉檀今天回來,可是李泰的脾氣他更加知道,就算是回來了,也不敢這么早來皇宮里。

“啟稟陛下,越王殿下是跟著葉侯一起回來的,一回來就直接回皇宮看皇后娘娘了。”

“還算是有點擔當。”李世民干脆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精神上好了不少,可是是真的很累啊,他有的時候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當初發動的玄武門的事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真的是累啊。還是父皇會享福,泡美女就將自己的事給干了,他現在都沒有工夫去后宮看看那些美人。

“啟稟陛下,翼國公求見。”外面的內侍忽然喊道,打斷了這里的對話。

“叔寶回來了,快讓他進來。”李世民笑呵呵地放下茶碗,就出去迎接這個李家的恩人,要不是因為他,恐怕李家現在早就沒人了。

雖然也是風塵仆仆,可是秦瓊的儀態可是比李泰強多了,李泰是書生打扮,而他則是一身的戎裝,配合著松洲特有的冶煉技術,一身金黃色的盔甲在燈光之下,發出濃烈的光芒,一身盔甲,身高九尺有余,加上毛發都不是黑色的,而是黃色的,葉檀曾經懷疑他和黃阿丑是一家人,而黃阿丑就是諸葛亮的媳婦,據說也是黃發。

看到從書房里走出來的李世民,身體已經大好的秦瓊感動的差點流淚,趕緊跪拜道,“老臣參見陛下。”

“叔寶何須行如此大禮,來來來,快進來,外面是真的很熱啊。”李世民面帶笑容地將秦瓊拉著他的胳膊進入了他的書房,而秦瓊雖然手里沒有雙锏,可是腰上還有一把松洲特制的短刀呢,這個東西按理說是不能帶著一起進入的,否則就會出現麻煩。

可是李世民根本不在乎,如果天下還有誰不對自己有戒心的話,肯定就是秦叔寶了,至于說尉遲恭,那就是一根木頭,不用多想的。

李世民剛放開他的手,轉身就要問他最近的情況,卻被他一身的盔甲弄的眼睛都花了,眨了好幾下眼睛才算是好些,忍不住道,“叔寶,好氣魄哦。”

秦叔寶屬于勇將,卻依舊非常注意君臣姿態,站在那里,聽到李世民的話,也忍不住苦笑道,“陛下,這是老臣在松洲的標配。”

“標配?”這個詞匯李世民聽過,從李承乾那里,不過那個時候說的是老百姓的日子,要有衣服,有飯,有菜,有肉,家里有點閑錢,孩子中至少有一個讀書,這個才是標配,雖然有點遙不可及,可是如果真的做到的話,肯定大唐的江山就是永固的,別人誰敢亂動,就是作死啊。

“是的,老臣現在是松洲護衛軍的大將軍,雖然沒有品級,可是松洲軍在沒有葉檀的情況下,都由老臣管理。”秦瓊的這句話肯定不會平白說的,而是在打消李世民的顧慮,畢竟一支強悍的部隊在邊塞雖然是好事,可以抵御外敵,同樣卻不是好事,因為隨時都可能被叛變。

“看來叔寶在松洲過得不錯啊。”李世民站在那里將他上下看了一遍,發現本來黃色的臉蛋竟然紅潤了不少,忍不住笑道,至于他的解釋,李世民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斷的。

“說句陛下不相信的話,老臣在松洲過的比長安舒服。”秦瓊也跟著笑著說道。

“來來來,坐下說,坐下說。”李世民指著不遠處的一條椅子說道。

“謝陛下。”秦瓊施禮之后,就坐在椅子上,全身的盔甲竟然沒有絲毫的聲音,這讓李世民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來了。

“叔寶,你的盔甲怎么不見聲音?難道是太沉了?”

自古的盔甲便是如此,要么就是太薄了,防御不好,但是可以穿上,要么就是太厚了,一般人穿不起,但是呢,太薄了,容易發出聲音,太厚了一般人扛不住的。

“這個倒不是,而是松洲特有的工藝,具體的老臣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比光明鎧還要輕幾十斤,可是卻非常的結實,上次老臣跟隨松洲候葉檀出戰的時候,就是穿著這一身,結實耐用,不可多得。”

聽到他的話,李世民忍不住站起來道,“可是你這身盔甲上面沒有絲毫的損傷啊?”

“是的,陛下,因為結實,也因為老臣幾乎不上陣的。”秦瓊回憶那場戰斗,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

“不上陣,難道葉檀讓你押運糧草?”李世民的眉頭一下子皺起來了,自己派去的人,他不重用,他想干什么,難道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軍士的具體情況?

秦瓊卻似乎一個老實孩子一樣地搖了搖頭道,“陛下,不是如此,而是松洲軍出戰,將軍都幾乎不用出動的,他們更喜歡遠程攻擊。”

說到這里,他將那場和吐蕃的戰斗說了出來,他說的很簡單,卻讓李世民臉色有點白了,一群可以爆炸的東西突然出現,自然是讓人膽寒的,如果這些東西用在大唐的國家里,到時候怎么辦,豈不是亂套了?

“陛下,葉檀認為松洲雖然有點錢,可是這樣的東西研究還是很安全的,所以不打算搬到長安來。”他的這句話一出來,本來就不熱的御書房一下子降溫了好幾度,李世民冷聲地問道,“怎么,他打算對朝廷保密?”

他本來想說的是對朕保密,可是說出來的話顯得小氣,就說朝廷吧,反正朕和朝廷是一回事的。

“不是的,秘方就在老臣這里,一會會給陛下,但是呢,那里的設備太過沉重了,好多萬斤呢,根本就運不過來,而且那個東西平時太過危險,如果在長安出現爆炸的話,到時候就麻煩了,所以,葉檀就沒有讓老臣將東西搬回來,而是說了,以后在松洲和在長安是一樣的。”秦瓊最后一句話讓李世民愣了一下,“一樣的?”

“是的,他是這么說的。”秦瓊很認真地說道。

“他為何能夠如此肯定是一樣的?”李世民的心中開始胡思亂想了,這小子,什么意思?一個邊塞能和一個京都一樣嗎?

“因為他說,早晚有一天,他要將松洲建設的比長安還要繁盛,到時候,他就可以撒手不管了,帶著長樂公主出去游山玩水,陛下也就可以遷都了。”秦瓊說這話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了,這小子,真的是夠可以的,做這些的目的不是為了往上爬,而是為了游玩。

“什么?遷都?”李世民愣了一下,隨即想到當初葉檀似乎說過這樣的話,可是前面的話說的還不錯,最后的話就是扯淡了,這小子到底什么意思?

“他和長樂到處游玩,什么意思?”李世民不解地問道,這個可能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

果然,秦瓊的話一出來,李世民不知道應該生氣呢,還是應該高興呢。

“老臣以前也問過他,為何要如此拼命地建設這些地方,人家刺史都是慢慢地隨著民力自己恢復的,而你卻要強加的干預呢,他跟老臣說,等到他將松洲弄好了之后,天下也算是恢復了不少,到時候陛下引領大唐的人跟著松洲學習,到時候各處都是有吃有喝的,帶著長樂公主出去玩的話,不會擔心餓肚子,否則到一個地方沒吃的,要么就是吃的都是豬食,他倒是無所謂,豈不是懈怠了佳人?”秦瓊將最后兩個字是含糊地說出來的,可是李世民還是聽到了,這小子計劃的挺遠啊。

“聽說松洲這次遭災不嚴重?”李世民不打算和自己的大臣討論自己的女兒的事,就岔開問道。

“陛下,不是遭災不嚴重,而是根本沒災。”秦瓊一路上也看到了不少流民,可是在松洲的時候,他都認為那里是天堂了呢。

“沒有遭災,怎么可能?”李世民表示懷疑,難道說松洲已經是天上人間了?

“陛下,本來老臣也不相信呢,可是他們那里的糧食還在長,那些牲口也都很肥壯,那些人也都是胖了不少,所以老臣說看不到災害,可是就算是如此,他們竟然建城了,這個不應該是災年應該做的事吧?”秦瓊的這句話讓他一愣,之前不是說修補城墻嘛,怎么變成了建城了?

自古建城就是一個龐大的工程,需要的人力物力極大,就算是長安城,他都沒有多少錢去處理這個事,就算是有錢,你有人嗎?

想到此處,他冷聲道,“難道葉檀竟然敢驅使百姓?”

自古這類事,大規模的都是皇帝才可以,其他人誰做誰死啊。

“陛下,就是驅使百姓建城。”秦瓊直接給他敲定了跟腳,讓李世民直接拍著桌子冷聲道,“葉檀該死。”

秦瓊疑惑地看著李世民,問道,“陛下,他何故該死?老臣認為他應該被嘉獎的。”

“哈哈,嘉獎,秦瓊,你是不是在松洲收了他太多的好處了,幫他說話?”李世民冷目如刀一樣地看著他問道,就算是身經百戰,秦瓊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不過呢,話還是得說出來的,“陛下,如果他不建城的話,會死很多人的。”

“不建城會死很多人,朕還是這一輩子第一次聽說,難道建城就不會死人了?”李世民繼續問道,看來已經將葉檀千刀萬剮的心思都有了。

“是的,陛下,不建城的話,這次老臣來的路上就會使白骨累累了,可是松洲本身沒有一個人餓死,而且還收攏數萬人的災民,陛下,您想啊,要是真的建城就會死人的話,葉檀如何敢這么做呢?”秦瓊故意這么說道。

“何解?”李世民感覺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這個小子到底是怎么做的?

“本來葉檀也不想建城的,可是上次從吐蕃那里救回來的幾萬人需要住的地方,所以就建城了,可是建城的話,也有問題,那就是人手不夠,正好,那個時候來了很多災民,這些人是給口飯吃就干活的,本來老臣認為給口粥就可以了,反正災年總是會過去的,到時候讓他們離開就行,可是這個辦法被松洲的百姓給否定了。”

“百姓否定了?”李世民睜大了眼睛,表示不能理解,還有百姓不愿意吃粥的?

“是啊,聽說剛開始的時候,是打算弄粥棚的,但是松洲的百姓有幾千人上了萬言書,表示不同意。因為松www.yuanm2008.com洲百姓不饑荒,所以他們認為葉檀從吐蕃那里得到的好處都是松洲的,那些災民過來白吃白喝的,而且容易出現亂子,這樣的事就不應該做,否則的話,松洲百姓的努力還有什么價值,最后沒有辦法,只能建城了。”秦瓊也被當時的這些人的想法給震驚了,竟然不給別人吃東西,不過呢,百姓的考慮也是有根據的,自古為什么會出現災年亂子,一是沒有吃的,二是有吃的,沒有事情可以做,最后吃飽的人就會亂來,現在的松洲的百姓可以說是活的很好,來了一群類似強盜一樣的人到家里,就算是任何人也不會高興的。

聽到秦瓊將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以及一些文稿拿出來之后,李世民倒吸了一口冷氣,葉檀這小子竟然將這個辦法曾經交給李承乾過,怪不得很多城市里面凡是有李承乾組織的施粥都沒有什么問題,而其他的地方卻出現了亂子,果然,問題出現在這里。

他竟然有點挫敗感,眼睛恍惚地看著面前的文稿。

秦瓊卻有點口渴,他知道,自己說這些對于葉檀的好處,當然啦,這里也有那些老先生的功勞,畢竟葉檀的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總是需要解決的,陛下是圣君,可是畢竟是皇帝,總是會朝最壞的地方想的。不說清楚,到時候,麻煩了。

“他建設的城池這么大?”李世民的眼睛落在了那張文稿下面的草圖上,忍不住跳起來問道。

“就是修補修補。”這句話說出來,秦瓊都覺得臉紅,這小子,真會胡說八道。

“他將這個叫做修補,修補?”李世民看著幾乎將松洲城擴大了一倍的建城,忍不住驚呼道。

“陛下,葉檀的意思就是,反正都是大唐的土地,用一點沒關系的,再說了,如果建設不大的話,抗不到秋收就會完工,到時候又有麻煩。”秦瓊道。

“那些外族人沒有意見?”

李世民用手劃拉了一下,發現早就出界了,忍不住問道。

“陛下,松洲外面沒有外族,只有大唐的草地。”

秦瓊這句話說的極為的霸氣,讓李世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都是我大唐的?黨項人呢?東女國呢?”李世民不解地問道。

“陛下,這次吐蕃人出動軍隊二十多萬,這不是虛的,他們為了和大唐聊聊,就將這兩個國家和部落全部殺光了,我們松洲軍去的有點晚了,所以,就只能幫他們報仇了。”

看著秦瓊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李世民忍不住在內心深處罵道,放屁,這是明顯是不想擔惡名,讓吐蕃人將事情干了,然后你們去撿現成,你看看,葉檀這個壞小子,將朕的大將都帶壞了。

“看來吐蕃人很不甘心的樣子啊。”想到秦瓊說過的,吐蕃大相離開的時候的話,他忍不住說道。

“是啊,他不甘心,所以,葉檀晚上的時候,去他們大帳里吃了一頓烤羊肉之后,相信這幾年是不敢亂來了。”秦瓊也覺得葉檀很瘋狂,可是也太瘋狂了一點吧?

“他去對方的軍帳,還能全身而退?”李世民知道葉檀有一些本事,可是不代表你就這么牛吧。

“他回來之后,倒是說過受傷的事。”秦瓊說到這里的時候,還是覺得好笑。

“什么地方傷著了?”李世民趕緊問道,雖然不想承認,這小子的確是個人才啊,要是真的出事的話,可不好,自己可以如何地懲罰他都可以,不代表別人也可以的。

“他回來將廚子罵了一頓,說是你們烤的什么羊肉,以后要學會多學習學習,你看看人家吐蕃,雖然在雪山上面,可燃料也不多,可是人家的羊肉就烤的很好,你們呢,弄的這個叫做什么東西,味道不好,以后要是學不會的話,傷著我腸胃,老子非得將你們都送去撿糞不可,哼。說完這個,他就去休息去了,說是吃撐了。”

“啊?”李世民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么一個受傷,這小子如此牛氣,可見沒有出事哦。

……

等到秦瓊擦了一把汗離開了皇宮的時候,李世民則看著草圖,用手指點著上面的圖案道,“你小子,膽子太大了了。”

內官安靜地等著,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已經是子時了,外面的月亮高掛空中,御書房里來了一句話。

“來人,宣葉檀進宮。”

李世民這句話似乎在生氣,可是內封的人卻感覺到他內心的變化,似乎有點高興。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