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穿越 > 唐朝小白領 > 第一百四十二節 傻姑娘

第一百四十二節 傻姑娘

 熱門推薦:

秦雨的馬速極快,她看到葉檀根本就沒有理會她,一時心情,聲音宛如老狼看著自己狼崽子都被弄死的那份凄涼,同時雙腿從馬鐙子上抽出來,一下子站在馬背上,一個狂縱,從馬背上就飛了過來了,可惜的是她沒有葉檀的身法,只是借著馬速,所以落地的距離不長,直接就摔在兩人的面前了,狼狽至極,泥水纏繞半身半頭。

“姐。”秦仙兒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直接就扔下軟劍,跑了過去了,一把包住秦雨,可是她忘記了,秦雨剛剛來的時候是騎馬的,而此時馬正好朝他們奔來,雨水之中,不只是人不方便,沒有了馬蹄鐵的馬兒也是如此,它可分辨不出誰是自己的主人,直接朝兩人那里奔去,如果直接撞過來的話,肯定會踢死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奔來葉檀是不會在意的,這樣子反而是好事,可是,看著秦雨滿臉的血水之后,卻忽然心中一軟,這讓他當初的那個堂姐,她的日子過得不好卻對自己很好。

馬蹄聲陣陣,葉檀看著這兩人,再看看那匹馬,忽然雙手一握,一團水球出現在自己的手心,然后對著那匹馬的腦袋砸去。

“吼……”一匹良馬,直接就被退了好幾步,最后慘叫一聲就趴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流血不止。

“姐姐,姐姐。”剛剛還那么不拍死的女俠客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小女孩,眼淚鼻涕都出來了,抱著秦雨大聲地哭喊,“你不能丟下我啊,你不能丟下我啊,我就你一個人親人啊,沒有你,我可怎么辦啊?”

“我?”秦雨感覺自己的胸口很重,就像是被一大塊石頭壓住了一樣,想要說什么,卻發現說不出來什么話,只是臉憋著通紅。

“姐,姐,你怎么了?”這個傻姑娘有的時候還真的挺那個傻的,你這么抱著你的姐姐,他不死也得被你窩死的。

“我……”秦雨可能是一路上淋雨了,加上急火攻心,所以說話都費勁了。

“行了,別哭了,將你姐姐抱到那里。”葉檀自然不希望她將人抱到裴元那里,雖然他們都暈過去了,但是還是會容易出現麻煩的。

“哦。”剛剛還一副小惡魔的模樣的秦仙兒,此時卻像是一個傻乎乎的孩子,不過這孩子的力氣不小,將秦雨抱起,然后跟著葉檀去了隔壁的山洞里,雖然那里有墳地,可惜,大家都不在意,沒有人會在意的。

葉檀用手一揮,本來臟兮兮的房間,就干凈了不少,然后他就讓秦仙兒將秦雨放在木板上,剛要伸手解開她的外衣,卻聽到秦仙兒道,“你要干什么,敢占我姐姐的便宜?”

葉檀根本就沒有抬頭,繼續手上的動作【147小說 更新快】,“她本來就是我的人,什么便宜不便宜的?”

過去的衣服就是麻煩,雖然天氣還不是很冷,可依舊穿的不少,解開第一層之后,明顯感覺秦雨的臉色好了不少,然后他伸手就直接貼在胸口兩峰之間,秦仙兒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拿出一把刀就要從后面刺中葉檀,“你放肆。”

葉檀根本就沒有轉身,只是另外一只手朝后伸伸,就抓住了刀子,然后用力一捏,啪的一聲,斷了,秦仙兒還要上前,卻被秦雨的聲音打斷了,“仙兒,不…得…無禮。”

看著她的臉色好了不少,葉檀才收回手,然后轉身看著還在那里瞪著眼的秦仙兒,不由得瞪一眼道,“還不快點生火,你想凍死你姐姐,嫁給你姐夫啊?”

“啊?哦。”秦仙兒被葉檀的話給弄暈了,我哪里來的姐夫啊,不過還是趕緊去生活了,看來這妹子小的時候的日子也過得不怎么地。

秦雨感覺胸口很舒服,也勉強可以呼吸了,就看著葉檀道,“胡說什么,哪來的姐夫?”

秦雨本身極美,可是這個動作卻顯得更加的突出,讓葉檀也就口無遮攔了,“你不是我從倚天樓帶出來的嗎?”

“你!”秦雨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卻發現沒有辦法和葉檀說話,只能躺在那里,雖然有絲絲的雨水順著衣服從門板上流出來,不過精神卻好了不少,都開始打聽葉檀的事了。

“你剛才用的是不是葛先翁的道術?”

“你說那個死鬼啊,肯定不是的,他會什么啊,就是一個養生的人,非要朝神鬼上面扯,怎么,我剛才摸的舒服?”葉檀先是不屑地說道,然后說了一句,卻讓秦雨臉紅,“去你的,就會胡說。”

“姐,火來了。”秦仙兒將幾根木頭放在一起,上面都出火了,一下子不大的山洞暖和了不少,看著葉檀和秦雨聊天挺開心的,不由得好奇,自己記得叔公秦劍跟自己說的是自己的姐姐被這個臭小子強迫的才是,可是看著不像啊。

“放那吧。”秦雨小聲地說道,好看的眉毛輕輕抖動了一下,然后感覺自己竟然可以坐起來了,趕緊將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看得秦仙兒吃驚不已,剛剛自己的姐姐可是要死了的,為什么這小子摸了一下她的胸口就完全好了,難道說真的如此神奇?

秦雨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妹妹的思路了,要是知道的話,非得口水噴出來不可。

“哦。”秦仙兒放下柴火之后,就坐在秦雨的身邊,臉上的好奇壓住了她的傷勢和之前葉檀要殺死她的恐懼。

“葉檀,我想求你一個事。”秦雨知道雖然剛剛葉檀救了自己,可是自己和妹妹今天看到的這些事,如果想要直接就離開的話,恐怕不是個容易的事。

“不行。”葉檀的話斬金解鐵,直接就拒絕了。

秦雨的臉色從立馬就從稍微好看再次變得難看了,有點沙啞的嗓音道,“真的不行?”

“我提前警告了你們,你們卻不以為意,此為一取死之道,知道了還派人來找我的麻煩,此為二,在我面前大放厥詞,讓我不舒服,此為三。”葉檀的話讓秦仙兒覺得不舒服了,什么叫做在你面前說大話,你以為是皇帝啊。就算是皇帝在我們這里也別想有什么好得意的。又不是沒有弄死過皇帝啊。

她剛要忍不住說什么的時候,秦雨卻打斷了她的想法了,“葉檀,要不,用我的命換我妹妹的?”

“你的命早就是我的,你那我的東西換取我的東西?”葉檀發現這個妹子還挺會來事的嘛,笑著問道。

“這個……”秦雨知道葉檀的性格,雖然接觸的不多,可是如果暴怒的話,沒有幾個人承受的了的。

“你以為你是誰,還讓我姐姐求你饒了我,你以為你真的打得過我嗎?”秦仙兒卻聽明白了,沒有想到自己的姐姐卻要求這個人,而且如此低了,竟然還是不行,不由得怒道。

“啪!”秦仙兒不可思議捂住自己的臉頰看著秦雨道,“姐姐,你打我?”

“葉檀,真的不行嗎?你雖然知道我們的根據所在,可是你葉家村也是我們知道的,如果我們這次回不去的話,那么到時候可能會出大事。”秦雨根本不看秦仙兒,反而勸解葉檀道。

“這個……”她說的的確是個問題,如果是自己的話,倒是好辦了,可惜現在根本就不可能的哦。

“到時候我們回去,就說是你救了我們了,這樣子就可以緩和一下我們之間的關系的。”秦雨急忙加碼道,語氣真切而又急切。

“你說的很有道理,我也是比較相信你的,可是,這個人怎么讓我相信?”葉檀看著秦仙兒問秦雨道。

“這個,她是我的妹妹,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她其實沒什么壞心眼的,就是單純了點。”秦雨看著自己的妹妹捂住臉蛋,不由得一心疼,她現在是誰都得罪不起啊,只能如此了。

“哦,這就是你說要給我當媳婦的那個?”葉檀這次仔細看看這個秦仙兒,比較秦雨的賢妻良母的模樣,她多了幾分靈性,更多的卻是野性,特別是眼睛很傳神。

“什么,讓我嫁給你這個大壞蛋,你做夢去吧。”秦仙兒也顧不得剛剛被姐姐打的事了,直接就跳起來,指著葉檀問道。

“你看,她不愿意,而且我們是鄉下人,伺候不了你們這些大人物,所以我覺得吧,還是殺死來的快呢。”葉檀說著就要動手,卻被秦雨直接攔在身前,看著他道,“你就真的不能放過姐妹倆?”

“我也想啊,可惜,沒有辦法,這個人太危險了。”葉檀說的是秦仙兒,要是他一激動,過來就將葉家村的人毒死的話,到時候怎么辦?

“我會勸的,我會勸的。”秦雨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很堅定而又焦急地看著葉檀,眼珠子里竟然有點棕色的東西,看來這個妹子也不是純種的漢人,只是你這么大的胸口對著我,合適嗎?

“那好吧。”葉檀想了一會,對著她說道,“不過呢,我需要弄點東西作為保險。”

秦雨還沒說什么東西,就看到葉檀的手對著外面的雨水招招,一絲雨水就落在他的手心,然后就是一點點的冰渣子出現了,他一下子拍在秦仙兒的肩膀上,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葉檀就到了門口道,“希望你能夠做到,否則的話,到時候她難受的時候,記得來葉家村找我。”

“謝謝公子,我們馬上就走。”秦雨說完,就開始收拾這里的一起,而秦仙兒除了感覺自己的胳膊冷了一些之外,絲毫其他的感覺都沒有,不由得不屑道,“裝神弄鬼。”

“不要胡說,我們趕緊走,找個車子,就走。”秦雨卻沒有絲毫地管這些事,畢竟這里的很多事都挺大的,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方巖也死了,方大可到時候暴怒了怎么辦?

“哦。”秦仙兒只能低頭跟著秦雨走了出去,然后看著焦頭爛額的姐姐,就說自己有車子,就在不遠處的一個樹林里,然后兩人上車之后,消失在夜幕當中。

一直到看不到那片竹林之后,秦雨才松了一口氣,趕緊將秦仙兒的衣服袖子拉下來,雪白的胳膊上似乎什么都沒有,她有點疑惑,雖然和葉檀接觸的不多,可是他可不是個善良說謊的人啊。

“姐姐,怎么了?”秦仙兒不解地問道,看著秦雨將自己的衣袖拉上,更加疑惑了。

“這次的事,回去了之后,就說我們是被救的,知道嗎?”秦雨不管這些問道。

“為什么,明明是他?”秦仙兒的話剛落,就聽到秦雨道,“為了我們不被弄死,也為了我們的奶奶。”

一聽到這話,秦仙兒立馬就安靜了,家里的親人里面除了姐姐就只有奶奶了。

葉檀將四周收拾了一下之后,發現還有兩個裴家內衛還活著,葉彪和裴元也在,損失不大,只是楊武死的有點慘,不過呢,這一晚,注定不輕松。

第二天天一亮,幾人就離開了,而這里卻被人一把火燒了,聽說,之后有些人經過這里的時候,經常聽到鬼叫。

裴元什么都沒有問,只是上車的時候,有點傷感,可能是因為內心深處的那份不坦然吧,這件事,也讓他第一時間就給了家里人一個信號,自己這里還不是特別的安全,看到方巖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件事已經開始出現了白熱化的狀態了,這個時候的自己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因為家族將籌碼壓在李世民的身上,所以其他人的勢力都是威脅,也因為如此,他需要趕緊回去準備。

一路無話,三天之后,他們就回到了松洲城,而葉檀則直接回家去了,因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要處理。

葉彪的身體也好了不少,不過呢,最近他總是受傷,有點可悲,所以,更加的沉默寡言了。

到了家里之后,看到父親葉亮正站在門口等著,孩子出門,父母擔心的事是正常的,不過呢,他顯然不是為了此事再等著自己的兒子,而是看到他到了門口的時候,不由得高興地喊道,“檀兒,你回來了?”

“父親,家里的事怎么樣了?”葉檀著急地問道。

“這個,你看看吧。”葉亮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跟他說,“進來再說。”

一走進自己家,感覺不像是自己的家,像是菜市場,很多人都在,而這次來這里的人中最大的威脅是葉春。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