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次元 > 劍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尊主是誰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尊主是誰

大山中當當地響起悠揚的鐘聲,不知有多少人迎了出來,好奇而敬畏地侯在迎客亭那邊遠遠眺望著,山路兩側站了一排排的灰衣弟子,恭敬的樣子讓沈放和洛依凝都有些不適應。

一路到了主峰的山腰處,那片山間緩臺上,已經站著十幾個人等在那里,或是中年或是老者,無不氣息深沉浩淼,氣度威不可及。

最前的老婦人容顏間竟然與銀月婆婆有八分相似,和藹地沖沈放與洛依凝微笑著。

“是金月婆婆,金月婆婆可是咱們神仆門的門主,還有十二位長老。”

慕容曉的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上域宗門出動了這么大的陣仗迎接,她都膽怯了,低聲給沈放介紹后,鼻尖都微微冒汗。

那位金月婆婆笑著迎了上來,與銀月婆婆對視了一眼,沖她微微點頭,然后沖沈放www.yuanm2008.com和洛依凝道:

“走吧,尊主就在峰上,已經等你們多時了。”

轉過身,這次她親自帶路,率先走在前邊,可以看出對這次見面是有多重視。

沈放和洛依凝知道,上域的一門之主其身份是有多高,人家親自帶路,兩人又是詫異又有些壓抑,對于即將見到的那位尊主更好奇了,不知尊主到底和他們有什么淵源,會出動這么大陣仗,安排與他們相見。

這一刻不便多問什么,帶著滿心的疑惑隨著后邊。xdw8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上主峰,遠遠地看到主峰山間平臺處,青松如蓋,松下一雅致的石桌石椅,石椅處,一中年美婦坐在那里,正抬頭向山路上望過來。

沈放和洛依凝也抬頭,與那中年女人眼神看到一處,兩人一時目瞪口呆,腳步頓住,仿佛再也不會動了一樣。

松下的中年美婦微笑著站了起來,向前邁出一步。

“沈放,依凝,那就是尊主了。”

金月婆婆低聲說著,不過這個時候沈放和洛依凝誰也沒有聽到她的話。兩人全都緊緊地盯著松邊的那中年婦人。

沈放眼中全是錯愕難解,以手撫額,眼中帶著震驚與不可思議,不敢相信,那位尊主原來竟然是這位長輩。

這簡直超出了他的想像范圍,沒見面之前,是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的。

也直到這時,才明白尊主所說的與他們有莫大的淵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來這位尊主要找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凝兒。可能是她知道凝兒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身上有一些特征更明顯,更適合尋找,所以才讓下域的宗門將自己當做應天機之人全力尋找吧。

這也能解釋為何銀月婆婆能一口說出她身邊還有一個同行女孩這件事,也能解釋,為何銀月婆婆她們看自己客客氣氣的,對待凝兒才是發自內心的寵愛與親昵。

又轉頭看向自己的愛人。

而這一刻,洛依凝眼中已經全是淚水,熱淚盈眶,眼圈紅著,雙臂都在不自禁地顫抖,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站在那里想要撲過去,又懷疑自己在做夢一樣。

“凝兒。”

中年美婦喚了一聲,聲音柔和親切,有一種發自骨子里的親切與寵愛。

“九姨,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中年美婦眼中也帶著淚水,緩緩點頭。

洛依凝櫻嚀一聲,飛撲過去,一頭撲進中年美婦的懷里,她都不知道這是真實還是虛幻了,不管怎樣都想牢牢抓住,不想再失去。

沈放站在那里,仍然目瞪口呆著。

那中年婦人,正是當年他在洛依凝的閨房中看到的她的九姨。

在洛依凝小的時候,是九姨帶著她歷種種艱難,橫穿星域,到達虛界,九姨一直待她如親母,她頭腦中傳承下來的諸多奇術也都來自于九姨,不過由于在橫穿星域過程中耗盡元力,九姨在她四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當時沈放還曾見過九姨的尸身。

哪里想到,那位神仆門大神通的尊主,竟然是洛依凝的九姨。

無論形象與氣息均一般無二,況且凝兒自己不會認錯的,那就一定真是了。

可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姨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還是神仆門的尊主。

沈放一頭霧水。

洛依凝哭的很委屈。

自小她身邊就沒有了父母親人,九姨也早早地去世,只剩下她一個人在虛界艱難地生存,一直孤獨飄泊,內心凄苦,只有與沈放結伴而行這幾年才體會到一點關愛與快樂。

沒想到走了這么遠的路,到達了小神域之后,竟然能再見到九姨。

原本她是想學會煉制生命元石之后再去復活九姨呢,九姨這一刻活生生地站在面前,她反而感覺那么不真實。

“九姨,您修的也是分神術?”

洛依凝哭了好一會兒,想到這個,眼圈紅紅的,抹著淚水問著。

她的分神術是九姨傳的,九姨也修行了這項奇術也說的過去啊。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釋九姨突然出現在面前這件事吧。

中年美婦摸著洛依凝的頭,寵溺地點頭:

“凝兒,這些年讓你一個人生活,真是苦了你了。這是我的本體,當年帶著你去往凡域的那個是我的分身。分身去世后,我也就感應不到你的方位了,想要找你都無處去找,直到今天才又見到你。”

洛依凝又泫然欲涕,方才知道果然是這樣。

不管是本體還是分身,那都是九姨,只要知道這些她的心也就踏實了。

山間緩臺處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凝兒,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其實現在的這個你也不是你的本尊,你也只是你本尊的分身。神凡之隔,凡域的生存物性與法則會讓一個人的生命蛻化的,所以不可能讓你的本尊親自過去,你與我一樣,都是分身去往凡域的。”

洛依凝和沈放再次目瞪口呆。

饒是他們兩個一直接觸分神術的概念,這一刻思路也有些轉變不過來。

眼前的洛依凝還不是本尊。

她的本體另有其人?

洛依凝畢竟長久以來一直有隱隱的感應,還不至少完全茫然無措,沈放卻有些接受不了了。

“凝兒,你再來見一個人。”

中年美婦寵溺地摸著洛依凝的頭,將她身體扳正,摟著她,兩人看向后邊的洞府出口方向。

洞府的石門悄無聲息地推開,一個一身藍裙的女人款款行出。

女人青春靚麗,眉眼如黛,眸若星空,雙眉間有一抹驚艷的飛揚神采,行走間占盡了整座山的顏色,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洛依凝怔在了那里,身體仿佛不會動了一樣。

沈放也一下子茫然失神,胸中如被重物撞中,呼吸都不受控制地變得粗重。

藍裙女人身上有一種讓他刻骨銘心的熟悉感,就像是初見宇文雪、洛依凝時一樣,能一眼認出的那種熟悉,甚至都不用別人說,也能一下子知道她和凝兒是什么關系。

更讓他震驚的是,這女人和梁嫣在容貌上就已經像了八分,身上的氣質與氣息更是像個十足。

宇文雪、洛依凝和梁嫣雖然都是一個靈魂的,但至少容貌還有那么大的差異,這個女人則比她們更接近梁嫣的樣子。

方才乍一見面下,他都差一點喊出“嫣兒。”

看著藍裙女人款款行來,沈放的頭腦中一片空白,一時完全不知要怎樣反應才好。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