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囚婚蜜愛:霍總又吃醋了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要宣判定罪

第六百四十六章 要宣判定罪

霍霖紓拿過來看了一眼,眸子猛然就放大了許多,臉上浮上一抹欣喜的表情,快速的將手機上的內容瀏覽了一遍……

早上八點鐘,席姻起床洗漱,然后下了樓,她八點鐘要去法院,可一直到了出發之前,都沒見霍霖紓的影子。

他的車子不在院子里,不知去向。

席姻就只能在宿輝和諸華月的陪伴下,去法院開庭。

車上,諸華月始終牢牢的抓著席姻的手,目光一刻也不肯離開她,“姻姻,霖紓去哪兒了?他該不會,不管你了吧?”

“不會的,媽,你放心,他一定是為了我的事情,去奔波了。”席姻很篤定的告訴諸華月,霍霖紓絕對不可能舍她而去。

諸華月搖搖頭,不認同席姻的話,“他早不走,晚不走,怎么就偏偏趕在你要開庭的時候走了呢?”

【147小說 更新快】 “華月,你不要想那么多,霖紓他不是那種人。”宿輝相信霍霖紓,而他現在除了相信霍霖紓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

很快,幾人的車子在法院門口停下來,還沒等下車,席姻一下車,就被記者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幸好法院的人知道此次事情的嚴重性,提前安排了很多保安,快速的把記者攔下來,宿輝和諸華月兩人把席姻夾在中間,朝著法院內部走去。

不遠處躁動的人群,看到席姻出現,大喊了一聲她的名字,緊跟著臭雞蛋和爛菜葉子就朝著她丟了過來!

諸華月見狀把席姻緊緊的護在懷里,可預想中該砸到自己身上的東西,并沒有砸過來。

席姻幾人扭頭一看,就看到景容站在她們身后,手里拿著一把大的夸張的打傘,抵擋住了那些人的攻擊。

“夫人,我在這里斷后,你們先進去!”

席姻點點頭,然后同諸華月三個人快速進了法院內部。

外面是受到蠱惑的人民群眾不安分,可法院里面,也安分不了。

舒冰和舒照添憤恨的目光中,停下了腳步,他們兩個身邊,還有舒夫人。

“大哥!大哥就是她,她殺了咱媽!”舒冰一看到席姻,立刻就拉著舒照添的袖子,告狀。

舒照添渾身的怒氣不斷的釋放著,他挪動了一下腳步,想沖上前來暴打席姻一頓!

舒夫人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照添,你冷靜一點,這里是法院,你要是動手……后果很嚴重的。”

“嚴重什么?她是殺人犯!還不允許我們家屬打她泄憤了?”舒冰狠狠的瞪了一眼舒夫人。

要不是她這幾天一直在攔著,舒照添早就找席姻麻煩去了!

舒夫人冷靜的看著舒冰,說道:“要打你去打呀。”

“……”舒冰咬了咬牙,宿輝在席姻旁邊,她能得逞嗎?

突然,不遠處又傳來一陣騷動,宿老太和宿陽也抵達餓了法院,只是兩人走到門口時,并沒有直接進來,而是在那里接受了記者的訪問。

“宿老夫人,請問關于您孫女這次殺人的事情,您怎么看?”

“請問宿家是否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您孫女?”

記者們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宿老太的手對著空中抬了抬,“各位,請安靜,聽我說。”

記者瞬間就安靜下來,話筒全都杵在前面,聽宿老太發表意見。

“我代表我們宿家,發表意見,如果席姻真的殺了人,我們宿家絕對不姑息養奸!我們一定會把她交出去,斷然不會為了她,葬送我們宿家幾百年來的清白!”

宿老太說話,還是很有分寸的。

她說的是,如果席姻真的殺了人。

這一個庭開完了,若席姻斷定了是殺人犯,她這就算提前撇清了關系,宿家就能摘出去。

若席姻洗清了罪名不是殺人犯呢,那宿老太那一句如果,也完全能在席姻 面前開脫。

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罷了。

“那請問宿老夫人,您小兒子和舒家小姐舒冰的婚事還打算繼續嗎?”

“是呀,兩家這現在也算是有仇了吧?”

記者們又開始關心另外一件事情。

宿老太卻搖了搖頭,說道:“我們說的是席姻殺人的事情,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就這樣。”

又扔下一句話,宿老太和宿陽便從外面走了進來。

三方人站在一起,宿輝和諸華月是無底線幫席姻的,而宿老太是不會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說出那種力挺席姻的話。

相對無言,一行人進入了法庭內部,一方原告,一方被告,其余人全都坐在了觀眾席上。

開庭雖然是公開化的,但也只允許幾個軍政的媒體進來現場直播,所以現場還算是安靜的。

審判長就位,然后案件就正式開始審理。

舒冰一直都在哭,她的律師眼里的指責席姻仗著家世目無尊法,竟然當眾殺人,直指她這種行為惡劣到了一定的程度。yyls

而席姻的律師除了蒼白的解釋一句,當天病房的攝像頭壞掉很可疑,還有就是舒老太的醫生和護士都沒了蹤跡,再也說不出什么。

可就是這種和命案沒有什么關系的兩個疑點,也是讓眾人很不解的。

“原告,我希望你能老實交代一句,您母親生前的醫生,和護士都去了哪里?你母親是否有什么不可治的疾病?”

舒冰‘噌’一下子站了起來,直接指著席姻的律師謾罵道:“你胡說什么?我媽身體好好的!她什么病都沒有!”

“那請問您母親的主治醫生去了哪里?曾經接觸過的護士又去了哪里?”

“這種事情,你問我干什么?這事兒根本和案件無關,我拒絕回答!”舒冰收回自己的手,坐了回去。

審判長敲了一下小錘,看向席姻的律師,“被告方律師,請問與案件有關的問題。”

律師看上去有些為難,他看了一眼席姻,已經找不到什么問題來問了。

這幾天拼了命的調查,除了這兩個疑點根本沒有什么其他疑點。

審判長見狀,敲擊了一下小錘,“既然,被告方沒有什么話可說了,那我們可就要宣判定罪了。”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