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出地宮(求推薦票)

第三百六十四章 出地宮(求推薦票)

 熱門推薦:

晨鐘暮鼓還有這特性,這真是讓秦宇詫異,這不就相當是多了一個自爆系統嗎,一旦有人想要移動就會產生自爆。

“恩,晨鐘暮鼓的這個特性很多前輩都說那是因為晨鐘暮鼓內有著陣法的存在,一個自爆類的陣法,不過到底是不是,誰也不敢確定,這類法器實在是太少了,而且既然移動會爆炸,那么拆開它,會不會也爆炸?沒有人敢輕易嘗試。”

“秦師弟,依我看,這次地宮之行就到此結束吧,你機緣深厚突破到四品相師的境界已經夠了,要知道過猶不及啊。”包老語重心長的勸道。

“恩,我明白,這地宮太神秘了,遠不是現在的我可以涉足的,等范老回來,咱們就離開這里。”

秦宇點了點頭,兩人又來到中間的石門處,將門給推開,里面是一條通道,不過相比來時的向下的通道,這條通道卻是向上的,應該是出口無疑了。

莫詠欣此時也走到了石門口,看了看里面的通道,朝著身后的保鏢招了招手,當下有幾位保鏢便走進了通道內。

“讓他們探探路,小心點總是沒錯的。”看到包老和秦宇疑惑的眼神,莫詠欣開口解釋道。

“還是莫小姐想的周到。”包老笑著說道。

秦宇看了莫詠欣一眼,眼神中也有這一絲欽佩的神色,莫詠欣是一個才貌雙全、蘭質蕙心的女人,任何事情到了她的手上都會計算的很周全,秦宇自認自己肯定是做不到這樣的,這樣的女人當老婆,可以說是很多男人都向往的,同樣也是很多男人害怕的。

向往,是因為有這么一個漂亮又聰明的女人當老婆,很多事情都會幫忙打理的很好,而害怕是因為在這樣的女人面前,很難有事情可以瞞的了,有時候一舉一動的異常都可以看出來。

“汗,我這是在想什么呢?”

秦宇搖了搖頭,驅散自己剛剛的胡思亂想,來到了暮鼓前面,觀察起了暮鼓。

當然,這暮鼓和晨鐘一樣,從外表來看,除了一些類似道紋的銘文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晨鐘還有敲幾下聽聽聲音,但是暮鼓,秦宇可不敢嘗試。

一群人就開始在大殿里等待,孟瑤拉著秦宇坐在大殿一角,開始講述起從秦宇對付陳豪以后發生的所有事情,秦宇看著孟瑤親昵的靠在自己的懷中,不時的眼角余光瞄一眼莫詠欣那邊,他不由得嘴角牽起一絲苦笑。

孟瑤這小妮子是吃醋了,現在的樣子很明顯是做給莫詠欣看,看來莫家的事情,孟瑤也都知道了,現在不過是想要在莫詠欣面前宣示她才是自己的正牌女朋友。

不然以孟瑤的害羞程度,怎么可能在這么多人面前依偎在自己懷里,真要說起來,秦宇還得要感謝莫詠欣呢!

當然,秦宇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說出這樣的話,那他未免也太不是人了,想到莫詠欣竟然也喜歡自己,秦宇是既煩惱又有些自豪。

自豪的是莫詠欣這樣的天之驕女,竟然會看上他,不得不說,被一個大美女喜歡,對于男人來說,都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煩惱的是,有了莫詠欣的這橫插一腳www.yuanm2008.com,對孟瑤難免就有些不公平了。

秦宇不是沒想過同時收了莫詠欣和孟瑤這兩位大美女,當然這只是在夢中偶爾夢到過,孟瑤和莫詠欣兩女肯定不會同意,就算孟瑤和莫詠欣因為愛自己而舍得委屈下,這孟家和莫家也不會同意,而且秦宇自己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他舍不得孟瑤受委屈。

所以說,有時候桃花運來了也不是好事情啊,至少此刻的秦宇是如此認為的。

眾人就這么在大殿呆了兩個小時,突然,石門的通道內走出來了幾個人,正是莫詠欣派出去探路的保鏢,這幾位保鏢神情略帶喜色,對著莫詠欣說了幾句,莫詠欣聽后臉上露出笑容,對著眾人說道:“這石門后的通道果然就是出口,從這里出去直接到了邙山的半山腰上,也真是神奇,景帝陵離邙山那么遠,咱們在這地宮也沒走多少路,竟然出口是在邙山。”

聽了莫詠欣的話,秦宇倒是沒有驚訝的神色,他本身就是從邙山上清宮進入地宮的,不過這從景帝陵也能進入地宮,倒是讓秦宇沒有想到的,秦宇可以肯定,地宮肯定沒有那么大,但是為什么從景帝陵就能進入地宮,秦宇只能把它歸根于地宮的某種神秘原因造成的。

“先送姚丹出去吧,她的精神在地宮很不穩定,最好先帶她出去,找個醫生幫忙看下。”秦宇看了下坐在地上神情恍惚的姚丹對莫詠欣說道。

莫詠欣看了姚丹一眼,點了點頭,招呼兩個保鏢攙扶著姚丹先行進了通道,而莫詠欣自己則是拿出了一張空白的紙,在上面小心的畫著什么。

秦宇瞄了一眼,莫詠欣這是在畫著地宮的地圖,準確的說是畫她經過的地宮的線路圖,莫詠欣的畫工很不錯,一眼就讓人可以看出來該如何走。

“范老來了。”孟瑤拍了拍秦宇的手掌提醒道。

范老和莫詠星從殿門外走了進來,而在范老的身后,還跟著臉色蒼白的范未書,看到秦宇坐在大殿內,范未書朝著秦宇開口打了聲招呼。

“秦宇,未書這孩子是我外甥,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真是要謝謝你對他的照顧了。”范老沖著秦宇抱拳感謝道。

“范老,您這不是折煞嗎,我還沒有感謝范老對我的幫助呢,要是知道未書兄是范老的外甥,當時說什么也要攔著不讓他進入地宮。”秦宇趕忙起身擺了擺手道。

“哎,這是未書命里注定的劫難,經過這事情也好,至少讓他知道,這世上還是有很多地方不是因為好奇就可以打探的。”

原來,范未書在石棺內躺了三個小時后,手臂的傷就好了,見到范老,自然就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說了,也提到了在遇到洪水的時候,正是秦宇沒有放棄他,才讓他躲過了一劫,所以范老才會說要感謝秦宇對范未書的照顧。

“秦兄,杜若希和姚丹她們呢?”范未書看到在場的人就只有秦宇一個是他認識的,其他都是陌生人,不禁出聲問道。

“姚丹先行離開了,至于杜若希……”秦宇頓了一下,發現范未書臉上著急傾聽的表情,不禁暗嘆了一口氣,這范未書還真是真心喜歡杜若希啊,可惜杜若希對他卻是沒有那方面的想法。

“杜若希因為某些原因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秦宇最后模凌兩可的答道。

“我知道了,秦兄你不要騙我了,杜若希肯定是和那個年輕道士一樣了,都死了。”范未書無限沮喪的坐在了地上,抓著自己的頭發哽咽道。

秦宇狐疑的看著范未書,最后又將目光落在范老的身上,范老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哎,未書和我說過,當時他和那位年輕道士走進了一座大殿,那間大殿的名字你應該很熟悉。”

范老說到這,目光看向秦宇,秦宇被范老看的一頭霧水,什么叫他很熟悉,范老這說話說一半還真是吊人胃口。

“那座大殿的門口的牌匾上寫著上清宮,那位年輕道士看到這門匾,情緒激動,認為這是他們祖師在地宮蓋的宮殿,馬上就推門進去了,結果,里面卻只有一位旱魃,那旱魃直接把年輕道士給掐死了,未書站在門外看到這一幕根本就不管進去,然后那旱魃看了未書一眼后,未書就被對方控制住了魂魄,后面的時候這孩子就什么都記不起了,直到我剛剛讓他恢復了神志。”

聽了范老的話,秦宇陷入了沉默,范未書和那年輕道士經歷的事情竟然和姚丹和杜若希的這么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一個是將軍殿,一個是上清宮。

開始秦宇還以為姚丹進的那個將軍殿應該就是袁承煥將軍的,可從現在來看很有可能不是袁承煥將軍的,而姚丹看的那個怪人也不一定就是袁承煥將軍,這地宮里面竟然有其他的旱魃存在。

秦宇驀然想起在進入地宮前,袁承煥將軍當時說的那句話:我不能進去,我進去會有危險。

當時秦宇沒有多想,但是聯系到現在的事情,很有可能袁承煥將軍知道這地宮里面有其他旱魃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地宮里的旱魃和袁承煥將軍還是敵對的存在。

“咱們先離開這里,這里也不是很安全的地方。”想到地宮內有這么恐怖的存在,秦宇當下覺得他們現在所在的大殿也不是安全的了,還是快點離開的好。

秦宇能想到,范老他們自然也可以推測到,實際上,范老是最早想到的,所以他看到自己外甥的手臂復原了后,就立馬朝著大殿跑回來,一刻也不耽擱,要是碰到地宮里的旱魃,他們這些人全部都要交待在這里。

一伙人快速的進入石門內,秦宇和孟瑤走在中間,這個通道不短,眾人走了一個多小時,才終于走出了洞口。(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