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真正的真相

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真正的真相

 熱門推薦:

大堂,此刻一盞蠟燭孤單的亮在那里,當林詩音幾人從祠堂走到后院的時候,便是看到小龍一臉驚恐的坐在地上,而在他的前面,那位秦先生此刻正站在那里,面色平靜,燭光在他的臉上搖曳,讓人猜不透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林詩音的感觸是最深的,她總感覺這位秦先生似乎什么都知道,這山莊里發生的一切都知道,而且還是提前知道的那種。

“小龍。”張銘全第一時間走到自己表弟身邊,“你怎么了?”

張銘全對于自己表弟的身手很了解的,別說是一個人,就是在場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會是自己表弟的對手,自己表弟的身份十分的特殊。

“哥,他……他……”小龍跌坐在地上因為驚恐已經是有些說不清話了。

“既然人都來齊了,那就都坐下吧。”

秦宇開口了,目光從在場所有人身上掃過,包括被綁在柱子上的杜武,以及躺在了地上的劉士偉的尸體。

“出來吧,你也不需要隱藏了。”

同時,秦宇的目光看向大堂外的拐角處,而在秦宇話音落下之后,一道身影卻是從拐角處走了出來。

“茹茹!”

看到這道身影,方薇和倩倩驚喜的喊道。

沒錯,這從拐角里走出來的身影就是茹茹,此刻的茹茹表情蒼白,就這么站在大堂口處,對于方薇和倩倩的呼喚卻是沒有理會。

“你們每個人都有疑惑,那就從茹茹開始說吧。”秦宇的眼中閃過一道復雜之色,“茹茹掉下山坡并沒有死,而是被我救了,所以杜武和張銘全才找不到茹茹的尸體。”

秦宇這句話一出口,張銘全和林詩音兩人臉上同時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原來是這樣,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說得通了。

“劉士偉是一個視頻主播,方薇是一位都市白領,茹茹是一位鋼琴老師,杜武是房地產銷售,倩倩是一位平面模特,張銘全是基金運營經理,而林詩音你是一名作者,一名寫恐怖靈異小說的作者,至于小龍……”

秦宇眼睛微微瞇了起來,“小龍的身份最特殊,他是特種兵出身,這就是你們八個人的身份。”

林詩音七人聽完秦宇的話后,全都一臉震驚的看向秦宇,因為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古怪的秦先生竟然知道他們的一切。

“你到底是誰?”方薇有些顫抖的問道:“你是不是跟蹤來到這里的。”

“不是,我只是路過。”秦宇淡然一笑,“你們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插手過,其實茹茹也不是我救下來的,而是她。”

秦宇手一指大堂的對面,那里,一位白衣小女孩正安靜的坐在那里,雙手托著下巴,沉默的看著他們。

“是她!”

看到白衣小女孩,林詩音和方薇還有倩倩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這位小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來歷?

“她是這山莊的主人,是的,她才是真正的鬼。杜武和小龍殺劉士偉的時候,她沒有出手阻攔,因為劉士偉該死,劉士偉身上有著許多鬼魂的怨氣,而且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她不敢靠近小龍,小龍作為一個特種兵,血氣太旺,不是她一個小女孩可以對付的。”

“是她將茹茹給救下來,然后送到了我的房間門口,也是她帶領林詩音你去找尋真相。”

秦宇朝著小女孩招了招手,小女孩乖巧的走到了秦宇的身側,目光就這么看著林詩音。

是的,一切都解釋的通了。今晚的一切是人和鬼共同造成的結果。

小女孩在窗戶好奇的偷看,結果被劉士偉發現,不過,就算是沒有小女孩偷看,劉士偉也會找理由去后院祠堂,一切就好像是按照劇本演的情節一樣。

“不對,既然這就是真相的話,【147小說 147xs.com】那你告訴我,張銘全他為什么要殺死劉士偉,就僅僅是為了這一百萬,我不相信。”

林詩音搖了搖頭,目光之中卻是帶著一種懇求的眼神看向秦宇,那是對真相和答案的迫切。

就連林詩音自己也沒有注意到,她對張銘全為什么要殺死劉士偉的原因的好奇已經是超過了朋友出賣同學死亡的悲傷情緒了。

“是啊,為什么呢,林詩音你不妨先說說你的推斷吧。”秦宇看向林詩音,反問道。

“我的推斷?”林詩音沒有想到秦宇在這個時候會反問她,當下思考了一會,答道:“張銘全有劉世偉的銀行卡,并且知道里面有一百萬。同時,張銘全也知道杜武和茹茹要殺死劉士偉的計劃,所以便是決定順手推舟在后面坐收漁翁之利。”

“但是這其中有兩個問題,首先一百萬還不能讓張銘全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決定,同時張銘全又從哪里知道的杜武和茹茹的計劃?”

想到這個問題,林詩音便是覺得自己的頭好痛,而張銘全此時卻只是冷冷的看著她,根本就沒有想給她解惑的打算。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殺死劉士偉,你的動機到底是什么?”最終,林詩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朝著張銘全怒吼起來。

而更詭異的是,一直是林詩音好姐妹角色的方薇此刻卻也只是在一旁看著,沒有一點上前勸阻攔著林詩音的動作。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到底是哪里?”林詩音有些狂躁的扯著自己的頭發,狀若癲狂。

白衣小女孩看到林詩音的這幅模樣,有些害怕的靠近了秦宇的一點,秦宇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安慰道:“不要害怕。”

“林詩音,你這執念太深了,既然你要一個結局,那我就給你一個結局吧。”

秦宇突然朝著林詩音棒喝一聲,而林詩音聽了秦宇的喝聲,停下了抓頭發的舉動,只是一臉迷茫的看向秦宇。

“張銘全是因為你!”

“你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你的小說出現了漏洞,你挖了太多的坑,布下了太多自以為是的陷進和伏筆,但是到后面你發現你自己沒法圓你的布局了,你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甚至因此還得了狂躁癥。”

“張銘全看了你的小說,他知道你因為什么而焦慮,于是,他填補了你的坑,而他的所作所為只有用一個來解釋,那就是他愛你。”

“他殺劉士偉,他布局這一切,就是為了填補你小說中無法圓上的地方,這個結局你滿意了吧。”

林詩音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秦宇的話讓得她顯得無助,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張銘全,而張銘全卻只是低著頭。

林詩音又將目光看向方薇,方薇同樣的低下頭了,所有人,除了秦宇和那白衣小女該,全都低下了頭。

“回去吧,這里不屬于你,不要再執迷于你的小說中,那根本就是一個錯誤,一個過渡追求劇情迷離出奇的錯誤。”

秦宇的聲音如一道魔咒,林詩音的表情變得渾渾噩噩,一邊轉身朝著山莊外面走去,一邊自語道:“是我錯了嗎?難道真的沒有完美的劇情嗎?”

“我能問一下,秦先生您的名字嗎?”突然,林詩音在走出門口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朝著秦宇問道,這一刻的林詩音眼神已經是恢復了清明。

“秦宇。”

林詩音走了,可張銘全他們七人還在,看著張銘全七人,秦宇嘆了一口氣,“塵歸塵土歸土,你們,也離開吧,去你們該去的地方。”

張銘全七人聽了秦宇的話后,朝著秦宇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包括那躺在地上已經死亡的劉士偉,七人朝著秦宇深深的鞠了一躬,而后,也走出了山莊。

“哥哥,那個姐姐好厲害,我都不敢靠近她。她已經兩天這樣做了,而且這些鬼魂都很聽她的話。”白衣小女孩抬頭看著秦宇,脆生生的開口說道。

“執念,一個將執念帶到魂魄當中的癡兒,她的執念讓她的魂魄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強大到可以控制其他的魂魄。”

秦宇嘆息了一口氣,思緒卻是飄飛回到了兩天前。

兩天前,秦宇在鬼哭嶺所屬的縣城的一張報紙上看到了一則新聞:本縣突降暴雨,八名外地青年在鬼哭嶺地段不幸被山體滑坡掩埋,七人當場死亡,一女陷入昏迷。據報道,這位唯一昏迷女子是一位著名的恐怖小說作者林詩音,其筆下有多么暢銷恐怖小說并改編成電影。

據林詩音父母所說,林詩音最近在寫一部短篇恐怖小說,因為缺乏靈感便相約幾個朋友去鬼哭嶺探險尋找靈感,沒曾想卻遭遇這樣的災難。

……

新江縣,鬼哭嶺所屬的縣城。

新江縣醫院的某間獨立病房內,一位女子安靜的躺在病床上,而在病床的旁邊,一位穿著道袍的老者正揮舞著鈴鐺,口中念念有詞,只是,盞茶時間之后,老者卻是放下了鈴鐺,嘆了口氣,目光看向站在房門邊上的一隊中年夫妻。

“大師,我女兒她怎么樣了?”

“你女兒的魂魄不知道為什么招不回來,很有可能被什么孤魂野鬼給纏上了,貧道已經是無能為力了。”

“大師,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兒啊。”

“沒用了,過了今晚便是三天,三天時限一過,魂體分離,兩位還是節哀順變吧。”

PS;這一章是為烏傷公子盟主加更的,公子霸氣,已經是成為了相師第一盟主,七十多萬起點幣打賞,現在還差貓叔的盟主加更,九燈今晚繼續寫去!(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