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兩千零三十三章 前往張家

第兩千零三十三章 前往張家

 熱門推薦:

東籬居!

秦宇和他大舅張遠河還有張澤濤以及劉楊坐在雅座里品著茗茶。終究,秦宇還是沒有留下來參加劉帥的婚宴。

在錢勇趕過去之后,事情已經是進入了尾聲,劉帥拿出了和酒店簽訂的合同以及訂單,錢勇直接是對酒店開出了罰單和向劉帥道歉的處罰。

當然,這只是現在的,秦宇知道,要不了多久,工商部門就會聯合其他部門對酒店來一次徹查,而秦宇也清楚,縣城大酒店并不干凈,真要查起來問題肯定是不少的。

至于李家和那張縣長秦宇也可以確定,雖然不至于破產和被查處,但是這個年肯定是沒有那么好過了。

不過這些都和秦宇沒有關系了,在錢勇到來沒多久,秦宇便是和自己大舅一起離開了,來到了這家新開的茶樓棺。

“秦大師,以茶代酒,我敬您一杯。”張澤濤拿起身前的茶杯,朝著秦宇誠懇的說道。

“客氣了。”秦宇端起了茶杯輕抿了一口,自己大舅出面了,這面子還是要給的。

“小宇啊,對于那張副現在和李家你打算怎么處理?”張遠河看著自己的外甥開口問道,作為縣里的一把手,他必須要了解自己外甥到底是怎么個想法,只有這樣他才可以針對布局。

“大舅,就按正常程序走吧,如果李家和那張副縣長沒有事情的話,那這事情也就這樣吧。”秦宇笑著答道。

對于自己大舅,秦宇還是沒有隱瞞的,而且他也知道,年關了,對自己大舅來說,維穩是最重要的,任何事情都要等過完這個年再來處理。

其實,這個潛規則不只是官場有,在百姓當中也是如此,按照各地的風俗,討債討到年三十,一旦過了年三十就不能討債了,只能等過了正月十五,為的就是要一個好兆頭。

所以,很多小老板躲債就是躲到年三十,一過了年三十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了。這其中固然有正月代表一年兆頭的風俗,但還有一個很正要的原因是因為百姓們善良。

誰家一輩子就順風順水沒有個難過的年的,正月不能討債也能讓那些貧困的家庭得到喘息,久而久之,這就成了一個墨守成規的習俗了。

扯遠了,回到茶桌上!

張澤濤放下茶杯之后,目光看向秦宇,開口說道:“秦大師,您真是神算了,我家老爺子的腰下還真的有一個類似圓球一樣的東西,就連老爺子自己都沒有發現。”

秦宇笑了笑,沒有接話。

“秦大師,實不相瞞,老爺子的病是我們一家人的心病,這幾年來,我們一家人一直尋求能夠治好老爺子病的辦法可是見效甚微。”

“所以你們就到處收購珍貴動物的內臟?”秦宇開口了,臉上卻是帶著冷笑,“我不知道你父親得了什么病,但是我知道,按照你那所謂的土方子去治病,必然會有報應,而這報應就是你父親腰下的這圓球。”

“秦大師……您……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張澤濤吃驚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問道。

“天地萬物皆有靈,那些動物何嘗不是一條生命,你為了給自己父親治病,收購許多珍貴動物的內臟,雖然這些動物不是你殺死的,但是這份孽業卻是算在了你父親的頭上,那圓球就是孽業,等到圓球足夠大的時候,就是神仙也難救你父親。”

“那……那怎么辦,秦大師,您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爺子啊,我不知道這些事情啊。”

張澤濤慌了,他采用林俊的那土方子為的就是救自己的父親,而效果確實是有一些,至少父親不再那么難受了,但是他沒有想到,這東西會給自己父親帶來致命的傷害啊。

“一飲一啄,一切都是你們中下的因果,這事情我不會插手。”

秦宇搖頭拒絕了,他和張家之間沒有因果,沒有理由出手幫忙。

“秦大師,只要您能救我父親,有什么要求您盡管提,我們張家就是砸鍋賣鐵也會滿足秦大師您的要求。”張澤濤一臉誠懇的看向秦宇,“我知道秦大師可能看不上我張家,但只要秦大師愿意出手,秦大師就是我張家的大恩人,以后有什么要求,我張家絕對全力以赴。”

張澤濤雖然為人高傲,但卻是一個孝子,不然的話這些年也不會一直在尋找治療自己父親的辦法。

只是,秦宇依然不為所動。

無奈之下,張澤濤只有將目光看向張遠河,朝著張遠河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張遠河能夠開口幫忙說下情。

接受到張澤濤的目光,張遠河心里也是有些犯難,眼前的情況很明顯了,自己外甥并不想出手幫助張家,但是,自己早年曾經欠下張家一個人情,現在卻是有些為難了。

最后,張遠河還是開口了,沒辦法,誰叫他欠下過張家的人情,當初能夠當上鎮長,張家是出了力的,雖然有很大原因是因為他給張家送足了禮,但說句實話,對于那時候的張家來說,人家能夠接受你的禮物已經是給了很大的面子了。

有些人,就是想要送禮都沒有門路送進去!

“小宇啊,張老書記曾經幫助過你大舅我,如果可以的話,那就幫一把,不過要是真的不行的話那就算了。”張遠河開口了,朝著秦宇說道。

聽到自己大舅的話,秦宇沉默了,而張澤濤則是帶著緊張的神色看向秦宇,他知道,秦宇會不會出手幫忙,就看一會秦宇的表態了,要是這次還不行的話,那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也罷,既然張家和大舅有這因果,那我這做外甥的也可以算入進去,張家老爺子的事情我可以出手幫忙。”

“謝謝,謝謝秦大師。”

聽到秦宇答應下來,張澤濤臉上露出激動的喜色,連忙感激的說道。

“不忙著謝,最后到底能不能治好你父親我也不敢保證。”秦宇擺了擺手,從椅子上站起來,“馬上就要過年了,時間不多,直接去張家吧。”

“秦大師,要不吃了晚飯再去?”張澤濤心里也很想現在就回家,不過他還是開口詢問了一句。

“不了,以后有機會再說吧。”

“嗯,小宇說的對,老書記的病情刻不容緩,我也很久沒有去拜訪過老書記了,這一次和你們一起去。”

于是,秦宇一行四人離開了東籬居,分兩輛車朝著市里而去,張澤濤一人在前面開車,秦宇和大舅坐在劉楊開的車子跟在后頭。

一個小時之后,車子拐進市內的一個小區,小區的保衛很嚴,不過可能是張澤濤打過了招呼,秦宇他們車子進去的時候,那保安只是看www.yuanm2008.com了一眼就放行了。

兩輛車子在最里面的一棟單元樓停了下來,秦宇一行四人下了車。

“秦大師,我家老爺子住在六樓。”

“那就上去吧。”

秦宇點了點頭,這小區一看就是退休干部居住的小區,安保和綠化都做的很不錯,而且秦宇剛剛注意到,小區停著的大部分車的車牌號都很溜,這可不是靠錢就可以弄到的。

進了電梯,很快電梯便是到了六樓,這單元樓每一層是只有一戶人家,秦宇等人走出電梯的時候,一位中年婦女已經是站在門口等候了。

“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秦大師,這位是縣委張書記,這位是劉處長。”張澤濤先一步開口介紹秦宇三人給這中年婦女認識,這中年婦女是張澤濤的姐姐。

張澤濤的姐姐聽了張澤濤的介紹,目光有些詫異的打量了秦宇幾下,不過她牢牢記住自己弟弟在電話里的交代,當下臉上連忙堆出笑容,“歡迎,歡迎各位來家里。”

幾人朝著張家門內走去,不過,秦宇在走進張家的時候,眉頭便是皺了一下,眸子看向一側的樓梯口,停下了腳步。

“小宇怎么了?”

跟在秦宇身后準備邁步走進去的張遠河看到自己外甥停下腳步,也跟著停了下來,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么。”秦宇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走進了張家門內。

張家很大,一戶人家占據一層,足足是有接近三百多平米,張澤濤的姐姐將秦宇幾人領到大廳的沙發前,那茶幾上已經是擺好了瓜果。

“秦大師先用茶。”張澤濤開口說道。

“茶就先不用了,帶我去看看你父親吧。”秦宇搖了搖頭,先前在張家門口所看到的那一幕,讓他覺得,自己接手張家的事情似乎是給自己找麻煩。只是,既然答應了對方,就算知道會是個麻煩也得一探究竟了。

“哎,好的。”

張澤濤其實心里也是有些著急,但是出于禮數所以才請秦宇先到大廳沙發喝茶,現在秦宇主動開口了,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張澤濤帶著秦宇朝著一側的一間房間走去,將門給推開,一股中藥味便是撲鼻而來,張遠河和劉楊忍不住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這是一間臥室,里面的擺設很簡單,只有一張穿和一個床頭柜,而后在墻上掛著一面電視,此刻這床上躺著一位六十來歲的老人,閉著眼睛睡得很安詳。(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