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百三十八章 金蟬脫竅

第兩百三十八章 金蟬脫竅

 熱門推薦:

“頭,不要勸我回去,我知道,我就算上了軍事法庭,也不會被判槍決,但是我真的是沒有臉面回去了,而且咱們藍鷹的人,就從來沒有被自己的軍事法庭審判過的先例,我不能把前輩們和戰友們的臉給丟了。”

“頭,還有狐貍、狂風,這輩子只能和你們做兄弟做到這里了,如果有來世,我們還是兄弟,我還愿意加入藍鷹特種隊。”

坦克緩緩的從地上站起,朝著幽冥做了一個軍禮,大聲吼道:“藍鷹特種隊編號267,代號坦克向隊長報道。”

坦克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幽冥,幽冥抿著唇,緩緩的舉起右手:“敬禮!”

“敬禮!”

坦克和幽冥兩人同時舉起右手,一旁,狂風和狐貍兩人也同樣挺拔著身姿,四人都將右手舉起,凝望著前方,只是三人的眼中都滿含著淚水。

一旁的秦宇感受到四人之中的壯烈氣息,眼角也不禁滑下一滴眼淚,這幾位才真正的是民族的英雄,國家的保衛者。

然而,因為幾位人渣,卻毀了他們的一生,秦宇這一滴眼淚是為坦克感到不值,也是為國家感到悲哀。

如果國家重視對軍屬親人的照顧,重視對先烈家屬的照顧,又怎么會發生這樣的慘劇,這群英雄們為了國家的榮耀,為了人民的安全,不顧自己的生死,一次次的與死神擦肩而過,可最后,竟然因為幾個人渣,而毀掉了一生,這真是TM的可笑。

這一刻,就連秦宇這樣喜歡把情緒掩藏在心里的人,也忍不住想要罵娘,軍人們的職責是保家衛國,可家都沒了,還拿什么來衛國?

“哈哈哈哈……”坦克突然仰天一陣狂笑,在笑聲中把眼淚抹干,目光看向秦宇:“秦先生,知道你是一位風水師,你看這山里那塊地方風水好,你就把我葬在那里吧,我這也算是賺到了。”

“這山恐怕葬不下你。”秦宇略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呵呵,看來咱這種人天生就是一席破草蓋的命,頭,動手吧。”坦克挺直身子,看向幽冥,眼神中帶著鼓勵。

“你應該知道,藍鷹的槍從來沒有朝戰友開的先例,你怕回去破壞了先例,我要是開槍了,我同意是破了藍鷹的先例,我也丟不起這個人。”幽冥緩緩的開口,要讓他開槍射向坦克,他做不到。

“既然頭你做不到,那就讓我自己來,把槍給我吧。”

坦克朝幽冥伸出手,幽冥默不作聲,只是抿著唇,不知道在想什么,現場的氣氛陷入了沉寂。

“如果,我說我有辦法讓大家以為坦克都已經死了,但實際上坦克卻沒有死,你們會愿意做嗎?”

秦宇的突然開口打破了這沉寂的氣氛,幽冥等人都將目光轉向秦宇,秦宇繼續說道:“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坦克不跟你們回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已經死了,這樣你們才可以向上面交待,但是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坦克陷入假死狀態,瞞過別人,但實際坦克卻并沒有死去,通過特殊的辦法還可以活過來,當然,這個辦法也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我也不敢保證會百分之一百的成功。”

“什么辦法?”幽冥狹長的眼眸閃過一道精光,盯著秦宇問道。

“我有一種術法,施展后,可以讓人的呼吸全無,心跳也停止跳動,和真的死去的人一般無愛,而通過特殊的辦法,只要時間沒有超過七天,我可以讓人再活過來。”

“秦先生,先前是我狂風糊涂,您要打要殺都可以我,我絕對不皺一下眉頭,但是我希望您能幫幫坦克,施展這種術法,我跪下來求您了。”

在秦宇的話音落下后,狂風突然跪了下來,秦宇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對著秦宇一陣磕頭。

“你別這樣,我既然說出來了,就是有這樣的想法,快點起來,我也是不希望看到坦克,因為幾個人渣而就這樣離開。”

秦宇趕忙解釋道,至于狂風先前對他揮拳的舉動,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這是一位真性情的漢子,先前也是因為坦克的事情,而憤怒所致。

“不過,就算我救活了坦克,恐怕他以后也不能再以原來的身份出現了,畢竟,在其他人的眼中,坦克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不用了,多謝秦先生的好意,但要讓我一輩子茍活著,還不如就這么死去。”

坦克竟然開口拒絕了秦宇,秦宇驚愕的看向他,暗襯:“看來動手殺死那些人之前,恐怕坦克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了。”

“坦克,你TM的糊涂了嗎,還茍活著,你以為你死了就好了嗎,別忘了,你哥哥嫂子還【147小說 更新快】在,你以為我會幫你照顧他們嗎,就我們這種和閻王打交道的人,什么時候離開了都不知道,有什么時間去幫你照顧你哥哥和嫂子。”

幽冥在這個時候開口了,指著坦克的鼻子的罵道;“還有你那妹妹,失蹤了這么多年了,怎么給你調查?哪來的抽出時間給你去調查?你要查,就給我茍活著,自己去調查,等你什么時候找到妹妹了,把哥哥和嫂子都安頓好了,沒有后顧之憂了,你再去死,到時候我絕對不攔著你。”

幽冥的話讓坦克愣在了當場,是啊,頭說的沒錯,他們這些和閻王打交道的人,說不定在哪次執行任務中就犧牲了,怎么有時間去幫他照顧哥哥嫂子還有尋找妹妹。

坦克的臉色變幻不定,原本他已經是做好了死的打算,可幽冥的話,又讓他起了活下去的心思,哪怕要死,他也要在找到妹妹后才死。

“秦先生的恩情,坦克感激不盡。”

聽到坦克這話,秦宇松了一口氣,而幽冥和狂風、還有狐貍三人,臉上終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人都是有三魂七魄的,而其中有一魂主人體器官,一旦這一魂魄離體,整個人的身體器官就會停止運行,就像我們經常說的休克,有時候也是因為這主導人體器官的魂魄因為某些原因離體了造成的。”

秦宇緩緩開口說道:“我會施展術法將你身體內的那一道魂魄給抽出來,而這道魂魄離體后,你的心臟就會停止跳動,也就沒有了呼吸,不過只要在七天之內,再次做法,就可以將你的魂魄還回去,你就會恢復正常,所以,想要瞞過他人,光看我的術法恐怕還不行,可能你要作出一點犧牲。”

“秦先生的意思我懂。”坦克點了點頭,朝幽冥看去,說道:“頭,朝著我開槍吧,咱們這里只有頭你有那樣的槍法,可以打到我的心臟處,但卻沒有沒有真正的打破心臟。”

秦宇的術法可以讓坦克變成一個死人,但要想瞞過其他人,還需要一個理由,那就是坦克為什么會變成死人。

如果坦克被人在心臟處擊了一槍的話,那么坦克變成一個死人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只有這樣才可以瞞天過海,騙過別人。

“如果這樣的話,最好是幽冥你先開了槍,我再施展術法,坦克身體脆弱的時候,我施展這術法也就越容易。”秦宇想了下,對幽冥開口說道。

“你這家伙是要破了咱們藍鷹的先例啊。”幽冥搖了搖頭,頗有些無奈,將目光轉向狂風和狐貍,狂風和狐貍馬上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先別說他們能不能開槍,就算真可以狠下心來開槍,他們也沒有那好的槍法啊。

子彈射中心臟位置,可偏偏卻又沒有將心臟打破,這需要精確到人體內的脈搏走向,放眼整個藍鷹,除了頭,沒有人能做到。

幽冥最后只得苦笑的點了點頭,誰叫他的槍法這么準呢,看來回到基地的時候,是該好好操練這群家伙的槍法了,幽冥在心里暗暗想道。

而秦宇,現在還需要一些準備工作,秦宇從懷里掏出一張紅紙,像紅紙黃表這些東西,他現在身上都會隨身揣幾張,就當是帶著一包香巾紙一樣,也不是很麻煩。

“坦克,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秦宇褲兜里還有一只鋼筆,坦克將他的生辰八字報出來后,秦宇用鋼筆將坦克的生辰八字寫在了紅紙上。

將紅紙給折好,秦宇想了下,撿起了先前被坦克丟掉的那個酒瓶,還好這酒瓶是掉在了草地山,不然這么一個小瓷瓶,肯定是碎了。

秦宇嘴里吟唱著:“天地君親師,八字暖穴,此處可招魂。”

一手將紅紙塞進酒瓶中,“轟”的一聲,一竄火苗從酒瓶口竄出來,卻是那紅紙在酒瓶里面燃燒了起來。

“好了,現在可以開始了。”

幽冥聽到秦宇的話后,手上再次出現了一把烏黑的手槍,目光凝視著坦克,坦克坦然面對著,笑著看向幽冥

“砰!”

一聲清脆的槍響響遍山林,遠在山坳處的人都可以聽得到,少將和那位參謀長自然也是聽到了槍聲,那參謀長的臉上出現疑惑的神情,而少將卻是長嘆了一口氣:“坦克這小子,還真TM的是條漢子,沒給藍鷹丟臉。”(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