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一百一二節 富裕的標志之孩子不吃肥肉

第一百一二節 富裕的標志之孩子不吃肥肉

 熱門推薦:

看著一個壯漢,手里拿著一根藤條,正一臉憤怒地打算抽一個圓臉的五六歲的孩子,而且是在葉檀家的門口,讓他忍不住頭發都要豎起來了,大手一揮道,“住手。”

那個孩子看來還真的是個孩子,一聽到有人幫自己,就立馬開始變樣了,一把掙脫掉那個本來也就不怎么用力抓住他的那個壯漢的手,跑到李綱的身后躲起來,雖然沒有找到葉檀,可是有個人頂著也是好事啊。

李綱看來一眼那個壯漢,三十來歲,皮膚黝黑,肌肉縱橫,一臉的胡須帶著幾分猙獰,之前葉檀還在路上說什么葉家村的美好,這不是,孩子在他的家門口就出現了這樣的事,這個孩子多么的可愛啊,為什么會有人真的下得去手呢?

可能是樸實的觀念,讓李綱將這個孩子當成了弱者,而這個大漢,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老先生。”那個壯漢一看到他從葉檀的家里出來,早就接到消息的他們知道來了一些先生,而且曾經都是在京城當官的,在這么一個地方,京城的官員那就是天大的官了,雖然他們這輩子也就見過葉檀這樣的刺史,不妨礙他們對于這些人的敬畏,以及欽佩,因為這些人都是讀書人啊。

說著話,行了禮的時候,他手里還是拿著藤條,眼睛掃過李綱身后的小孩的時候,忍不住怒道,“你跑的了嗎?快點讓我打一頓,回去好交差。”

這句話孩子沒有回答,而李綱的腦子里卻感覺要炸了,什么叫做拉著孩子過來打一頓,然后就回去好交差?這是什么邏輯,他一把將孩子捂在自己的身后,怒喝這個壯漢道,“你一個大人,為何要為難一個孩子?不都說葉家村富裕了嘛,為何還有你如此暴虐的人存在,難道說,這里就是強盜的窩嗎?今天老夫還非得看看,你在我面前如何打他,要是打的話,將老夫一并打了吧。到時候讓葉檀看看他所謂的世外桃源到底是什么樣的。”

壯漢不敢得罪老先生,可是眼神依舊犀利地盯著那個孩子,壓著怒氣道,“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小孩子一臉正經地回答道,同時撫摸著自己的后背道,“你昨天就打了我一頓,今天還打我,我要告訴葉檀,到時候讓葉家村的村委會的人來懲罰你,哼哼。”

這小孩子是個圓臉,說話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有喜感,雖然天氣冷,可是中午的陽光和身上不薄的衣服還是讓他很舒服,他說話的時候還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結果那個壯漢的臉一下子就扭了起來,從懷里取出一塊手紙就要遞過去,卻被李綱認為是要打孩子,忍不住攔住道,“你要干什么?”

壯漢卻是只能解釋道,“老先生,這孩子太不講衛生了,你看看,袖子上都是鼻涕,到時候可咋辦啊?”

壯漢的意思是回家怎么辦,而李綱卻認為是這個壯漢打算將孩子販賣了,如果孩子臟了的話,可賣不出好價錢,一時急火攻心地直接用自己的袖子給孩子擦了擦鼻涕,也不管上面臟不臟,就怒視壯漢道,“你走不走,這里可是侯府,要是一會有人來的話,你可就麻煩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有點狐假虎威的味道,只是他不想想,為什么這么長時間,還是沒有侍衛之類的過來呢?

壯漢這次盯著這孩子一眼,惡狠狠地那種,然后提著藤條,轉身就走,也不管這孩子了。

等到他不見了蹤影的時候,李綱才算是松了一口氣,轉身剛要問孩子一些事,卻發現他在用自己的袖子擦鼻涕,剛剛還不覺得,此時卻覺得有點惡心,只是孩子嘛,總是如此,他內心深處還是比較關心和喜歡孩子的。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李綱此時已經忘記了自己要去做的事了,溫柔地對孩子說道。

孩子卻搖了搖頭道,“我不,我今晚就要在葉檀家里睡,回家的話,他們還是會打我的。”

似乎是認為老先生不相信,就將胳膊上的袖子拉開,卻是真的有一條不深的淤青,別的地方倒是白白凈凈的,看來也不是個吃苦的孩子,可是就是這道淤青似乎是葉家村光華表面的一道污點,讓他怒不可赦地對里面的人喊道,“葉七,葉七,你給我出來。”

葉七是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衣服干凈,談吐不凡,說話不多,眼神溫柔,他是被安排專門伺候老先生的,要是葉三的話,可能會把老先生給直接嚇死,他那身皮包骨頭。

他走到門口,剛要問先生什么事,就看到了一邊的孩子,忍不住怒道,“葉片,你在干什么?又跑來了?”

他的話,讓孩子忍不住又躲到老人的身后,而李綱之前對他的好感,在這句話之后,也消失殆盡了,忍不住怒道,“怎么,你也想要讓這孩子被打,現在,你跟我一起去這個孩子的家里,到底看看怎么回事。”

葉七剛要說什么,卻被老先生無視了,只能瞪一眼這小子,然后就在前面引路。

葉片是村子里果樹的種植大戶葉六的獨生子,別看只有六七歲的模樣,可是學習東西極快,當然啦,說的是那些果樹方面的知識,其他的一概沒興趣,當然啦,和葉久全以及葉龍武,這些葉檀小的時候的玩伴,也是很淘氣的,反正如果你三天不打他的話,他絕對會給你惹禍,而且是那種你不能不去面對的事。

這小子,在葉檀沒有回家的這段時間,只要是被打,就會跑來,說是想要看看葉檀,其實呢,就是知道他父親葉六是個非常要面子的粗人,不好意思進去,要是葉度的父親葉集的話,那么絕對不會多理會,直接就進來了,因為他老子是葉文章,這個侯爺在外面可能是很厲害的,可是在葉家村,畢竟是這里的村民啊。

葉七帶路穿過了葉家村中央的那顆大樹,因為天色開始變黑了,就是說一會就要到晚上了,落日余暉飄灑在那一排排的房子,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而在街上的人行人依舊很多,只是大家似乎都不著急一樣,有不少人都是認識葉七的,還上來打招呼,問他晚上有時間不,一起出去喝一杯,最近的羊蝎子味道不錯。

李綱表示不知道什么東西是羊蝎子,只是聽名字就知道不是好東西,看來這個葉七之前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這樣的人就算是個不錯的人才,也是有才無德的人,這樣的人都能在葉檀家里混得不錯,可見這里面的問題很多啊。

葉片家居住的葉家村的西面,因為東面絕大部分都是葉檀的家,而西面因為靠近之前發現的那座山,而他們家的果樹就是那座山邊上被打過一個洞,傳過去的,現在大家對于山上的那點鹽巴之類的可是沒有興趣的,本來是打算直接想辦法挖空了算了,可是葉文章最后沒有同意,畢竟那是葉檀以前經常玩耍的地方,雖然自己是長輩,可是賣弄身份的事,他是不會做的,平時去葉檀家串門,葉檀的那個六品誥命夫人的母親都沒有讓自己下跪,他覺得就不要過去添堵了。

葉六除了種植果樹,其他的一概不會,當初還被葉度嘲笑過,不過呢,雖然果子種植的不好,可是孩子們偷吃的不少,他也是好脾氣,所以,很多時候村子里的孩子都挺喜歡他的,除了自己的兒子葉片。

葉片仗著自己認識字,而且還會算數,所以經常忽悠自己的老爹,雖然是善意的,可是時間長的話,也會來火。

在走了差不多一盞茶的工夫,他們才來到一個比較偏僻和破舊的房子面前,這個房子和葉家村邊上的房子根本就沒有辦法比較,而葉檀卻讓自己這些人看到了最好的一面,雖然說人都是會將最好的一面拿出來,然后隱藏最不好的一面,可是他依舊覺得很憤怒。

原木做成的大門,在門口就聞到了一股子很香的味道,這種味道李綱從來都沒有聞到過,而葉七拉著葉片的小手,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小子就是胡鬧,看看你爺爺對你多好,竟然用果樹枝子烤鴨給你吃,走,快點,我也吃一口,好久沒有吃了,外面賣的都是油大的,吃著反胃呢。”

說著,他就伸手推開了門,里面是一個巨大的玻璃做成的燈罩,然后用了一個油燈分為四半,掛的高高的,正好在陽光落下不見的時候,點亮,可以將整個院子都照亮。

推門而入,看到一個一臉彪悍的婦人正在那里淘米,而一個老頭子胡須潔白地在一個墳頭大小的土堆那里不停地轉著手里的樹枝,而之【147小說 更新快】前對葉片執行打他的那個壯漢,此時卻在給鍋里添柴,一個壯漢蹲著添柴,這個場景在大唐都沒有幾個,因為男人比女人多,加上有力氣,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女人都是從屬地位,而男人除了賺錢之外,剩下的幾乎都是福利,比如說,打老婆,比如說找姑娘玩,比如說心情不好的時候打孩子,都是福利。

可是,這里卻似乎不一樣的呢,好像顛倒了。

“小片,回來了?”婦人的聲音不重,可是天生的聲調讓這個聲音真的是沒有多少慈祥。

按著李綱的理解,這個時候,葉片肯定會撲到母親的懷里,撒嬌,同時說出自己被那個燒火的人欺負的事,可是接下來的事卻讓他跌掉了眼鏡一樣,如果有眼鏡的話。

葉片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直接掙脫了葉七的手掌,跑到之前打他的那個壯漢身邊,一把包住他的胳膊道,“爹爹,爹爹,您不要讓娘打我好不好,你今天都幫她打過了。”

之前還一臉蠻橫的葉六,此時臉蛋被灶膛里的火烤的熱乎乎的,一把拉過自己的兒子的胳膊,然后將他手腕上的一塊淤青指給自己的老婆,說道,“他娘,你看看,我是真的打了,你的氣也小了吧?”

婦人白了父子倆一眼道,“你們就糊弄我吧,這不是上上次,這小子出去爬樹摔的嗎?這次又拿這個說事,葉六,老娘是不是個傻子?”

葉六有點尷尬地輕輕地摸著葉片的腦袋道,“你啊你,就會闖禍,以后我可不管你了。”

葉片圓圓的腦袋在葉六的肩膀上蹭來蹭去的,撒嬌道,“爹爹人最好了。”

“最好個屁,每次你闖禍了,都跑了,讓老子被你娘抽一頓,你看看,我身上還有好的地方嗎?就這樣子,還得在這里蹲著燒火給你做好吃的。”葉六雖然說話嚴厲,可是那股子濃烈的父愛還是可以感受出來的。

婦人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就慣吧。”

夫妻兩個聊天,竟然沒有看到李綱和葉七,可見人家夫妻的感情是如何的瓷實了。

在他們邊上的老人是葉六的父親叫做葉重,至于說是哪一個字,還真的是不太清楚,他從小烤爐里將那個烤鴨拿出來,一股子濃烈的甜香就彌漫開來,讓李綱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葉重轉身打算將東西放在邊上的桌子上的時候,就看到了李綱和葉七。

李綱他自然是不認識的,可是葉七認識啊,是葉檀家的人,雖然只是個下人,可是葉檀說了,要是哪天待膩歪了,就可以滾蛋,自己不強求,加上這人而已識字,又能說會道的,所以在村子里很能吃得開,而且看他站的位置就知道那個老先生不是一般人。

農家人沒有太多的見識,卻有不少的小聰明,他將手里的烤鴨放在一個盤子里,然后蓋上蓋子,就走了過來道,“不知道老先生有什么事嗎?”

他說話的時候踢了一腳自己的兒子葉六,而婦人做飯的時候也抬頭看著這兩人,燈光下,都挺奇怪的,村子里雖然四處閑逛的人不少,但是晚上吃飯幾乎都是回家的,畢竟家里不缺吃食的時候,沒人愿意出去跑,除非朋友聚會。

“葉重爺爺,事情是這樣子的……”葉七笑呵呵地將下午發生的事說了一下,葉重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滿臉的慈祥,引著李綱來到邊上的椅子上坐下說話,“老先生是學問人,小孩子胡鬧,讓先生見笑了。”

說話的時候,婦人進屋拿來了不錯的茶葉和茶具,茶具不是功夫茶,而是一個琉璃壺,里面有個小槽子,放了一些茶葉,就將爐子上的熱水沖進去,然后蓋上,過了一會,拿出幾個玻璃杯子到了一杯茶遞給兩人。

今天晚上遇到的事,讓李綱疑惑,不過呢,還是打算問問怎么回事,等到他將心中的疑惑說出來的時候,葉重哈哈大笑地說道,“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不喜歡吃肥肉,這次肯定又是將家里的肥肉喂狗了,這才讓他母親生氣,讓他父親去收拾他,而葉六卻又非常疼愛這小子,肯定沒大。”

李綱沒有聽到其他的話,而是聽到了這么幾句話,“孩子因為不喜歡吃肥肉,結果扔了,然后被打了,可是父親不舍得,只能裝裝樣子。”

他感覺自己的神經都撞擊了這個世界的角落了。

一個農家的孩子,不喜歡吃肥肉?這個在現代肯定是一種正常的事,有的孩子就連沒有骨頭的瘦肉都不吃,而現在的情況下卻是一個農家的孩子不吃肥肉,還拿去喂狗,要是放在他的那個年月,這樣的孩子非得被打個半死不可。

可是為什么不喜歡吃肥肉嗯,這個問題真的是太奇怪了,這個年月大家肚子里的油水都不多,恨不得看到肥肉都不放棄地死吃活吃的,你要是在別人家做客的時候,人家給你上的都是瘦肉,可能連皇DìDū不會高興吧。

“我沒有,只是我們家的大憨肚子餓了,最近也瘦了,孫兒感覺它可能是缺少營養,所以才那么做的。”葉片的話很快就被打臉了,因為李綱看到了邊上的草棚里爬出來一頭豬,哦,不,是一頭狗,為什么不說是一條狗呢,因為這個狗是真的太肥了,簡直和一頭豬差不多,這個所謂的營養是什么,他表示不懂,可是如果這樣子的都缺少營養的話,那么這個世界上哪里還有什么餓死的人啊。

葉片一看到大憨,就趕緊站起來走過去,包住它的腦袋搖來搖去,而那條狗似乎也很喜歡他,直接趴在那里不動了。

“一天到晚不看家,就知道吃,要你有什么用?”婦人看來對于這條狗也是怨氣十足啊,去年的時候還是骨瘦如柴,奔跑如飛地抓兔子,而現在呢,前幾天還因為一只老鼠的經過,讓它死活不愿意睡在外面,想要和葉片一起睡,要不是后來那只老鼠被打死了,它是不會出去的。這哪里是一條狗啊,簡直就是一個祖宗啊。

“別說了,家里多一個活物,也挺好。孩子娘,都晚上了,吃飯吧,孩子都餓了。”葉六卻絲毫不在意,只是拉著葉片去洗手,而婦人雖然話說的嚴厲,還是在將大鍋里的菜盛出來的時候,給這個大憨一大塊骨頭,上面有肉的。

當李綱也被邀請上桌的時候,看著桌子上的菜肴,才知道孩子為什么不吃肥肉了,要是他是他,也不吃。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