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百七十八章 兩兄弟見面

第兩百七十八章 兩兄弟見面

 熱門推薦:

“秦宇,去仁愛醫院吧!”

“孟瑤,去仁愛醫院。”

聽到這廣播,孟瑤和秦宇兩人同時開口說道,兩人聽到對方的話,相互笑了,孟瑤點了點頭,打開導航,查找到仁愛醫院的路線,跟著路線開去。

對于年輕女子,秦宇還是很有好感的,現在社會還敢出手扶老人的人真的不多了,秦宇也不想一個這么好的女子,被人誣陷,秦宇相信孟瑤也是和他一樣的想法。

從秦宇他們現在的位置到仁愛醫院,開車花了一個小時,將車子停到仁愛醫院的門口,秦宇和孟瑤兩人互相看了眼,傻眼了,兩人只顧著急著趕過來,卻根本不知道那年輕女子還有那姓楊老者的家屬在什么地方。

“進去找醫院的人問一下,這事情醫院的人應該知道。”

秦宇和孟瑤兩人下了車,徑直朝著醫院前臺走去,而在醫院某棟大廈底層的一間辦公室內,此刻有著七八個人在里面,之間發生激烈的爭吵。

靠近門口處的是一位年輕女子和一位橫眉大臉的年輕男子,而這兩位年輕人的對面則是秦宇見過的那楊姓老者的子女,不過另外多了兩個男的。

“楊爺爺不是我推倒的,當時我去的時候楊爺爺已經倒地了,而且后來楊爺爺不也醒過來了嗎,也自己親口說了,他倒地和我沒有關系。”

“什么和你沒有關系,那是我公公一開始被撞腦袋糊涂了,后來我公公就承認是你撞倒的他。”楊老頭的兒媳婦,那位黃發婦女,坐在辦公室的沙發桌上,一手指著年輕女子說道。

“想訛錢就直說,別搞這些有的沒的。”

年輕女子身邊的橫肉男子臉上露出不屑的冷笑,這些把戲他見多了,很明顯這姓楊的一家人是打算訛小茹的錢了。

“什么叫訛錢,她撞死了我的公公,難道不應該賠償,我們也不想要賠償,你讓她把我公公救活啊,不行咱們就法院上見。”

“法院見就法院見,當時現場這么多人看到過,還想誣賴訛錢,門都沒有。”

年輕男子也是一個爆脾氣,這也就是在京城,要是在他老家,他早上前一個巴掌朝著這黃發婦女扇過去了。

“我已經給廣播公司打了電話,相信當時在現場的人肯定會有人聽到的,到時候有人證明,看你們還有什么說的。”

“哎呦,我們好怕,我就明著和你說,要么賠償十萬塊,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不然就等著上法院。”

顯然,楊姓老者這一群家屬中,是以黃發婦女為代表的,其他人都保持沉默,全部都由黃發婦女來說。

“你好,我想問一下,你們醫院是不是有一個姓楊的老人,送到醫院就已經死了的,我想知道他的家屬在哪里?”秦宇和孟瑤走進醫院,秦宇來到前臺朝著前臺的護士問道。

“姓楊的?昨天來的吧?”護士看了下病人掛號登記表,朝秦宇問道。

“對。”

“那老人的家屬就在里面第一棟的第三間辦公室里,好像在和撞人的女子在協商。”護士對秦宇說道。

“撞人的女子?是不是搞錯了,那女子只是好心上前去扶了下那老人而已。”聽到護士的回答,秦宇眉頭皺了皺。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聽病人的家屬說的,那女子也是今天早上被病人家屬從外面帶進來的。”

“好的,謝謝你。”

秦宇也知道從護士嘴里不可能知道多少消息,當下道了聲謝,和孟瑤兩人朝著內里的一棟樓走去。

這棟樓是急救中心,秦宇和孟瑤走進大廳,就有許多醫生和護士推著擔架車緊急的來回走動,莫名的讓人產生一種急迫感。

按照那位護士說的,秦宇和孟瑤兩人走向第三間辦公室,來到第三間辦公室的門口,秦宇聽到里面傳來的一道聲音,表情變得古怪起來,一把推開房門。

“我告訴你,別以為我不打女人,像你這種不要臉的娘們,小心我拿巴掌扇你!”

“哎呦,你來扇啊,你扇我試試!”

秦宇推開門,正好看到黃發婦女手指著一位年輕男人,在那破口大罵,看到這熟悉的背影,秦宇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而同樣因為秦宇推開門,那年輕男子原本是背對著門的,此刻也回過頭來,看到了秦宇,年輕男子也愣住了。

“阿龍!”

“秦宇,我靠,你怎么會在京城,還到這里來。”

年輕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秦宇的好兄弟紀阿龍,兩兄弟見面都是滿臉的激動,來了一個男人間的擁抱,讓隨后跟著秦宇進門的孟瑤站立在門邊不知道干嘛了。

“你這家伙,人來京城,換了手機也不知道給我發個短信,聯系電話都不留一個,怎么,想和我徹底撇開關系啊。”

秦宇重重的捶了一拳阿龍的的肩膀,自己這兄弟離開了縣城后,竟然連電話號碼都換掉了,根本就聯系不到他,秦宇這次來京城前,還打算給他打電話,這才發現,電話打不通了。

“嘿嘿,你也知道,我以前狐朋狗友比較多,雖然離開了家,但每天還是電話不斷,無奈我就只有換掉號碼了,不過我手機里可是存了你的電話號碼的。”

秦宇和紀阿龍這樣旁若無人的敘舊,不僅讓孟瑤臉上露出好奇的神情,那位年輕的女子同樣也是一臉的好奇,在她眼里,一直是冷酷撞的阿龍哥,竟然也會有這么熱情【147小說 147xs.com】的一面,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這叫秦宇的男子和阿龍哥又是什么關系?

趙茹很好奇,同時趙茹也認出了這進門的一對年輕男女正是昨天在廣場路邊的,還幫她解了圍,還沒過去一天,趙茹自然不會忘記,更何況,孟瑤這樣的美女,不管是誰,只要看了一眼,就都會有印象。

“你們這是想干嘛,認親大會啊。”

終于,有一人看不下去了,那黃發婦女也認出了秦宇和孟瑤,這一對年輕人昨天可是壞了她的好事,害她在許多人面前丟盡了臉面,對于秦宇,黃發婦女是恨的要死。

“阿龍,是怎么一回事?”秦宇沒有理會黃發婦女的嘲諷話語,朝阿龍問道。

“她公公昨天在路上昏倒,然后小茹好心去扶,結果這些人把她公公的死想要栽到小茹的頭上。”

阿龍以為秦宇是什么都知道,把事情從頭解釋了一遍,卻被秦宇給打斷了,“我昨天就在現場,這些都不用說。”

秦宇制止了阿龍后,目光看向那楊老人的這些家屬,眉頭皺了皺,最后將目光落在黃發婦女的老公身上,開口質問道:

“楊老昨天最后的一段話你沒有聽到,你想讓他老人家九泉之下都死不瞑目?”

“我……”

楊老的兒子臉上露出愧疚的表情,不過看到自己老婆瞪過來的眼神,只得慚愧的低下頭,對于秦宇的話,當作沒有聽見。

“你是楊老的女人吧,你父親死前交待的話你都忘記了,他這尸骨未寒,你就把他的教導拋到腦后,你對得起你父親嗎?”

看到楊老人的兒子低下頭,秦宇只得將目光轉向昨天同樣在現場的一位婦女,楊老人的女兒。

“我公公那是一時被撞糊涂了,要是沒有出事我們也就算了,可現在我公公死了,她就必須賠償。”黃發婦女看到秦宇說得她小姑子有些愧疚了,趕忙拉了拉小姑子的手,沖著秦宇說道。

“你公公當時明明是自己摔倒的,你這女人怎么這么無理取鬧,當時有那么多人看到過,路邊的攝像頭也是有監控錄像的,只要一查錄像就知道的。”孟瑤在一旁也跟著開口說道。

“那攝像頭拍下的錄像被人毀掉了。”聽到孟瑤的話,阿龍臉色難看,在秦宇耳邊小心的說了一句。

“恩?”秦宇眼神一凝,目光投向那黃發婦女,怪不得敢訛詐,原來是已經把錄像給處理掉了,看來這黃發婦女背后的關系網也挺厲害的。

秦宇可是清楚,這類廣場路邊的攝像頭,一般都屬于物業公司的,很明顯,這黃發婦女是找到了物業的人,然后把這錄像毀掉的,不過能讓物業公司這么做,這黃發婦女背后肯定有熟人在物業公司。

秦宇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黃發婦女那個所謂的拋出所所長弟弟也參與了,物業公司和轄區派出所要搞好關系這是很正常的,如果是黃發婦女她那弟弟出面,物業公司還真有可能把這錄像給毀掉。

“毀掉錄像也沒事,有我們給你作證,就算上了法院,也沒什么好怕的。”對于這種貪得無厭的人,秦宇沒什么好感,真想鬧,那就隨他們去鬧,等到法院的判決就是了。

“你們都是認識的,是一伙的,你以為法官會相信你們說的話,還有,只要你一天不賠償,我就天天去你上班的地方鬧,讓你沒法工作。”

黃發婦女前半段話是沖著秦宇說的,話語充滿了不屑,后半段則是沖著趙茹去的,言語之中帶著威脅的口氣。(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