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真正的兇手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真正的兇手

 熱門推薦:

秦宇的話入讓得孟瑤三女愣住了,也讓得太叔公和耿方呆住了,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秦宇話里的意思。

“我不是警察,所以,我不會抓你們,滿足了我的好奇心,那我也該告辭了。”

沒有多說,秦宇直接是轉身就走,孟瑤三女愣了一下后,隨即也是跟上了秦宇的步伐,只剩下了太叔公和耿方兩人一臉糊涂的站在原地。

他們不明白,既然這位年輕人并不是想要抓他們,那么為什么又要知道這一切,難道,真的是如他所說的那樣,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太叔公和耿方不懂,孟瑤也不懂,當走出祠堂之后沒多久,孟瑤終于忍不住開口了,“秦宇,你真的不舉報他們啊?”

“我為什么要舉報?”秦宇看向孟瑤,笑著反問道。

“啊!”孟瑤遲鈍了那么一會,才答道:“可不管怎么說,他們都是殺了人啊。”

先前孟瑤是有些不忍,畢竟太叔公的年紀都這么大了,可秦宇真的不舉報了,她這心里卻然而覺得有些不踏實,這實際上便是多年的法制教育和個人的感情在作祟。

說白了吧,就是情與法產生的碰撞。

“殺人償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也分人。”秦宇笑著搖了搖頭,如果說殺人就要償命,那他有多少條命恐怕也不夠償還的,畢竟,死在他手上的人可不少。

“其實,太叔公和耿方并不知道,哪怕他們不出手,耿老三他們也活不了多久的。”

秦宇的話讓得孟瑤愣住了,因為她不知道秦宇這話是什么意思。

“聽說過鬼迷心竅嗎?”

秦宇突然問了一句,孟瑤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而一旁的別雪聽到秦宇這話后,眉頭一挑,“秦宇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臉上帶著一縷神秘的笑容,秦宇突然朗聲說道:“出來吧,不用再躲藏了,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跟隨著我們。”

“誰……誰跟著我們啊。”孟瑤聽了秦宇這話,有些害怕的雙手環抱胸前,緊了緊自己身上的大衣,有人在暗中跟著她們,光是想想就覺得挺讓人恐懼的。

“別雪!”秦宇目光看向別雪,別雪卻是有些狐疑的回了秦宇一個眼神,她明白秦宇的意思,秦宇這是讓她把人找出來。

只是,讓別雪想不通的是,以秦宇的修為和境界,還需要自己出手嗎?

然而,想不通歸想不通,別雪還是一步踏出,手中的長劍揚起,右手結成劍指在長劍上面畫了一個符文圖案,結著口中輕喝了一句:“去!”

咻!

長劍飛起,朝著秦宇等人左邊的一個方向刺去,射向那黑暗之處,下一刻,那黑暗之處傳來一聲痛苦的慘叫,接著,一道黑煙刮起,迅速的朝著江邊而去。

“不用追了,我知道他在哪里。”別雪準備追擊,不過卻被秦宇攔下了,“跟著我走吧,可以找到他的。”

一刻鐘后,秦宇四人又重新回到了長江邊上,看著滾滾逝去的長江水,秦宇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是喊道:“出來吧,我知道你躲回了江底。”

回應秦宇的只有江水流逝拍打岸邊的聲音。

“怎么,難道你就想這么一輩子都呆在這江底,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你可以短暫的離開江底,但是我相信你始終還是無法永久的離開。”

秦宇這話落下,那長江水面終于是出現了動靜,一顆人頭從水下突兀的冒了出來,而后是身軀,到最后,雙腳站在水面,整個人徹底的顯露出來。

這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看到這個小伙子的時候,孟瑤三人的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便是那跳河輕生的小伙子。

“能離開江面,但是魂魄卻無異常,看來,這陰間消失,不止是讓鬼魂的實力大增,也讓某些規則失效了。”

秦宇低聲在崔鶯鶯的耳邊說了一句,一開始他還不明白為什么這小伙子的魂魄離開江底,但是現在他明白了,因為他想到了陰間。

陰間消失,王秀琴的實力大增,那么這小伙子的鬼魂能夠脫離江底是不是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要知道,按照以往的規則,跳樓死的人,會在死后魂魄一直重復著生前跳樓的舉動,這是對他們輕生的懲罰。

而跳江死的人就更是如此了,甚至這懲罰還要嚴厲,如果沒有意外,起碼百年內是沒法離開江底的。

因為水本來就有壓魂的作用,不然的話,也就不會有那么多水鬼要找替死鬼才能離開水底去投胎轉世了。

“秦宇,你能不能一次性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個回事,我到現在都云里霧里的。”孟瑤有些不滿的朝著說道,越到現在她越困惑了,怎么又牽扯出來了一個鬼魂。

“其實很簡單,此人是跳江而死,原本他是沒法離開這江底的,但是因為某些原因,他的魂魄可以離開江底,但是很顯然,離開了江底的他沒有多大的實力,但是他又要報復耿老三等人,所以,他只能選擇附身。”

“剛死之人的魂魄很弱,陽氣重的人他沒法附身,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他去附耿老三的身,恐怕還沒有成功就被耿老三身上的陽氣給沖散了,所以,他只能是選擇比較容易附身的,而整個村子,如果說誰最容易附身的話,那就只有太叔公了。”

聽到這里,孟瑤終于是聽懂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秦宇你是說,太叔公之所以會殺人,就是因為被他附身控制了。”

“其實,也不算是控制吧。太叔公本來就有要教訓耿老三他們的想法,只是如果沒有他的附身,太叔公不會選擇這么極端的做法。就好比一個人要墮落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加速了他墮落的過程。”

在秦宇說完這話的時候,那小伙子的鬼魂終于是開口了。

“那些人都該死,他們都是該死的。”小伙子臉上帶著怨恨之色,“我父母已經向他們跪下了,他們竟然還要索要這么多錢,如果不是他們,我父母也不會找人借錢,更不會欠下這么多債。”

“不,你錯了。”

秦宇打斷了小伙子鬼魂的話,“你覺得那六個人該死,但是你自己呢,如果不是你輕生的舉動,也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你只怪耿老三他們挾尸撈錢,但沒有你的輕生,他們哪里來的機會。”

“說白了,最對不起你父母的不是耿老三他們,而是你自己。”秦宇手指著小伙子的鬼魂,“遇到一些挫折你就選擇了逃避,把一切都推給了你的父母,讓他們承受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哀,你可知道,自殺之人,入陰間是要受懲罰的。”

“像你這種情況,因情輕生不顧雙親,更是會被打入畜生道,三生三世不得投胎為人。”

身體,受之父母。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任何不珍惜生命之人,都會在陰間受到判罰,既然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那就索性不要再做人了,直接會被打入畜生道。至于那些輕生之人所謂的來生再見,那根本就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小伙子沉默了,許久之后,突然放聲大哭起【147小說 更新快】來,哭聲響徹了整個江面。

“爸媽,兒子我對不住你們啊,都是我的錯。”

“爸媽,兒子下輩子還要做你們的兒子啊,這輩子只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的。”

……

看著小伙子的鬼魂在那里哭泣,孟瑤那好看的眉頭蹙了起來,朝著秦宇說道:“秦宇,他的魂魄真的不能離開這江底了嗎?”

“嗯,百年內是沒法離開江底的,不過現在的情況特殊。”

秦宇皺了下眉,這小伙子的魂魄是可以短暫離開江底的,如果放任小伙子的魂魄在這里,時間久了難免會出事情,可是現在陰間封閉,根本就沒法把小伙子的魂魄送入陰間。

將這小伙子的魂魄給打散?以小伙子所犯下的事情還沒到這程度。秦宇現在是真的犯難了,這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而就在秦宇犯難的時候,秦宇的腦海中突然傳來追影的咿呀聲,聽到追影的聲音,秦宇的眼中閃過了亮光,下一刻,右手一揚,一道金光射出,朝著小伙子的鬼魂而去,直接是將小伙子的鬼魂給收入其中而后又飛回秦宇的掌心中。

“走吧,咱們也回去吧,這一次的事情算是了了。”

秦宇沒有多說,牽著孟瑤的手,朝著賓館所在的方向走去。

耿老三他們的事情到此就算是落下帷幕了,然而,對于秦宇來說,這一次的事情帶給他的感悟卻是很深。

小伙輕生,付出的代價是父母傷心;耿老三等人貪財,付出的代價是失去性命;太叔公和耿方兩人為的維護耿家埫的族規,手上沾染鮮血,恐怕內心也會時刻飽受著煎熬。

每個人都走錯了路,而這些走錯路的人連接在了一起,就是一個巨大的悲劇。

可耿老三他們真的該死嗎?(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