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大相師 > 默認卷_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特約顧問

默認卷_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特約顧問

這些貴客就是再遲鈍,也知道那個年輕人一定是有真材實料的,這才會和智石談得投緣。

剛才一幫人圍著智石想套些風水指點的決竅,智石可沒有那么好說話,誰知只是和李響聊了幾句,就像碰上多年知己一樣,拉著他去靜室詳談。

這下眾人看往華夏參展團剩下三人的眼光也變了許多。

當然注意力還是主要集中在司雨竹身上。

有了那么多長輩在場,就是再給金正南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再使出之前的摟肩招數。

金正南看著人群中的司雨竹,就像看到一塊肥肉的野狼,怎么也找不到下口的機會,只能流著口水。

樸景泰卻松了一口氣,雖然李響莫名其妙地被智石看中,讓他也很不爽,但是相形之下,沒讓金正南這個人渣占到司雨竹的便宜才真的讓他寬心。

晚宴已經結束,一直到宴會結束,司雨竹再沒給金正南一點機會。

金正南到了最后,索性不擠到人群里,而是站在一邊,眼色冷冷地像頭受傷的狼盯著人群中盛開的那朵白蓮花。

第一次出現這樣的事情,他想要的東西卻拿不到,司雨竹的那團白色的韓式長裙就像一道熾烈的白光在他心里燒灼下了深刻的痕跡。

一定要得到你!

金正南握緊了雙拳,他的心里燒起一團火,眼睛越來越亮。

他叫來身邊的隨從:“去那靜室外面等著,等李響出來后,把看到的事都向我匯報。”

那個隨從點點頭向外走去。

李響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還是和一個韓國人。

以往他也接觸過許多風水大師,只是像上官弘博這種人,更喜歡用做的而不是說的,就是有說的,也只是簡單的幾句,其他的任由李響自己去想。

現在難得有這樣對等的對手,而且所說之法理堪悟都是李響聞所未聞。

和上官星暉對練涅槃入形法時的情景完全不同。

智石中文流暢,但是所用的詞語偏于半文半古,仿佛是開卷閱讀般。

李響聽到有啟發處,也插上一兩句,雖然不像智石引經據典,但卻往往角度新穎,發人深省。

二【147小說 更新快】人就這樣談了一整夜,竟毫無倦意。

可憐的是靜室外有個人站了一夜,一遍暗罵著,一邊用手撓著小腿、手臂被蚊子叮出的包包。

怕驚到了靜室中的兩個人,只能哀屈地用手撓,而不敢用手拍。

“談了一夜?”金正南原本以為只是那兩人對上眼,卻沒想到智石居然拉了李響在靜室里談了一夜!

“什么時候離開的?”

“今早七點鐘。”那隨從滿臉是包的回答。

他此時身上癢的只想回家沖個澡,然后抹上藥膏。可是老大站在前面,只能強行忍著。

金正南完全沒有顧及自己屬下的心思,只是沉思著。

他原本叫來智石是想引得李響露出馬腳,卻沒想到李響居然真有幾分本事,居然能和智石聊一整夜。

看來要換一個方法了,聽說這個參展團只在這里呆上三天,如果要把那朵白蓮留下的話,就要用點狠的了。

金正南不自覺的手指用力,弄得指骨咯吱做響。

那個站在對面的屬下驚得還以為金正南不滿意他的會報,要修理他,把頭埋得更低。

“叫上花蟹,說今晚有事。”

“花蟹?”滿臉是包的手下渾身一震,似乎連身上的搔癢都暫時忘了。

見屬下沒有立刻回應,金正南瞪了過去。

那個手下馬上應道:“是。”

當李響回到自己房間時,發現里面早就坐了一個人,反倒把他嚇了一跳:“雨竹,你到我房間里來干什么?”

司雨竹坐在椅子上,氣呼呼道:“我還想問你呢!昨天晚上去哪了?一夜都沒回來,你不要跟我說一整夜都和那個老道聊天?”

李響摸了摸鼻子:“還真是,智石道長和我很是投緣,他的八極睥睨法對我很有幫助。”

據智石所說,他只是得了一本《八極睥睨經》,鉆研三年后,略有小成,出山后又機緣巧合之

下連有奇遇才造就了現有的境界。

司雨竹見他神色疲倦,知道他在韓國語言不通,就算想像那個刀海波一樣出去鬼混也不可能。

李響伸了個懶腰,聊了一夜后,此時倦意才上頭,卻沒想到馬上就要去參展了。

“去參展我要做什么呢?”李響這時才想起自己這個特約顧問到底是在做什么還不清楚。

“很簡單啊,有人過來問你問題,你只管照自己知道的回答就是了。”司雨竹說道。

李響苦著臉道:“大姐,我又不會說韓語,你給我安排這個活是不是有些……”

“我會幫你翻譯的,你只管說就行了。”司雨竹一句話把李響給堵了回去。

西夏寶庫展會是在景福宮對面的藝術博物館里舉行。

等到李響和司雨竹趕到那里時,方館長已經和刀海波在里面接待前來游覽的客人了。

兩個人都配有翻譯,正滿臉笑容地向第一次來看西夏寶庫展覽的客人介紹西夏寶庫的基本情況。

其實主要是方館長一個人,刀海波雖然也在說話,但主要是對著那個漂亮的翻譯小姐說的。

那陪同翻譯長著一張圓圓的肉臉,頗有福態,倒也有幾分可愛,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一對眼睛如月鉤彎彎,別有一種親切感。

刀海波剛在昨天見識了韓國人工美女一成不變的塑料臉,這回難得見到一個原品,還沒有開過刀的,大自然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他大感興趣。

李響、司雨竹二人和方館長他們打過招呼后,就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著觀展客人提出疑問。

其實來觀展的客人極多,如果真的回應每個客人的問題,光是李響這四個人是遠遠不夠的。

李響站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所謂的客人是那些有錢人,或是韓語所說的財閥的人,其他普通游客他是不用去招呼的。

梨花院的樸景泰也來了,作為聯合參展方的理事,他自然也要來到現場。

凡是他上去打過招呼的客人就是李響和司雨竹要招呼的對象。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