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六十八節 可愛的胖子

第六十八節 可愛的胖子

 熱門推薦:

葉檀的馬車在街的盡頭消失的時候,他忽然轉頭看了那些人一眼,隨即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坐在那里閉目養神,而李渡坐的是另外一輛馬車,他還沒有資格和葉檀坐在一起的。

李孝恭家的地理位置極好,反正比葉檀家里的好,讓葉檀很嫉妒啊,不過呢,當他聽到半個院子都可以聽到的李團圓的慘叫聲的時候,心情莫名其妙地好了起來了。

看著人家的大門宛如古董一樣,雖然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他們家的,但是呢,現在是他們家的,這就足夠了,到了門口就看到了站在那里正在著急不已的李孝恭一臉肥肉地在那里顫抖,雖然李團圓不是他的唯一的兒子,可是也是非常喜歡的一個人。

看著他那么胖,如果你認為對方憨厚的話,那么你就錯了,雖然胖的眼睛都看不清楚了,可是這人卻是個武將,這種武將不是那種普通的武將,而是一種特別牛的武將,牛在什么地方,就在于人家是皇族,被很多人信任,而且喜歡錢和美食,聽食味軒的人說,他是每天都要的,而且量很大哦。

“河間郡王,小子有禮了。”雖然想要鄙視一下他,可還是過去湊湊近乎吧,否則到時候萬一要是有人想給你個不好的印象,可就要麻煩了。

“松洲侯有心了,快點進來,先看看團圓。”李孝恭拉著葉檀的手,就要進去,讓人感動父母的關愛真的是無處不處不在的,結果接下來的話,卻讓葉檀差點暈倒,“要是看不好,你就給他做幾個菜,送他一程。”

可能是聲音大了點,讓一直跟在河間郡王的王妃楊氏聽到的,直接就過來一把捏住了李孝恭的耳朵,冷聲道,“好啊,兒子走了,你也跟著走吧。”

“夫人,夫人,疼,疼,疼……”李孝恭咧著嘴不停地求饒,最后可能是看到了葉檀就站在身邊,王妃才松手,態度也溫柔的不少,“你就是松洲侯?聽我兒說,你有很大的本事,如果治不好我兒的話,妾身繞不了你。”

要是別人如此對葉檀的話,他早就翻臉了,可是這人別看是王妃,卻不是李孝恭的原配,今年也就三十歲左右,屬于楊家的外支,雖然為人很潑辣,可是心眼很好,這個家要不是有她,恐怕李孝恭也不會這么胖了,平時吃喝拉撒睡,她都要管的,曾經和李團圓聊天的時候,他總是感慨,如果沒有這么一個娘,他恐怕早就死了。

所以,對于這么一人,他是印象是不錯的,所以拱手對著她說道,“王妃稍等片刻,小子馬上就去看看,如果不是天無絕人之路的話,應該沒事,而且團圓兄平時也是能吃能喝的,應該沒什么大事才對。”

“恩,不錯,有點氣度。”王妃點了點頭,然后抬手就扇在李孝恭的后腦上,怒喝道,“還不去盯著廚房,葉檀小子來了,不給人家準備點吃的,合適嗎?要是這次再做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說完這個,不管李孝恭一臉無語的表情,拉著葉檀就走進了后院。

在古代,后院可是非常嚴肅的地方,除了一些女眷或者丫鬟之外的可以過去,就連很多男的傭人都不能過去,可是葉檀年紀畢竟年紀小,同時和李團圓也是好朋友,所以就沒有這樣的顧忌了。

看著庭院里那幾株不錯的紅梅,葉檀不由得感慨,這個小子還是有幾分雅骨的。

只是當他走進屋子里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剛才發布的想法是錯的。

屋子里很暖和,應該是走的加上炕的生活習慣,外面的門很大,走進去之后,就看到了一個小客廳和一個專門的大門,還有不少的布料漂浮,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剛到門口,他就聽到了李團圓那個聲音,很慘烈,簡直就是被人欺負了一樣,他忍不住走了過去,一掀開,差點噴出來口水。

屋子里很暖和,然后就有兩個丫鬟模樣的女子正在拿著類似冰塊一樣的東西時不時地在他的身上擦一下,而他根本就不敢動,只能坐在那里,屁股上包裹著一塊白布,然后剩下的地方都沒有遮蓋任何東西,雖然沒有多余的毛發在胸口,可是一個如此可愛的胖子還是展現在自己的面前了,而且李團圓的皮膚是真的白啊,可是此時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只有一些可怕的猙獰,而在不遠處坐著的兩個老頭,一身太醫院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御醫,他們手邊還有一碗藥,看樣子是打算給他喝下去,可是此時的李團圓恨不得去死,根本就不會喝的,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李團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都不知道的。

看到入門而來的葉檀,李團圓忍不住想要站起來,然后找個東西遮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自己剛要站起來,就感覺到腿上的痛苦,忍不住吼道,“奶奶t的,老子到底得罪了誰,如此整我,要是我好了,我非得整死你不可。”

“哈哈。”葉檀突然笑了起來,看著李團圓的樣子就像是一頭白皮豬和一頭豪豬對上了,結果呢,是一個跑了,另外一個半死了。

“好你個葉檀,枉費我喊你一聲大哥,你就是這么對兄弟的嗎?兄弟都要快要死了,你不給兄弟找點美女開開眼,還在這里沒有可憐之心的嘲笑,你對得起松洲父老鄉親嗎?你對得起大唐的百姓嗎?你對得起陛下嗎?你對得起我們曾經的幸福歲月嗎?”

這家伙的嘴巴和舌頭為什么沒有一起被弄壞了呢,葉檀惡狠狠地想到。

然后擺了擺手,示意兩個女的出去,然后從【147小說 147xs.com】懷里取出一個放大鏡,放在眼前看了一眼李團圓的胳膊處,結果一個大眼睛忽然出現,嚇了李團圓一跳,忍不住后退一步,結果胳膊再次撞到了床邊,讓人忍不住大聲地喊出來了,“啊,讓我死吧,讓我死吧,我不活了。”

“侯爺,你在干嘛?這樣子沒有望聞問切,如何直接治病?”其中一個老頭子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死掉的,說話倒是很嚴肅,看來是個不錯的老家伙。

“沒事,我就看看,不會耽誤你們的事的。”葉檀說完就拿著放大鏡看著李團圓的身體,可能是太過投入的緣故,讓人感覺他就是在看著一個石雕,就連李團圓都感覺汗毛豎起了,這小子不會是將我給那啥了吧,而老御醫則看著葉檀有點奇怪,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看一個人的問題的,而且葉檀的年紀太小了,雖然有爵位,可是如此小的孩子,懂什么啊?

他們只是看到了李團圓的身體上有點紅腫,其他的沒發現,一是年紀大了,二是,真的是年紀大了,眼神也不好了,所以,他們以為是他身體內部出現了問題,可是一直都沒有發現是什么問題,最后只能在邊上觀察。

葉檀將他上下都看完了之后,然后忽然嘆了一口氣,讓一邊一直對他覬覦厚望的李團圓忍不住都不覺得疼了,小聲地問道,“葉檀,你告訴兄弟,我是不是沒救了?”

“你說呢?”葉檀說完將手里的放大鏡放回懷里,反問道。

“哎,看來你都沒有辦法了,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我剛開始以為是這些庸醫忽悠我呢。”李團圓的話讓兩個御醫差點瘋了,沒有想到在你的眼里,老子是庸醫?老子的老子從隋朝就開始當差了,你現在說這個,你覺得合適嗎?不過李團圓現在的確出現了問題,這種事還是不要多嘴的好,否則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就麻煩了。

“雖然我要不行了,可是我內心深處還有一件事未了。”李團圓似乎都要哭出來了,還在那里表現的非常牛叉,看著葉檀,讓他都忍不住想要問一句,“何事?只要兄弟能幫的就一定幫你。”

“我這次不行了,可是有個情人還在玉山樓,不知道你可否幫我去說一聲,就說不要等我了。”李團圓一臉深情地說道,讓葉檀愣了一下,這小子什么時候也有情人了,看來是動了真感情了,不容易啊。

“是誰?”葉檀自然是愿意ChéngRén之美地,直接問道,雖然只是嚇唬他,可是也是愿意幫忙的。

“玉山樓的紅牌,玉琴。”李團圓的話非常的沉重,像是說出了一個讓人不能自已的人一樣,讓葉檀都忍不住點了點頭道,“好,等你去了,我就去幫你。”

“真的是好兄弟啊。”李團圓眼神里帶著一絲光彩,就連兩個老御醫都覺得這個小子還不算是個王八蛋,有點意思。

“為了兄弟,就是幫你將她贖出來都可以的。”葉檀嚴肅地說道,這小子還是有幾分重情義的,只是奇怪的是,為什么他之前沒有自己想要將那個人贖出來呢?

結果他接下來的話,就讓葉檀明白了,他就是人渣,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

“真的好兄弟啊,那么玉翠樓的晴兒,大風扇的小紅,秋雨閣的白云,達茂閣的舒舒……”李團圓一口氣說了差不多二十個人的名字,這些人都是各家樓管里的紅牌或者相對出名一些的人,看來他的社交還是挺廣的,最后說的那個人還不是個什么樓里的妹子,而是一個良家,讓兩個老御醫直接就氣的臉紅了,拂袖而去,這樣的人死了算了。

而葉檀吃驚地看著他,看不出來,人不大,做事卻是很厲害的,喜歡的妹子是真的多啊。

“好了,好了,這些妹子你還是自己找機會去說吧,我可沒有那個地方養人。”葉檀最后被他氣笑了,只能不在嚇唬他了。

“兄弟,我還有救?”李團圓也是在最后的生死關頭說出了實話,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嘛,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啊,可見對于美女的喜歡,超脫了他對于父母的關心啊,也不知道李孝恭要是知道的話,會不會直接掐死他?

“叫兄弟的話,就沒有救,不過你如果喊我大哥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葉檀笑呵呵地說道,然后將手里的放大鏡拿出來,隨意地翻轉道。

“大哥,大哥,你是我親大哥,只要你能救我一命,我就將我的小情都給你。”這小子還挺大方的,讓葉檀直接撓頭道,就自己現在的身子,能玩嗎?

不過呢,如果這話被他大哥李崇義,或者二哥李懷仁聽到的話,會不會將他拉出去打一頓呢,就不知道了,葉檀可是知道的李崇義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后來看到自己的弟弟李懷仁有出息了之后,就在李孝恭死掉之后,就找個理由將他排擠出去的。

“來人。”葉檀對著門口喊道,然后李渡就趕緊挪了進來道,“侯爺,有事?”

“找一桶松膠來,同時拿個刷子來,記得不冷不熱最好。”葉檀對著他說道,然后就從懷里拿出一塊糖放入口中,在李團圓的面前吃著,讓他忍不住想掐死葉檀,明明知道自己喜歡甜食的,可是此時自己是真的吃不下去呢,只能坐在那里,全身都不能動。

雖然李渡不明白為什么要找松膠,不過呢,這個東西家里就有,也就直接出去了,讓下人去告訴了王爺和王妃一下,這是必須的。

李孝恭雖然還在廚房里,看著鍋子里的肉,不過呢,王妃楊氏卻也在,聽到李渡的話,看著李孝恭道,“王爺,真的可以嗎?”

此時的她雖然依舊華貴,漂亮,大方,成熟女人的風韻在她的身上顯示無疑,可是眼睛處的淚痕還是告訴了別人,她其實都很擔心這些事。

“夫人,夫人,不要怕,葉檀這小子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做事從來都不會出錯的,這次我們就相信他一次吧。”李孝恭不管身上的肉味,走過來,因為個子矮,伸手的時候正好碰到了王妃的臉頰,胖手輕輕地擦拭著她的臉道,“我李孝恭這輩子也沒有做錯什么壞事,不會有事的。”

“王爺。”楊氏被他的胖手一碰,竟然眼淚繼續流下來,讓他忍不住手上的動作也快了不少,最后只能從懷里取出那塊紫色的手帕遞過去,而楊氏反而很享受這份關懷。

李渡的辦事效率很不錯,葉檀說出去的話不過才半個時辰,他就將東西拿來了,其實呢,如果有瀝青的話,也可以,可是那個東西味道不好,所以當葉檀看著木桶里的松膠的時候,伸手撫摸了一下,有點燙,然后看著有點害怕的李團圓道,“還不將身上的布料扔下來,難道讓我親自動手?”

“葉檀,你不會是打算將我剃毛吧?我可不要。”李團圓本來身上的毛發就不多,最討厭的行為之一,就是這個行為,搖頭地說道。

“如果不想繼續難受的話,還是老實聽話,否則的話,這個倒是不會要了你命,但是呢,半個月之后,你就會腫成大象一樣了,到時候出去的時候倒是帥氣了很多,只是不知道那些紅牌還會看你一眼嗎?”葉檀的話讓李團圓只能咬著牙,將自己身上的最后的布扔到一邊,然后葉檀看著他不大不小的玩意,笑了出來了,“也不是很差嗎?怎么,這么怕見人呢?”

然后葉檀用刷子沾了一些松膠,像是刷墻一樣地在他的身上嚴密地刷起來了,因為擔心有的地方看不清楚,所以就刷的非常仔細,而當他將他全身都變成了宛如蠶蛹一樣的時候才知道為什么這小子不愿意脫掉布料了,原來,那個地方起來了,這個變態。

李團圓不敢抬頭,只能低頭看著不遠處的桌子,看來是打算撞死在那里了。

葉檀站起來將窗戶打開一口子,讓冷氣吹了進來,讓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不過呢,身上的松膠也跟著很快就硬化了,然后葉檀用手試了試,發現還不錯,硬度是夠了,然后趁著李團圓顫抖的時候,一塊一塊地撕下來。

“啊……”李團圓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反正葉檀的手一動,他就跟著顫抖一番,然后就是這么一個聲音,讓葉檀忍不住笑出來了,“好了,好了,弄完了就可以了,你看看你,還好意思當大人啊。”

撕下來之后,用手一捏,發現他沒有任何的反應就知道是對的,等到葉檀將他身上的東西都撕下來之后,李團圓興奮地趴在炕上了,那個大屁股真的是不好看。

葉檀走了出來之后,對著李渡道,“你家少爺不能吃肉,不過呢,可以出來走走了。”

他剛走過李團圓房間的門,就看到不遠處的兩個人,李孝恭和楊妃,看到葉檀點了點頭,李孝恭就大笑地過來拉著他道,“走走走,小子沒死就好,來來來,我們去吃肉,是按著食味軒的手法做的,味道很不錯的哦。”

而楊妃則直接跑進去看自己的兒子了,對于肉食,她可是沒有什么期待的。

葉檀跟著李孝恭去了客廳,看到了桌子上的菜,肉,肉,肉,肉,這么多的肉,造成了李孝恭的肥胖,可是自己不想啊,這樣的日子,他是怎么過下去的。

“來來來,這個就是我學著食味軒做的紅燒肉,你來嘗嘗。”李孝恭將一塊看著和食味軒類似的肉塊用勺子撈出來,放在葉檀的盤子里,一副熱情的模樣,要求葉檀嘗嘗。

可是葉檀真的是沒有勇氣吃啊,紅燒肉一般都是雞蛋大小都不小了,可是拳頭大小是幾個意思啊,這個東西怎么吃啊,而且看著鍋里的肥油,那么油膩,自己可吃不下去。

本著尊老愛幼的良好傳統,葉檀用筷子將大肥肉夾在了李孝恭的盤子里,輕聲道,“王爺,還是您吃吧,我小地方出來的,吃太補的東西,可能身體扛不住。”

李孝恭似乎根本就沒有多想,直接就將大肉夾起來,然后放入口中,不斷地有油花飄出來,嘴里還不停地說道,“美味,美味。真的是美味,你小子沒有口服。”

葉檀也只能點了點頭道,“小子一直都是不太好的命。”

陪著李孝恭吃了一會,葉檀中途就吃了一個雞脖子和兩個雞翅,其他的幾乎沒吃,他們家的雞湯是真的大補啊,那么多油花真的補過去了。

“娘,我一定要找她算賬。”一身黑衣的李團圓站在門口,身邊跟著的人是楊妃,他嘴里的話剛出口,就被李孝恭的筷子打中了,“不孝子,還不快坐下來吃飯,天天就想著打打殺殺的,你看你行嗎?”

李團圓仗著家里人對自己的寵愛,的確是有幾分威風,可是這種事不能在外人面前,所以他也只能坐在一邊,看著一桌子好菜,臉上忍不住大笑,卻忽然看到葉檀的眼神,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話,頓時喪氣道,“你們吃,你們吃。”

“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為何不吃?”楊妃也跟著坐下,拿起筷子想要吃雞脖子,卻發現沒有,筷子停在半空中,疑惑地看著李孝恭和葉檀道,“雞脖子呢?”

“這個,夫人,被他吃了。”李孝恭這個沒有義氣的家伙,“他說其他的菜都太油膩了,就雞脖子和雞翅膀好吃,所以都吃了,為夫可沒吃一口呢,不信你看?”

葉檀忍不住翻白眼,這算是什么事,在一個王爺家吃了一頓所謂的飯,難道還要被人鄙視嗎?

“看不出來,小子竟然也是會吃的人呢。”楊妃笑著放下筷子,看著葉檀說道,讓李團圓忍不住抱怨道,“娘,有什么好吃的,這個大雞腿多好吃的,吃什么雞脖子啊,都沒有肉的。”

葉檀忍不住笑了出來,卻沒有解釋,而楊妃卻輕輕地拍著李團圓的腦袋一下道,“小孩懂什么,雖然說雞腿的肉更多,但是呢,雞脖子和雞翅的肉更加的細嫩,如果單單論口感的話,雞腿上的肉比雞翅上的差遠了,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厲害,這么會吃?不過呢,你是客人,我今天就不打你了,只是你的馬車還在外面,聽說你們家有些好吃的,王爺每次都說不錯,你不打算拿點出來嗎?”

客人才是不被打的標準,這個世界是怎么了?

葉檀忍不住想要對著天空喊道,“這個世界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雖然如此,他還是點了點頭道,“小子來這里,就是為了看看王妃和王爺的,至于團圓不過是順帶,我這就去喊人去拿。”

李團圓聽著如此虐心的話,表示很受傷啊,你們欺負一個孩子,你們覺得合適嗎?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