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千一百六十九章 再見故人

第兩千一百六十九章 再見故人

 熱門推薦:

一個禮拜之后!

正在自家別墅內陪著孟瑤和莫詠欣曬太陽的秦宇手機突然是響了,看到手機中顯示的來電號碼,秦宇拿起手機走到了一邊。

“曹軒,有什么事情?”

“秦國師,您當初吩咐我關注一下帕米爾高原那邊的動靜,在昨天,帕米爾高原那邊確實是發生了事情了。”

“什么事情?”聽到曹軒電話里的話,秦宇心里一突,最近幾天他心里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一座冰山崩塌了,另外,當地的考古隊在帕米爾高原發現了兩千五百多年前的古墓,初步斷定是最早的拜火教的遺址。”

“拜火教的遺址?”

“是的,不過詭異的是,就在這古墓被挖掘出來之后的第二天,那古墓中的尸骨卻是消失不見了,也就是在第二天,才有雪峰崩塌的事情。”

“嗯,事情我知道了。”

……

掛掉了曹軒的電話之后,秦宇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帕米爾高原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而這事情一定是和阿龍還有那拜火教的先知有關系,兩千五百年前拜火教的遺址,那個時候,應該就是拜火教最輝煌的時代了。

阿龍是絕對不能有事的,最好就是自己去一趟帕米爾高原,但是這邊孟瑤這邊分娩期也是快要到了,如果這個時候走開的話……

秦宇有些為難了,沉默了一會,才轉身回頭朝著孟瑤和莫詠欣兩女走去,先前的陰沉之色消失不見,臉上再次洋溢著笑容。

“秦宇,誰的電話啊?”孟瑤看到秦宇走回來,摸著肚子問道。

“一個朋友的。”

“打了這么久的電話,你那朋友是不是找你有事啊?”

“沒事,就是很久沒聯系了嘮了一下嗑。”秦宇很是隨意的答道。

“秦宇,別裝了。”一邊的莫詠欣卻是白了秦宇一眼,“我們還不了解啊,要不是有事你會這么久?說說吧,這回又要離開多久?”

聽到莫詠欣的話,秦宇有些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在自己最親密的兩個女人面前,確實是瞞不了他們。

“阿龍去帕米爾高原了,現在帕米爾高原那邊出現了一點狀況。”最終,秦宇還是將整個事情告訴了兩女。

聽了秦宇的話,莫詠欣將目光看向了孟瑤,因為她清楚,秦宇為難的是因為孟瑤,孟瑤的分娩期到了。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她沒法發表意見,一邊是兄弟一邊是愛人,這確實不是一個容易做出決定的選擇。

“秦宇,既然是阿龍的事情,那你就去吧,我這不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嗎,不用擔心我的。”孟www.yuanm2008.com瑤開口了,一臉安慰的看向秦宇,“去吧,我也好久沒有見到阿龍了。”

看著孟瑤臉上的笑容,秦宇的心里卻是無奈,他知道孟瑤心里多少是有些失落的,但阿龍他真的是放不下。

沒有說話,秦宇緊緊的抱住了孟瑤,而后,蹲下身子,將頭貼在孟瑤已經隆起的肚皮上,輕聲說道:“寶貝,等爸爸回來。”

既然決定要走了,那秦宇便是不再耽擱,當下便是吩咐曹軒安排機票,不過在這之前,秦宇卻是被秦母給好好訓了一頓。

“你說你,瑤瑤和詠欣懷孕的時間到處走我就不說你了,現在瑤瑤馬上就要到分娩期了你還走,你這樣會讓瑤瑤傷心的,你讓親家們怎么看?”

得知到自己兒子又要離開京城,秦母自然是不愿意的,這兩位兒媳婦懷胎十月,自己兒子就呆了兩個月,不說兩位兒媳婦心里會怎么想,就是兩家的親家們恐怕都要有意見了。

“媽,秦宇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而且媽媽將我照顧的這么好,秦宇毛手毛腳的留下來也沒有什么用。”

最后還是孟瑤在一邊幫忙開口勸解,秦母才停止了對秦宇的數落。

其實,秦母會數落和訓斥秦宇,何嘗不是存了在兩位兒媳婦面前表明自己態度的心思。

……

帕米爾高原!

當秦宇到達這里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早有特殊部門的本地的負責人在這里等候了。

“秦國師,高原目前我們已經封鎖了,禁止游客上山。”

“那發現了拜火教遺址的地方在哪?”

“在那山上面。”

“那現在就上去。”

秦宇點了點頭,而后和這幾位工作人員朝著高原而上,最后,在3500米的高度的一片平地上停了下來。

“秦國師,這就是考古學家發現的拜火教的遺址,在這里,考古學家挖掘出了四具女性的尸骨……”

在工作人員的介紹下,秦宇朝著前面一群人匯聚的地方走去,雖然已經是封鎖了上高原的路,但是考古隊的人還在,還在繼續進行著挖掘。

在這十來位考古隊員當中,有著五位年輕人,而其中還有著一道女性的身影,不同于另外四位年輕人只能做一些清掃墓地灰塵工作,這位年輕的女子卻是在和幾位考過老專家聚集在一起討論著什么。

“李萱,這四具女性的尸骨已經可以確認是當時拜火教的高層無疑了,能夠擁有這么大規模的墓葬,很顯然當初是耗費了巨大人力來完成這么墓葬的,而以當時人類的生產力來看,最起碼是動用了千人的規模。”

“張教授,我覺得現在還是不要輕易的下結論,比如那墓葬里的那個鷹頭又該怎么解釋?拜火教的信仰中好像沒有鷹頭,還有那來自中原的梳子和來自西亞的琉璃瑪瑙珠串又該怎么解釋?”

“不說這兩者相距萬里,就是兩者在時間上也是相差了近幾個世紀,怎能妝點同一個女性?”

年輕女子捋了捋額前的短發,“這個墓葬太神秘了,那些圍成一層層圓圈的石頭又代表了什么?”

“李博士,雖然這些疑惑我們還沒有解開,可這不妨礙我們推斷這墓葬主人的身前地位,在這一點上我是贊成張教授所說的。”

幾位專家在討論的時候,那邊,正在清掃目墓地塵土的一位年輕男子卻是突然喊道:“各位老師,這里有新的發現。”

聽到年輕男子的這喊話,李萱和幾位專家立刻朝著年輕男子所在的墓坑而去,而李萱因為年輕,相比之下動作卻是要快捷了許多,是第一個到達這墓坑前的。

“這是?”

看到墓坑內出現的情景,李萱的眼瞳急驟收縮,而隨后趕到的四位專家看到墓坑的景象,也是震驚不已。

在那墓坑之內,此刻塵土掃盡,露出了一排排的黑白相間的放射性條石,這些放射性條石,以一黑一白的順序排列著,在墓坑底下,形成了一個神秘的符號。

“這……這墓底下怎么會出現這個?”

幾位老專家震驚,要知道這墓地是被他們挖掘過的,四具女性尸體也是在這個墓坑中出土的,但是在這四具女尸的下方幾十厘米的深度下,竟然還鋪著一條條放射性的黑白條石,這讓他們困惑和震驚。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在兩千五百年前,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尋找到這些黑白相間大小一樣的條石的。

要知道,條石不是普通的石頭,條石的外形都是方形或者是長條形,在那個連鐵器都稀缺的年代,要想弄到這么多條石,而且還一黑一白,這是一個極其浩大的工程。

而且,兩千年前的墓葬,一般都是簡單的挖個坑,就算是要堆砌,那也是在墓上,而不是在墓底。

這是因為,那個時候的人們對大地是充滿了眷戀的,認為人死后就必須是要回歸到大地,讓身體和大地最親密的接觸是必須的,所以,在墓底鋪設條石是極其反常的現象。

“挖,這墓坑下面可能不止這么的大,加大挖掘范圍。”一位老專家突然激動的開口喊道。

而老專家的話也讓其他考古人員大為興奮,發現了那四具神秘的女性尸體已經是讓他們很高興了,但是眼前的事實卻是告訴他們,這墓坑可能不僅僅是這么簡單,底下,還隱藏著更大的秘密。

“不能挖!”

然而就在考古隊員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在他們的身后響起,考古隊員都有些狐疑的回頭望去,便是看到了一位年輕男子和其他幾位黑衣男子,而說話的,正是這位年輕男子。

“你是什么人,憑什么不讓挖?”一位年輕的考古隊員忍不住開口辯駁道。

而李萱在回頭看到年輕男子的時候,整個人卻是愣住了。

“萱萱,好久不見了。”

“姐夫,你怎么來了?”

沒錯,這年輕男子就是秦宇,而李萱,正是孟瑤的表妹,當初的那位喜愛考古的萱萱。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看著越來越知性和干練的萱萱,秦宇也是有些感慨,看樣子,萱萱現在在考古界已經算是有了一席之地了,一個家世不凡的女孩,卻醉心于考古,每天與黃土尸體打交道,如果不是真正的熱愛這一行,是不可能做得到這一步的。

“姐夫,是不是這墓地?”而李萱在短暫的震驚之后,卻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臉色驟變。(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