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十八節 破屋也好

第十八節 破屋也好

 熱門推薦:

從前面的宮殿里出來,就像是從一個世界變成了另外一個世界,前面的世界是奢華,而這里的世界是破舊。

葉檀站在東宮的院墻前,看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然后拍著李承乾的肩膀道,“兄弟啊,苦了你了。”

李承乾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了。

地方是真的大,可以說比整個葉家村都要大,可是你能告訴我這半人高的雜草是怎么回事嗎?柱子也是真的很粗哦,一個人抱不過來,可是葉檀記得人家的皇宮里都有這個包邊那個包邊的話,就連太極宮他都記得有,可是這里為什么就是只有石頭,而且有好幾個房子根本就是漏雨,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這里是多么荒涼了,這里面如果晚上用來拍鬼片或者白天的時候偶爾過來憶苦思甜的話,還是不錯的,可是如果當成一個太子的居所的話,只有可能是被廢的太子或者說被流放的那種。

葉檀率先走了幾步,剛靠近院子,就指著不遠處道,“你父親也太摳了吧,這是打算培養你以后吃不飽的節奏嗎?”

李承乾還沒說什么,就聽到一個嗓音變化很大的,幾乎沒有什么頭發的老宦官眼神宛如毒蛇一樣地盯著葉檀道,“小子大膽,竟然在這里大放厥詞,詆毀陛下,你不知道這是犯了天怒了嗎?”

李承乾剛要幫忙說一句話,葉檀卻看出來這個老太監功夫不錯,一看就知道是來保護李承乾的,看來李世民的心思還是很好猜的,只是呢,他不喜歡這人的廢話,于是不等李承乾說話,就順手從邊上折下來一根枝子,然后順手一扔,指著它停留的地方說道,“這個地方連這種東西都有,你說我怎么大放厥詞的?”

葉檀一出手,那個老太監就發現了不一樣,袖子里的手還沒出來,就看到不遠處一只錦雞被一根樹枝直接卡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反正是跑不了的,他一時間不知道是震驚葉檀的手藝還是沒有話說,反正是不說話了。

“你如果覺得我說的不對的話,那你看看。”葉檀從地上撿起一把石子,然后對著不遠處直接就扔了過去,然后砰砰砰差不多七八聲吧,就有六只野兔和一頭鹿和一匹土狼,說真的,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幾個意思,這是打算將太子殿下喂狼嗎?

“哥哥,這是我父皇給我的貼身內侍,叫無雨。”李承乾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里的東西很豐富啊,竟然連狼都有,不由得結結巴巴地說道。

“無雨?”葉檀有點奇怪地看著他,這樣的人看著是干癟,可是叫做無雨,怎么感覺那么別扭呢。

“怎么,不行?”無雨看來資歷是真的老,這脾氣,在太子面前都不輸幾分哦。

“不是不行,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中看不中用。”葉檀說完,忽然出手,直取無雨的胸口,而無雨雙手別看一直放在袖子里,可是一直都在盯著他,一看他出手,雙手剛要一把捏住葉檀的手的時候,他已經收回去了,然后剛要說不過爾爾的時候,卻感覺胸口一冷,低頭一看,額頭上汗就下來了,有兩個小洞。

“還湊合。”葉檀說完就拉著一臉呆萌的李承乾去了內殿里,結果看了半天,如果舉行露天派對的話,絕對是不錯的,但是如果當做住的地方,他是不愿意的。

看著葉檀的眼神和臉色,李承乾苦笑解釋道,“哥哥,我這里就暫時這樣子了。”

“沒事,你父皇不給你,哥我給你。”葉檀說完,就對一個內侍道,“你,對,就是你,你過來,拿著這個出去找一個叫做張毅的人,他知道怎么辦。”

那個內侍傻乎乎地走過來,看著葉檀,然后看著李承乾,他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啊,這個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去吧。”李承乾指著不遠處的墊子道,“哥哥,坐。”

然后葉檀就直接坐在了矮幾上,看著李承乾道,“你父皇是真的挺摳門的。”

“哥哥,大唐初建,到處都要花錢的,所以父皇說,不能過于奢華。”李承乾的解釋其實就是在埋怨,他不過才十來歲,能有什么憂國憂民的態度啊。

看著這么一個弟弟竟然如此模樣,葉檀不由得笑了起來了,“沒事的,陛下沒錢,我們兄弟焉能受窮,我正好有個好主意對你說,對了,你有玉佩嗎?”

李承乾正打算好好聽聽呢,就聽到他這話,不由得伸手從懷里取出一塊玉佩,通體雪白,是真的好看,上面刻了一些紋理,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不過這樣的玉佩是不能拿出去賣的,要是被發現的話,容易出大事。

葉檀一把將玉佩拿過來,放在手心里把玩了一會,隨即放到他手里道,“這塊玉佩,占我們的買賣的四成,現在它是我的了,但是呢,你現在很窮,我就先放在你這里。”

李承乾傻乎乎地看著自己的玉佩,沒什么損失啊,怎么一下子就有錢了呢,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接過去。

“你先拿著這個,我去去就來。”葉檀將手里的一大罐的杏仁糖遞給他,然后還有一大包的茶葉,讓他準備一下,說是好東西一會就好了。

李承乾傻乎乎地點頭,然后就站在東宮的門口,等著有人來。

而葉檀則將剛剛打的那些東西,全部捆起來,去了東宮的食堂,也就是所謂的御膳房,不過呢,這里的人倒是不少,做出來的東西也是精致,只是太過精致了,反而沒有什么胃口,一個廚子剛要說什么,就被他一巴掌拍到一邊道,“只看不許說話,否則我拍死你。”

葉檀身上掛著那個印信告訴別人他是個侯爺,可是誰也沒看到過侯爺進廚房啊,就算是皇宮里的廚房也是如此哦。

葉檀將野兔和錦雞處理了之后,就讓廚師準備了一些荷葉和一個大的砂鍋,野兔肯定是切塊放入其中悶煮,同時加入了一些調料,這些都在系統里,然后就是那錦雞了,可能是最近沒有人打的緣故,很肥,他估計了一下,就做了三只,叫花雞。

在御膳房附近的一個河溝處找了一塊黃泥不錯的地方,直接將和泥和包裹一起完成了,然后將那頭還在活著的狼直接給劈叉了,然后穿在一根精鋼上面,然后就讓御廚在不遠處樹林里堆積了一個不大的石壘,然后他將泥巴糊的雞放入其中,然后方面放上柴火就燒起來了,因為這里比較偏僻,也沒有在意,加上也快要到了中午了,這里也什么人。

等到這里弄的差不多的時候,他就回到御膳房里炒了幾個菜,都是李承乾愛吃的,紅燒鱔排、哈密瓜炒蝦仁,以及絲瓜肚絲,同時還用一個大的瓷碗里面弄了一個素湯。

等到他將這些都準備好了之后,張毅就將椅子和桌子弄來了,雖然只有一張桌子,而且沒有雕花,而且只有四把椅子,但是呢,有兩把是躺椅,放在那里之后,他就站在后面沒走,第一次來皇宮,總是需要看看的。只是無雨的眼神讓他不敢亂看。

看著面前的一切,葉檀從系統里取出一瓶果酒,有點甜的那種,李承乾還小,www.yuanm2008.com不適合喝烈酒,對身體不好,同時拿出兩個高腳杯,就是后世所謂的玻璃杯,葉檀花了很多時間才弄弄出來的幾個。

讓張毅從一個小被子包裹的箱子里取出幾塊小冰,然后倒入一些稍微紅黃色的果酒,然后和李承乾面對面地坐著,笑道,“現在你發現沒有,你的這個破房子也是有好處的?”

一桌子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還有這種酒他也知道,葉檀曾經說過,是葉家村的家酒,只有最好的朋友才可以喝的到。

“吃吧,怎么了?”葉檀夾了一塊子鱔排,覺得味道不錯,抬頭的時候就看到李承乾的那感動的模樣,不由得笑道,“搞什么啊,你不覺得你的房子現在很好嘛?”

他也跟著夾了一塊子肉,放入嘴里大嚼,味道是真的好啊,然后稍微地喝了一口果酒,酸酸甜甜的,正好。

“哥哥,你說我的這個房間有什么好的地方?”李承乾還真的不知道,換誰都看不出來。

“你看看,我們吃香的喝辣的,如果讓外面的人看到的話,肯定會被彈劾,特別是你住在好的房子里,可是現在的這個房子,我都擔心那些大臣會不會來,如果來的話,不擔心被狼叼走啊?”葉檀的話讓李承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即覺得不妥當,就捂住嘴對著邊上噴了出來了,道,“哥哥,你的話,還真是的。”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騎驢找馬的,你說你這里不好,如果你看到有人連房子都沒有的時候,你就不會如此想了,而且面積這么大,雖然外面的不太可能改變,可是里面我們可以改造一下啊,你說呢?”葉檀說完,回身將那頭狼翻了翻,味道慢慢地就出來了。

“像葉家村你家那樣的嗎?”李承乾也算是住過好房子的,可是就葉檀家的讓他舒服。

“當然啦,不過我們得做的隱蔽一點,否則的話,我擔心做好了之后,你就可能住不下就被陛下給搶了。”葉檀知道李世民有的時候挺小心眼的,萬一要是紅眼怎么辦?

“不會吧?”李承乾還真的不知道這個,不由得問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來,多吃點,我們兄弟好久沒見了,也好好聊聊,你告訴我一下這里的規矩,我好以后注意一下。”葉檀的話讓站在李承乾身后的無雨直接就翻白眼了,拜托,你哪里是個遵守規矩的人啊,他現在換了一身衣服,剛剛的那身總覺得冷呢。

“我啊……”李承乾將自己這段時間遇到的倒霉事都說了一遍,很郁悶的事,因為他在極短的時間里就從一個世子變成了太子,這種落差可不是一點半點哦。

“哎,我也和你差不多啊,你不知道,那些該死的草原人,竟然敢來搶劫松洲城。……”葉檀將自己遇到的事簡短地說了一遍,沒有想到李承乾竟然興奮不已啊,放心高腳杯,看著葉檀道,“哥哥,你活的真自在啊,我好羨慕你哦。”

“羨慕什么,你看看我們大唐四周那么多的壞人,你覺得你沒機會上陣啊?”葉檀這話一半是安慰一半是真實的,李世民雖然厲害,但是真的將高麗什么的都打垮的人不是他而是李治,如果李承乾可以一直當太子下去的話,以后說不定也學李世民拿樣子出去打仗的。

“真的?”李承乾不確定地問道。

“除非陛下可以活一千年,否則的話,你以后也有得忙了。”葉檀將狼肉放在一個盤子里,然后給他弄了一碗湯遞過去去去油膩,“你以為打仗是那么容易的事啊,這次要不是松洲城有點錢,就算是士卒悍不畏死,也不行的,不吃飯啊?”

“那我應該怎么做?”李承乾喝了一口,輕聲問道。

“賺錢啊,在你當皇帝之前,不能虧待自己,等到你當了皇帝之后,國家也有錢了,也有百戰士兵了,你說,你看誰不順眼,直接帶人去滅了他。”葉檀給他吹牛,讓李承乾忍不住熱血沸騰啊,都是年輕人,誰沒有點志向呢。

“不過呢,你需要先看看有沒有可以用的人,不要那些棒槌或者只會出餿主意的,當然啦,你也得尊重一下你的老師,比如說那些說之乎者也的老頭子。”葉檀的話讓李承乾苦著臉啊,他也想要尊重啊,可是那些人真的不是人啊,為了一個動作就可以將自己訓死,而且喜歡告狀,要不是今天大朝會事情比較多,他也不會如此自由。

“你可以給他們面子嘛,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但是呢,要學會放松自己,人不能讓尿給憋死是不是?但是呢,不能欺師滅祖,因為如果你那樣子的話,可就麻煩了,不只是告狀那么簡單了。”葉檀看著那團火燒的差不多了,就用樹枝將那些東西推到一邊,然后將里面的泥巴疙瘩取出來,當著他的面漆直接拍了一下,就開了,一股子濃烈的香氣撲鼻而來。

“還有其他的嗎?”李承乾吸了一口氣,覺得好香啊,只是葉檀的話,他更有興趣。

“你想啊,等你長大了,成親了,你兒子也不喜歡讀書,或者不喜歡聽話,你教訓人家的時候,人家來一句話,父親,你當年也不喜歡讀書啊,你怎么辦?直接不講理就開揍?”葉檀的話讓李承乾愣住了,隨即一想,也是啊,要是自己做不好榜樣的話,以后自己的孩子怎么辦?

“好香啊,父皇,我就說他們在這里偷吃嘛。”就在葉檀要說話的時候,一個可愛而又淘氣的聲音傳來了,然后葉檀兩人就看到了不遠處來的三個大人物和一群仆從。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