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黑帝的燃情新寵 > 第1943章 神一樣的愛情有嗎?

第1943章 神一樣的愛情有嗎?

“喬薇爾,你是不是想找打,什么叫有奸情,我和他怎么啦?”琉璃被她的話,氣的頓時就想揍人。

“切,如果是真的怎么啦,還算正常,如果什么都沒有,那才就很不正常,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再說你們倆又不是談著玩,我覺得那個若白弟弟挺在乎你的。”

喬薇爾看著琉璃,一本正經的教育道。

琉璃滿頭黑線,這都是神馬邏輯,難道談個戀愛就一定要上床不成,她就偏偏要神圣的愛情,如果應若白做不到,那就當自己眼瞎好了。

“懶得跟你說,我們還是回基地,明早再過來,免得回去尷尬。”

“你想好就行,反正我也不想去渾水了,應非墨和洛九平時就這樣三天打架,兩天上房的嗎?”喬薇爾癟嘴,隨即八卦了起來。

琉璃心里正在思考其他的問題,聽見她的話,不由微微一怔回道:“那也不是,可能這段時間應家被調查,還有洛九被整的事情,讓他們很煩心,需要發泄一下情緒。”

“哦,那我們就更不能回去了,讓他們好好發泄,并且溫存一下吧!”喬薇爾壞笑。

“喬薇爾,你一天腦袋里究竟都裝了什么,怎么發現你好像很有經驗,你是不是情史很豐富?”琉璃向來說話直率,想都沒想就順口問了過去。

喬薇爾被她的話搞得噎住了,等了好一會兒才冷聲回答:

“琉璃,你故意的是吧,我哪里有什么情史,以前喜歡沈蔚,還是暗戀,還好自己懸崖勒馬,不然這輩子真就毀了。”

“咳……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說,你好像什么都懂似的,不像我。”琉璃看著她的表情,有些尷尬的回道。

“沒事啦,我早就習慣了,我這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平時言情劇看得多而已,哪像你一門心思都在訓練和技能上。”

喬薇爾面帶微笑的說。

琉璃看見她沒事了,趕緊轉移了話題,問了一些其他生活上的事情,兩個女人就順著一號基地的方向,慢慢的在大街上溜達著。

突然喬薇爾的手機振動了一下,隨即出現了一條信息,她看過之后笑了,這把旁邊的琉璃搞得莫名其妙,連忙問道:

“什么事情這么開心?”

“有個男人懇求我在你面前消失。”喬薇爾直接回道。

琉璃一怔,追問:“什么意思?”

“傻女人,我懶得跟你說了,好好把握這美好的夜晚吧,我先回基地了,今晚可別回來呀,拜拜!”

喬薇爾眼底含笑,瀟灑的揮了揮手,就走到路邊叫了出租車,轉瞬就消失在夜幕之下了。

琉璃搞得一頭蒙,還來不及說話,這個女人就跑沒影了,不過冷靜下來一想,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她駐足了下來,等了一會兒才冷聲的說:

“出來吧,跟了這么久,你不怕我把你當流氓處理了?”

應若白聽見她的叫聲,慢悠悠的從綠道的風景樹后面走了出來,有些窘迫,更有些激動,緩了好一會兒才回道:

“我主要是不想影響你們的聊天,所以……”yyls

“神經病,偷聽別人說話是不道德的,還有你跟出來想干什么,直接說吧?”琉璃不太喜歡他現在的表現,有什么就直接說嘛,還來這一套。

應若白被她問得一頓,想了想才說:“琉璃,你明天又要離開了,而我接下來也會去公司好好上班,所以今晚的時間很寶貴,我想跟你好好談談。”

“是嗎,那我們是準備壓大街,還是你去找一家酒店,我們秉燭夜談,順便還可以讓你的愿望成真?”琉璃沒好氣的看著他,腦子里響起了喬薇爾的話來。

應若白瞬間滿臉豬肝,可琉璃的話,卻讓他有些生氣,頓時沉聲反問:“就算我想怎樣,就你的脾氣容許我想怎樣嗎?”

“那你想怎樣,直說吧?”琉璃瞟了他一眼問道。

“琉璃,我跟你雖然相處不長,但認識也將近一年了,可我們之間的關系卻一直處于游離的狀態,你不覺得這樣下去,對你或者我都會造成困擾嗎?”

應若白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

琉璃對于感情是十分看重,也是十分糾結的,可以說她很挑剔或者說是矯情,或許這就是她的愛情觀,因為在她的生命之中職【147小說 147xs.com】業要比奢侈的愛情更加重要。

“你究竟想說什么,是不相信我,還是你不相信自己?”

“那你相信我嗎,我只問自從認識你之后,就一門心思在你的身上,而你呢?”應若白憋悶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心中隱藏很久的問題。

“你應該知道我的性格,并且職業也限制了我的自由,所以對于我來說,感情是奢侈的,也是很不穩定的,所以……”

琉璃看著他真摯的表情,內心的煎熬那是肯定的,可她還是冷漠的回答了,這些話卻讓應若白怒了。

“所以你拿我開心嗎,還是覺得耍我好玩,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就當我做了一場夢,我們結束這虛幻的東西吧!”

應若白心里有種拉扯的疼痛,第一次這么喜歡一個女孩,沒想到換來了這樣的結果,說完就扭頭離開了。

琉璃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她也是第一次這樣的無助,心里的真實感受告訴她,她放不開眼前這個不算成熟的男人,可現實卻告訴她,未來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她究竟要怎么辦?

可是,就在她神游的時刻,突然前方的一聲大叫把她拉回了現實,身子不由自主的暴沖了過去,隨即就看見,應若白跟幾個蒙面人動起了手。

“你們是什么人?”

“……琉璃,你別出手,這一天我遲早要要自己去面對。”應若白把所有地方怒氣化為力量,跟幾個蒙面人頑抗的周旋著,打斗的動作越來越快。

琉璃密切關注著現場的打斗,同時還要分心查看周遭的一切,這絕對不是偶然,只是奇怪的是,應家的那些保鏢呢,怎么一個都沒出現?

不一會兒,應若白體力不支,而幾個蒙面人瞧見機會,同時瘋狂反撲,琉璃看不下去了,直接身軀騰空,一記掃堂腿橫掃了過去。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