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六十節 兵部的事

第六十節 兵部的事

 熱門推薦:

自古兵部都是個奇怪的地方,有身份的人不敢進去,因為擔心被認為你是有想法的,你沒事去那里干什么,是不是打算拉攏將士,然后打算干點什么事?沒有身份的人是不敢進去的,因為你如果去的話,會被那些殺氣騰騰,全身都帶著一股子濃烈痞子氣息的軍士給嚇著了。

可是呢,其實古代的兵部大部分時間干的都是戶部的事,或者說是后勤的事。

比如說,練兵,比如說天天去找戶部尚書長孫無忌要錢,比如說偶然組織一下各個地方的軍隊拉練,比如說安排一下老兵退伍的事,其他的事一般是不會落在他們的頭上的,如果你認為兵部尚書就是三軍總司令的話,那么你就想多了。因為他們不敢,而且皇帝也不會允許他們這么做的。

但是呢,在唐初,因為需要作戰的次數比較多,所以很多時候,還是很重要的,而此時的兵部尚書是杜如晦,就是那個房謀杜斷的杜如晦,雖然年輕,可是他的身體不太好,所以天氣冷的時候,他習慣窩在兵部的大堂里不出來,因為如此以來會好受一些。

可是此時他的兵部大堂的桌子上放著的東西,讓他皺眉,更加讓他皺眉的是底下的這些人。

黑粗油亮的尉遲恭,一臉大胡子的程咬金,面帶陰沉微笑的李績和侯君集,素雅宛如文人一樣的李靖,粗壯的沒有眉毛的段志玄以及一些七七八八的人,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不是好人,這個杜如晦是可以證明的,更加可以證明的是,這些人來這里絕對不會是因為天氣冷,過來給自己送禮的,而是過來找事的。

文官當武官的老大,這種壓力,如果可以說出來的話,杜如晦是一定會找個地方大哭的,因為他還得時不時地去戶部長孫無忌那里哭訴,要錢要糧食,而之前他和長孫無忌其實是不太對付的,一是對方的身份是皇親國戚,二是長孫無忌擅長的是玩陰的,這樣的人對于他來說,太過不習慣。

“老杜啊,咋啦,難道俺老程當初救你就是白救了?當初要不是俺老程省下來一個口吃的給你,你早就餓死了,你要是餓死了,你的婆娘還是你的嗎?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嗎?你喜歡的那個小花還是你的嗎?今天我不過是來找你要點東西,而且還不是給俺老程自己的,而是給左武衛將士的,你就這么摳門,你覺得合適嗎?你覺得這樣子對www.yuanm2008.com得起那些外面爬冰臥雪的將士嗎?我可告訴你,這個東西必須先給我們左武衛。”程咬金的話讓杜如晦牙齒都疼,恨不得當初就直接死掉了算了,省的這個王八犢子有事沒事就過來拿那個說事。

不過呢,人家說的沒錯,當時在進攻王世充的時候,大唐這里可沒有什么好吃的,而且當時大家也是真的沒有那么多的心思想別的,如果你說某個人在世界上混得不錯,然后就說明他當初就是這么混的,杜如晦可以噴你一臉的口水,當時就是找個人吃飯而已。

可是,他當時被人一箭射傷了,被人救下來的時候差點就不行了,然后就是療養了很長時間,當時正好程咬金在經過一片樹林的時候抓住了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動物還是鳥類的東西,反正是肉食,然后就給他弄了一鍋湯,讓他吃的舒坦,然后出了一身汗,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所以,他也認為是程咬金救了自己。

可是雖然是如此,你不能一次一次地就拿出來說事吧,老子就吃了你一次肉,這些年請你吃了多少次,特別是李世民還是秦王的時候,那個時候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而程咬金吃肉是出了名的門清,就是說,你只要是請他吃飯,絕對會給你弄的一點都不剩,那個時候他偶爾有錢了就會請他吃飯,結果他從來都不會給自己留點,還說什么,自己當初的一鍋肉救了自己,那么自己就應該用一輩子來補償,要不是因為看著對方是個男性,而且程咬金又是個正人君子,早就讓他以身相許了。

“你扯淡,老杜當時是你救的嗎?還不是俺老黑當時沖進去的,當時那個情況多么的危急,無數的箭矢就像是被人追趕的娘們一樣地朝俺飛過來,俺當時手拿馬槊,眼神犀利地沖了過來,將差不多三千個敵兵都給擊退了,然后才將老杜將小雞一樣地夾過來,所以,東西需要先給我們右武衛。”尉遲恭滿臉不屑地說道,看樣子當時杜如晦是真的他救回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看著他的胳膊的時候,杜如晦的鼻子不太舒服,雖然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可是他胳肢窩里的狐臭,依舊讓他不能忘懷。

“老杜啊,別聽他們啊,當時老子的飛虎軍可是陛下身邊的精銳,要不是俺老侯擋住了王世充的內衛,你能躲過去嗎?”侯君集雖然年輕,可是資歷卻不淺,一直都是李世民身邊最瘋狂的狗腿子,做事如此,做人也是如此的。

“侯君集,你胡咧咧什么,當時是不是老夫斷后的?要不是老夫當時的親衛得力,你這個猴子早就被射成了刺猬了,還能讓你在這里囂張跋扈?”李績說話喜歡微笑,而且一直都在微笑,只是這個笑容里透著什么味道就不一定了。

“俺老段沒有那么多事,就是那個架子是俺抬得,你們不否認吧?”段志玄一直掌管李世民最精銳的部隊,玄甲兵,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沒有辦法直接上戰場的,可是那次是真的太危險了,要不是他冒死給李世民當著,可能現在的皇帝就算是李世民的話,也是全身都是孔。

……

杜如晦看著下面的這群兵痞,有點無力啊,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當時大家都在打仗,那么,大家都出力了,可是你們是為了陛下打仗啊,而不是為了我啊,救我不過是順帶,好嘛,現在都成了你們救我的功績了?

可是這種事本來就沒有辦法說,你要是說沒有的吧,這個是扯淡,可是你要說有吧,又有點不太甘心。

最后,他將桌子上的手套拿過來之后,看了看,然后放入懷中,對著大家說道,“此事只是草創,還沒有定論,聽說現在的棉花之類的東西還不多,根本就沒有辦法制作太多,各位是不是來早了?”

“老杜啊,你這話可就不厚道了。”這話說的是李靖,他平時是不會來的,他的軍功是第一,可是呢,他是一員儒將,儒將都有個臭毛病,那就是喜歡玩心眼,比如說你打仗勝利了,按理說一個將軍肯定會飛揚跋扈的,可是人家不,非得表現的非常謙讓,非常的低調,如此一來,就讓李世民心中打鼓了,你這是想要干什么,是不是打算給我來點兵變之類的,所以,很多時候,他是打仗勝利最多的人,得到的好處卻是最少的,而程咬金則沒有這方面的顧慮,只要是有好處,就直接上手搶,反正我是立功了,你皇帝總不能因為我搶了一些好處,你就不給好處吧,那么軍心還要不要了,大家的忠心你還要不要了?

“不知道李將軍為何如此說?”杜如晦坐在那里,看著這群混蛋,輕聲地問道。

“雖然我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用棉花如何做的,但是呢,大體是不會出了保暖之類的,陛下那里的東西我們是不會惦記的,也惦記不來,出了老程之外,沒人敢去搶,可是,你不會欺負我不知道吧,上次從長孫無忌那里你可是得到了一批不用的布料還有各種毛料之類的,當時是長孫無忌硬塞給你說是當做布料來做衣服的,我可說錯?”

李靖的話讓杜如晦忍不住想要罵街,到底是那個混蛋將這件丟人的事說出的,看來兵部也不牢靠啊,保密工作做的不好,不過呢,他的話倒是讓杜如晦想起了陛下對自己說的話,“你是會有辦法的。”當時還在想,自己能有什么辦法,現在是知道了,原來是人家早就惦記這個東西了,看來皇帝對自己到底有多少家底是心知肚明啊。

“那個,還不知道有多少呢,就那么點東西,也就夠一些校尉以上的人有點的,可是陛下的意思是先裝備飛虎軍和皇宮內衛。”杜如晦的話一出來,侯君集就高興了,沒有想到自己那里也有啊,于是就找個椅子坐下來,喝茶了。

“難道飛虎軍是大唐的軍隊,俺右武衛就不是了嗎?”尉遲恭此時還是很囂張的,在歷史上,這哥們就曾經因為和李道宗發生沖突,差點將這個皇族將軍的眼睛給打瞎了,要不是李世民后來對他的警告,這個哥們恐怕早就囂張的死掉了,所以他的牛眼一瞪,就讓杜如晦撓頭啊。

“可是,尉遲將軍,我這里的東西是真的不多啊。”作為文官,哭窮這種事都不用學習,天生就會。

“這個,先給我們右武衛,飛虎軍整天一身的熊皮,根本就不怕。”尉遲恭直接就幫李世民做主了,讓李靖皺了皺眉,這個人,真的挺危險的。

“老杜,你就說說吧,你的辦法,總不能讓兄弟們白來一趟吧?”李績倒是看出來了,這種事如果只是一方要的話,肯定會得罪另外一方的,李世民雖然是皇帝,可也是當兵的出身,他知道這個事如果真的出現問題的話,可能就會出現大問題,不會不想到后手的。

“還是李將軍懂我。”杜如晦雖然想說,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喊過你們,誰讓你們來的,老子喊過你們來嗎?你們這群混蛋占了我的便宜,還這樣子,你們覺得合適嗎?

當然啦,如果他真的這么說的話,人家肯定會說,合適啊,有什么不合適的,我們習慣了搶,習慣了多吃多占,習慣了不講理,你和一群武官講理,你是不是腦子昨晚被你婆娘給壓著了。

“說說,什么章程?”程咬金也知道適可而止,有的時候文官可不比武官,雖然人家有脾氣,可是更多的卻是暗地里的脾氣,這種東西,要是真的鬧起來,誰都沒有好果子吃。

“聽說各位的家里都有不少陳舊的獸皮毛發之類的,還有一些人家養了不少的裁縫?”杜如晦的話讓大家愣了一下,隨即怒了,我們都是過來占國家便宜的,好嘛,你個老東西竟然打算讓國家占我們的,你是不是喝多了?

“老杜,你的意思是說,打算讓我們自己出錢出東西出人了?”程咬金試探地問道,如果是真的,他轉身就走,雖然左武衛是自己的部下,可是更是皇帝的軍隊,自古便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老子家里都快要揭不開鍋的,你們還想從我們家里拿好處,你想的可真多啊。

“不錯。”杜如晦的話一出,就直接走了兩個人,一個是侯君集,一個是尉遲恭,他家里太窮了,根本拿不出來,而侯君集已經知道有好處了,自然是不會待在這里被人刁難了。

“娘的,難道讓我們自己出錢啊?”程咬金無語地說道,沒有想到陛下和杜如晦比自己都不要臉,這算是什么事啊,偷雞不成蝕把米?

其他的幾個人臉色也不太好,不過呢,杜如晦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們覺得心暖啊。

“不用出錢,只是出東西出人,我聽陛下說,這個東西明年或者后年就會在大唐鋪開,凡是出這類東西的人家都會占有一定的比例,你們想啊,這個東西到時候不只是可以做手套,還可以做衣服,大唐那么大,沒有衣服穿的人那么多,可是隨著國家有錢了,那么需要這類東西的人也越多了,到時候你們賺錢不賺錢?雖然這個作坊是隸屬兵部,但是呢,你們都是股東,到時候好處你們拿,管理你們做不了。”杜如晦的話讓幾人停了下來,這個事,感覺還是不錯的哦。

“我們不管,萬一你貪污了怎么辦?”程咬金的感動沒有停留多久,就讓自己的話給打擊到了。

“你!”杜如晦差點被程咬金的話氣的吐血,自己雖然不能算得上清如水,可是也是個有節操的讀書人,比你們這些只會打打殺殺的人強多了,竟然還瞧不起我,而且你個程咬金,你最喜歡多吃多占了,竟然能夠如此順利地說出這樣的話來,已經不是不要臉的境界了,已經是沒有臉的境界了。

“這件事就是陛下吩咐的,要不,你去問問?”杜如晦一臉善意地提醒道,讓程咬金直接閃躲地說道,“俺老程最怕陛下了,你讓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著賣萌的程咬金,杜如晦差點將早飯給吐出來,不過呢,還是繼續說道,“這事是松洲侯葉檀提出來的,你們如果有異議的話,可以去找他。”

一聽說葉檀摻和了,程咬金立即就說道,“俺家里還有三個倉庫里都是這些東西,你拿去吧,哎,就當是俺老程為國家做的一點貢獻。”

說完,就一臉落寞地轉身離開了兵部大堂,似乎已經沒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了。

而其他的幾個人一看程咬金如此表現,有點疑惑,可是一看到杜如晦似乎絲毫都不奇怪的模樣,就表示自己家里的東西也不少。

等到這些人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程咬金正在對自己家的管家程福說道,“快,快,回家將所有沒有用的東西全部拿出來,這次是葉檀這小子在這里最后一波生意潮了,這小子竟然找皇帝做生意,可見這次的利潤很大啊,否則的話,他是不會這么做的,衣食住行,衣服可是排在第一位的,所以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將我們份額算好了,聽到了沒有?”

程福是程咬金手下的將士,那是過去的事,現在是程府的管家,和葉檀打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人家的手段自己是學不會的,可是老爺說了,雖然是學不會,可是跟在后面吃點好吃的,還是可以的。

“老爺,我馬上就回去做。”程福說完就轉身溜走了,而程咬金剛要大笑,卻看到后面站著一群敗類,正看著自己,不由得臉色一正道,“各位,俺老程先回衙門辦差去了。”

看著絲毫不停留的程咬金,李績忍不住問身邊的李靖道,“你覺得如何?”

“雖然程咬金很多時候都不太靠譜,可是在發財方面,我們還是跟不上的,而且那個松洲侯葉檀雖然見面次數不多,可是這小子非常邪性,加上這次陛下竟然可以將這個東西拿出來和大家分享,可見這里面的好處是多么的大,陛下雖然是天下之主,可是這種事也不敢善專,所以,我們還是回家安排人趕緊騰地方吧,這次不只是為了錢,陛下的心思也許也是為了看看我們浙西武官的魄力有多大,畢竟光是錢財,其實我們不太缺少,只是現在國家安定了,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做花錢的事,否則的話,不知道什么時候鋒利的長劍就落在頭上了。”李靖說完就回去了,而李績則似乎想的更多,不過這些人回家之后,就開始吩咐做這件事。

知道消息的李世民哈哈大笑,看著外面的雪花似乎又大了起來了,喝了一口清茶道,“如果你們都不忠心了,留你們何用,如果你們都不聽話了,留你們浪費糧食?如果你們都聽話了,那么我就帶著你們一起享受榮華富貴,葉檀這小子,這個辦法不錯。”

大殿外面的內侍被凍的渾身發抖,卻裝作若無其事,這一天,注定會發生很多事。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