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千零六十章 驗證一件事

第兩千零六十章 驗證一件事

 熱門推薦:

來客居,同樣的店名,但是整個店已經是完全不一樣了。當初秦宇吃飯的那個來客居是在山腰一處竹林僻靜處,靜謐而又清新。

現在的來客居,坐落在旅游休息區,站在三樓可以俯瞰整個九仙湖的美景,湖風出來,夾雜著遠處游客的歡聲笑語,少了一份靜謐,卻多了一份瀟灑。

來客居一共三層,一樓是大廳,二樓是包廂,而三樓則是觀賞臺,葛老板直接是帶著秦宇三人從樓梯朝著三人走去,繞過了人聲鼎沸的一樓。

三樓擺放著幾張藤椅,葛老板將秦宇三人帶到三樓之后,便有服務員送上了瓜果香茗。

“葛老板不要那么麻煩,我們就是在這里休息一下。”秦宇看到葛老板招呼著服務www.yuanm2008.com員又下去端果盤的,連忙開口打斷。

“那怎么行,秦大師您好不容易到這里來一次。”葛老板連忙說道:“秦大師,當初您指點我,才讓我從死里逃過一劫,而且還給我指點這么好的位置。”

葛老板的內心里是真正的感激秦宇,如果沒有秦宇,恐怕他現在就算是不死但也破產了。

幾年前,秦宇受邀給郝建國的祖上尋找好的風水地遷墳的時候,那段時間都是在來客居吃的飯,當時秦宇無意中發現來客局的風水氣場有些不穩,后來經過探查才發現來客居已經是被煞氣纏身,這地方已經不適合人居住了。

當時來客居是兩面都是竹林,建在兩座山的山坳中間,后方就是青山,不過秦宇卻是注意到,其中右邊那青山有一塊地方的植被已經被破壞,.裸.露出來了里面的巖石,而且恰好是呈一個尖刀形狀,直對下方的來客居。

尖刀下刺,煞氣成形,以秦宇當時的實力要想改變這個成形的煞氣難度太大了,要知道這煞氣背擁大山,以一峰之力成煞,秦宇只能是建議葛老板搬離此地。

秦宇原本以為要想說服葛老板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讓秦宇意外的是,葛老板一聽他的話后便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只是懇求秦宇幫他重新尋找一個地址。

當時秦宇還挺困惑,等到重新給葛老板選了一個地址后,也就是現在這來客居所在的位置,葛老板才告訴秦宇原由。

原來,最近一段時間葛老板呆在來客居的時候,經常會有心絞痛,那感覺就好像是有一把尖刀插進了他的心口處,晚上翻來覆去根本無法入睡,可去醫院檢查身體卻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一旦離開了來客居,這心口就不會有絞痛的感覺了。所以,就算秦宇不提這事情,葛老板也打算過幾天去找一位風水師看看。

而就在葛老板將來客局搬離后的第二年,那來客居的舊址在一次暴雨之下被山體滑坡給徹底的掩埋了,事后得知到這一消息的葛老板嚇的冷汗都下來了,在心里對秦宇自然是無比的感激。

當然,秦宇不止是救了他的命,秦宇給他挑選的新的地址當時還沒有什么,但是在隨后兩年內,隨著縣里對銅鈸山旅游業的投入,他這塊地方成為了唯一在休息區的私人飯店,現在他就是不經營,拿出去對外出租一年輕輕松松一百來萬的店租沒有任何的問題。

所以,面對救命恩人和讓自己發財的貴人,葛老板又怎么可能不感激,他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激秦宇。

“葛老板,這只能說是你個人命中有這財運,你我兩人恰好有這個緣分。”秦宇笑了笑,抿了口香茗,“咦,這茶是?”

“這是本地山上茶農自己種植的茶,沒有任何的農藥,是真正的純天然的。”葛老板聽到秦宇詢問,立刻答道。

“不錯啊,旅游業終究是為了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像這本土的茶葉要是能夠把名聲打出去也是一條發財致富的道路。”秦宇點了點頭,只是感嘆了一句,他不是當官的,這種事情還不用他去操心。

“葛老板,我是想問一下你,對面那石巖峰現在可以上去嗎?”秦宇手透過前方的九仙湖,指向了靠著九仙湖的一座山峰問道。

“現在好像不可以了,雖然最近天氣很好,但目前還是封山狀態的,要過了正月十五才開放。”葛老板想了夏答道:“不過秦大師要是想要上去的話可以和管理處的人說說,管理處那邊我熟悉,不然我給秦大師打聲招呼?”

“嗯,那最好。”

秦宇點了點頭,這一趟他來銅鈸山的目的之一就是去石巖峰,石巖峰,算是他真正踏上風水師這條道路的一個象征,是他除了自家親戚之外,真正解決的風水問題。

郝建國家的祖墳就是在這石巖峰上。

這一次來銅鈸山,是因為秦宇要驗證一件事情,那就是郝建國的祖墳是不是出現了意外?

三年前,郝建國一意孤行,害死無數燕子,后來終究是自食惡果,而且這其中還有秦宇的影子。

所以,這就出現了矛盾的地方,當初秦宇給郝建國家祖墳遷墳,按照祖墳風水來講,郝建國將會青云直上的,又怎么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這豈不是秦宇用自己的右手打自己的左臉?

所以,這一次秦宇就是來驗證的,而這也是現在許多風水師遇到的一個無法解釋的問題。

很多人不信奉風水,是因為他們認為風水要是真有這么神奇,那每個人找一個好的風水地就可以了,這輩子豈不是就無憂了?

可往往事實并不是這樣的,許多風水是給福主挑選的風水地并不差,然而最終這家人還是出現了問題,這讓很多風水師困惑。于是,這其中便有其他風水師開始出來挑刺,說你這看的不對,你看錯了,又用羅盤另外排了,于是,便有了八宅和玄空飛星兩派之爭。

這也是現代風水師的困惑,這些風水師因為傳承缺失,雖然當著福主的面沒有明說,但心里卻是對自己的所學產生了懷疑,開始否定自己。

到后面,甚至連自己都開始懷疑風水是不是真的有效,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還是只是普通的一門地理學。

到了秦宇這樣的境界,他自然是不會去懷疑風水的真實性的,但是秦宇需要驗證,這也是完善他自己風水理論的一次機會。

“老葛,你這三樓是招待什么貴客啊,還不讓我們上來,有貴客也不要藏著,給我引見一下啊。”

正當秦宇和葛老板交談的時候,三樓樓梯口處卻是傳來了一道聲音,這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氣和不滿,緊接著,一位滿面通紅挺著大肚子的中年男子走了上來。

“劉……劉書記這話說的。”

葛老板看到中年男子,臉色一變,隨后連忙笑臉迎了上去,“朋友喜歡清靜而已。”

“老葛你這不厚道,你朋友喜歡清靜,難道我們就是吵鬧之人嗎?”劉安山一把推開了葛老板,實際上站在他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孟瑤的側面,當看到孟瑤那絕美的容顏還有一邊莫詠欣妙曼的身影時,劉安山心里的某些小九九便是動了起來。

“就是,我們劉書記那可是縣文聯的副主席,那是文化人,葛老板你這樣說話可就不對了。”劉安山不是一個人上來的,他的身后還帶著幾位男子,都是滿臉通紅一嘴的酒味,一邊的服務員是想攔又不敢攔,因為這服務員是知道這劉書記的來頭的。

銅鈸山管理委員會主任兼下面鎮上的書記,平日里自家老板對劉書記可是巴結的很,自己要是阻攔劉書記,惹得劉書記不高興,恐怕老板會炒了自己的魷魚。

背對著劉安山的秦宇聽到文聯副主席這個職位的時候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所謂的文聯,不是在位的干部用來給自己臉上添光的,就是那些退休老干部,這些人借著采風的名義到處玩樂,花著國家的錢,然后留下一兩句狗屁不通的詩詞。

當然,文聯也有一些有真本事的,畢竟那些干部還要靠這些人來替他們文聯爭光,但是這類人生活一般都不是很富裕,成為了一個極端。

劉安山推開了葛老板之后,徑直朝著秦宇這邊走來,目光第一眼是落在了孟瑤身上,眼中閃過一道欲念,不過下一刻,當劉安山看到一張對著他似笑非笑的臉時,劉安山整個人就懵了,那臉上的酒意也是瞬間清醒了一半。

“秦……秦大師!”劉安山的聲音有些顫抖,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道。

“難得我們的劉書記還記得我啊。”秦宇似笑非笑的看著劉安山,這位當年的銅鈸山管理委員會主任。

“記……記得。”劉安山背上的冷汗都下來了,對于這位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當初郝書記還在位的時候,就是他接待的郝書記和這位秦大師,這位秦大師的神奇手段他可是親眼見過的,雖然現在郝書記出了事,但是這位秦大師的大舅可是接了郝書記的班啊,而且話語權比起當初郝書記在位時可要強大多了啊。(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