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百五十章 同意

第兩百五十章 同意

 熱門推薦:

“增加陽壽……”不得不說,陰差的最后這一句話很打動秦宇,六品相師現在離他還差的遠呢,秦宇還沒有多大感覺,但這增加陽壽,卻是一個秦宇不能拒絕的誘惑。

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是很多為人子女最后悔的事情,如果可以增加陽壽,秦宇一定會想方設法給自己父母增壽。

“怎么樣,別墨跡個半天,愿不愿意干這監察使的話,就痛快給個答復。”

“行,這監察使的職位我干了,不過這職位不會有什么硬性的工作指標吧?”秦宇思慮再三,還是決定答應下來。

“沒有什么硬性指標,其實這職位對你小子來說,你是賺大了,也就是什么時候要是碰上了鬼魂,出手解決一下而已,既可以賺陽人的錢,還能得到積分。”

陰差的話,秦宇是嗤之以鼻的,他和陰差無緣無故,這陰差會趕著上來給他送好處?秦宇是不信的,只是他一時沒有想到這陰差的目的而已。

“好了,既然談妥了,那么我一會就會在給這城關門口開設一條鬼道,你交待這店里的老板,把鬼道用隔板給隔開,位置就是坎坤方位。”

陰差說完這話,聲音就從秦宇的腦海中消失了,秦宇回過神,發現這飯店的大廳突然陷入了一片漆黑,孟瑤害怕的聲音傳來:“秦宇,剛剛刮過一陣風,這蠟燭被吹滅了。”

“沒事,陰差已經走了,可以開燈了。”

秦宇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聽到秦宇的話后,孟瑤和張燕也紛紛拿出手機,借著手機微弱的熒光,讓大廳變得有些光亮存在。

“啪!”

張恒將電燈開關打開,大廳內恢復燈火輝煌的樣子,孟瑤和張燕兩位女生的臉色都有些慘白,顯然,先前的一幕讓這兩位女生都挺害怕的。

“秦宇,那陰差什么的真走了?那真的是地府的牛頭馬面嗎?”過了許久,孟瑤心情平復下來,拍拍胸脯,朝秦宇問道。

“是不是牛頭馬面就不知道了,牛頭馬面只不過是一個統稱,地府的陰差那么多,誰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秦宇給孟瑤解釋道。

所謂的牛頭馬面實際上是對所有陰差的一個統稱,就好比咱們現在叫的官職:縣委書記。這只是一個職位,具體都某一個不同的書記,又有不同的稱呼方法。

“張叔,那陰差已經答應出手開辟一條鬼道,到時候張叔你在這飯店里的左側用隔板或者重新砌一道墻出來就可以了。”

“真的,那真是要謝謝小秦你了,為了這飯店的生意,我最近可是快要愁白了頭。”張恒聽到秦宇的話,臉上先是露出激動的神情,隨即感嘆道。

“爸,我怎么沒看出來你有什么愁啊,在家里的表現都和平常一樣啊?”

“你這丫頭,爸是不想讓你和你媽擔心。”張恒憐愛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女兒,為了不讓家里人擔心,他回到家都是強撐笑臉,內心的煎熬只有他自己一人獨自承受。

張恒盤下這家店鋪,加上裝修都已經花光了他多年的積蓄,這半年來,一直都是靠借貸來維持經營,但借貸終究不是一個辦法,如果沒有秦宇的出現,恐怕最多兩個月張恒也就撐不下去了。

“張叔你這有沒有圖紙?”秦宇突然開口問道。

“有,我這就去給你拿。”張恒聽到秦宇的話,朝著前臺走去。

“秦宇,這次……這次真的要謝謝你,先前是我語氣太沖了,對……對不起。”張燕突然朝著秦宇一鞠躬,為先前對秦宇的態度表示了歉意。

“呵呵,你是孟瑤的好朋友,這點事我沒放在心上。”秦宇笑呵呵的擺手表示沒什么,當然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要不是因為孟瑤,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燕子,你這是干嘛,他幫張叔是應該的,他要是敢不幫,哼!”

孟瑤小嘴一嘟,看似帶著威脅,不過那笑的瞇成一條線的眼睛暴露了孟瑤此刻內心的甜蜜,秦宇剛剛說的話,讓她的心情非常好,有些時候就是這樣,尊重對方的朋友,遠比尊重對方更讓對方感到滿足。

張燕是孟瑤的閨蜜,秦宇能忍受張燕先前的語氣,那肯定是因為孟瑤的緣故,這正說明,秦宇很在乎孟瑤,孟瑤和張燕都是聰明的女孩,自然明白秦宇話里的意思。

“他要敢不幫,你打算怎么樣?”張燕是一位直爽的女孩,倒了歉后,又恢復了活潑的性子,目光看向孟瑤打趣道:“你就不帶他去見家長?”

“喂,燕子,我是幫你說話,站在你這條戰線上,你這個恩將仇報的女人。”孟瑤被張燕的話說的俏臉一紅,隨即馬上反擊,一手去搔張燕的癢癢,兩個女人頓時鬧成一團。

秦宇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那是大跌眼鏡,他沒有想到一向恬靜的孟瑤也會有這么小女孩的一面,不過隨即秦宇也就理解了孟瑤的舉動,張燕是她的閨蜜,兩人肯定從小就打鬧慣了的,而且,在秦宇心里,這樣的孟瑤才是最可愛的。

“咳……咳”秦宇看到張恒拿著紙筆走過來,輕咳了兩聲,這孟瑤和燕子兩位女生打鬧起來,難免會有些春光乍現,秦宇自己看的是目不轉睛,但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聽到秦宇的咳嗽聲,孟瑤和張燕兩人停止了打鬧,兩位女生想到剛剛自己的舉動,臉上都有些緋紅,尤其是孟瑤,更是羞的不敢看向秦宇。

秦宇接過張恒遞過來的白紙,來到另外一張干凈的桌子上,將紙鋪開,環顧了這飯店一會,才下筆在白紙上畫著什么。

隨著秦宇筆下的勾勒,張恒幾人都看出來,秦宇畫的是飯店的平面圖,畫完平面圖后,秦宇在圖上的左邊重點用線勾勒出兩條線:“就按照這個位置,在這里先砌兩堵墻,墻那面不用管,靠外的一面可以在墻上掛一些佛龕之類的,擺上些祭品就可以了,恩,這樣,等墻砌好了,我再過來一趟吧。”

秦宇看了下時間,今天這么一搞已經是接近凌晨了,眼下時間也不早了,當下便打算告辭了。

……

次日,睡得昏昏沉沉的秦宇被手機鈴聲給吵醒:“孟瑤,這么早給我打電話干嘛?”

“還早,都八點多了,你這頭豬,你忘了你今天要干嘛了?”

“今天要干嘛?”秦宇裝作疑惑的樣子問道。

“你……你是故意的。”

“哈哈,我這就下來,你到賓館下面等我吧,今天去見我未來丈母娘的日子,我怎么會忘記。”秦宇哈哈一笑,他可以肯定,此刻孟瑤一定是在電話那頭,厥著小嘴,生他的氣。

掛掉了孟瑤的電話后,秦宇很快就穿戴整齊,衣服都是孟瑤昨天給他帶來的,什么牌子的秦宇看不出來,這一連串的英文秦宇他也不認識,對于奢侈品,秦宇沒有多大的了解,只認識那么幾個品牌。

平生第一次,秦宇對著鏡子照了超過十五分鐘,別看他和孟瑤在電話里說的輕松,這第一次上門見丈母娘,秦宇也是心里忐忑,比當初參加高考還要緊張。

“孟瑤,你媽不會到時候拿掃把把我趕出門吧。”孟瑤領著秦宇到附近的商場,秦宇根據孟瑤提供的信息,買了幾樣孟瑤母親平日喜歡的東西。

“我媽才不會呢”孟瑤白了秦宇一眼:“我媽的脾氣很好的,從小就沒罵過我,不過倒是會經常教訓我哥,你就放心好了。”孟瑤手挽著秦宇的手臂,對秦宇安慰道。

“那是對你,我可不www.yuanm2008.com覺得你媽對于我會有這么好脾氣。”秦宇撇了撇嘴,沒看到你媽對你哥的態度嗎,那明顯是分人的,自己這要帶走人家養了二十多年的閨女的人,那恐怕待遇就更低了。

“那你想怎樣,難道你想臨陣脫逃?”孟瑤雙手插腰,氣鼓鼓的瞪著秦宇,秦宇好笑,一手捏了捏孟瑤滑嫩的臉蛋:“為了你別說是你媽了,就是前面有千年惡鬼,我也得往前沖。”

“你敢說我媽是惡鬼……”孟瑤先是被秦宇突然的動作搞的臉一紅,隨即反應過來,秦宇話里的意思,不就說說她老媽是千年惡鬼嗎,當下握緊拳頭想要錘向秦宇,可秦宇早先一步跑開了,只留下一陣爽朗的笑聲……

“孟瑤,你家就在這里?”看到孟瑤開著車子來到某XX大學內,秦宇頗有些奇怪的問道。

“我爸在南方,我媽是這學校的教授,平時我和我哥不在家的時候,我媽一般都是住在學校給安排的房子,加上我媽最近又忙著研究一個課題,所以就讓我帶你來這里嘍。”孟瑤熟練的將車子駛進某教師住宿區,將車子停好。

“咱媽還是教授啊,真是失敬了,咱媽研究哪方面的?”秦宇笑著問道。

“什么咱媽,是我媽。”孟瑤哼了一聲,糾正秦宇的叫法:“我媽是研究古代歷史的,帶的都是研究生。”

“你說咱媽到時候會不會我一進門,就叫我背華夏五千年的歷代皇帝表啊。”

“我媽會不會叫你背皇帝表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我現在會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孟瑤拔下車鑰匙,雙手就朝秦宇的手臂擰去,秦宇自然不會輕易就范,一對小兒女就在車里打鬧了起來。

其實,了解秦宇性格的人就知道,秦宇只有在極度緊張的時候,才會說話比較貧,這也是秦宇用來緩解自己緊張情緒的一種辦法。(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