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天罡符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天罡符

 熱門推薦:

掛掉許承的電話,秦宇坐在沙發上,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這十方印隱藏著一個秘密,這個秘密賀平和許家應該都知道。

想到這,秦宇想起還沒問過莫家姐弟,賀平有沒有交待?當下拿起電話來,撥通了莫詠欣的電話。

“喂,秦宇,有什么事情嗎?”莫詠欣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來。

“莫小姐,我想問下,賀平的情況,有沒有開口說什么?”秦宇直接開口問道。

“還沒有,不但賀平沒有開口,他的那些手下也沒有一個開口的,這個組織控制人很有一套,竟然沒有一個人背叛組織。”

莫詠欣的聲音帶著一絲無奈,這幾天她用盡了辦法,甚至還使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不過那些人竟然都硬挺著,沒有一個人肯開口吐露和組織有關的事情。

“那怎么辦?要是賀平一直不開口的話?”秦宇皺眉,總不能扣著賀平一輩子吧。

“實在不行,只能把賀平交給那個特殊部門了。”莫詠欣在電話那頭說道:“把賀平交給丘處長那部門,這樣就算賀平不說,也不會對你造成什么威脅了,進了那部門,想要出來幾乎沒有可能。”

莫詠欣的話讓秦宇點頭認可,最后只能是這樣辦,不過這樣也是有隱患,賀平背后的組織也許不知道銅鈸山的事情,但十方印【147小說 147xs.com】在他手上的事情肯定是可以打聽的到的,畢竟GZ交流會那么多風水師參加,只要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是他得到了魁首了。

“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出這十方印隱藏的秘密,這樣也許有可能挖出賀平背后的組織。”掛掉了莫詠欣的電話后,秦宇決定等學校的事情完結后,去一趟湘南。

……

“表哥,記得放好追影。”

在火車站進站口,秦宇再次交待了次張華,張華白眼一翻,無奈道:“行,行,我會的,我一定會把他當大爺供著的,行了吧。”

“呃……”秦宇一拍腦袋,自己好像還真是有些羅嗦了,這一路上都提醒了四五次了,也難怪表哥會聽著煩。

秦宇這次回校,也就是帶了幾件衣服,還有尋龍盤以及十方印,有了上次尋龍盤被盜的事情,這一次秦宇的警惕心提高了,對臥鋪里的其他幾位都仔細觀察了起來。

秦宇的位置在下鋪,他上面的位置也是同樣的一位年輕人,戴著耳機,躺在床上,安靜的聽歌,秦宇的對面是一位婦女,還帶著一個小孩,而婦女的上鋪是一個男的,此刻側著身,似乎已經睡著了。

將行李包放在床鋪上,秦宇頭靠在上面,躺在了chuang鋪上,從GZ到NC需要十二個多小時,其實不是秦宇舍不得做飛機,只是秦宇還是習慣腳踩大地的感覺,尤其是成為風水師后,這種感覺更是強烈。

“媽媽,我要吃東西。”

秦宇對面的那個小孩拉著婦女的手,那婦女聽到小孩的話,安慰道:“洋洋乖,咱們先把藥喝了,喝了再次糖果好不好。”

婦女桌子上放著一碗水,從包里拿出一張黃色的三角形狀的東西,秦宇瞄了一眼,這東西他不陌生,就是風水師常用的符箓。

只見婦女四處看了看,看到秦宇看向她,臉上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接著又掏出一個打火機,將這黃色三角符箓點燃,看燃燒的差不多了,給丟進了碗里。

“洋洋,快點喝了這水,到時候你的病就可以好了。”

秦宇瞪大了眼睛看著婦女將這碗端到小孩的嘴邊,小孩臉上露出不愿意的神情,“媽媽,我不想喝這個。”

“不喝這個你的病就不會好,到時候又要難受了,乖,快遞喝了他。”

看到小男孩苦巴巴的把那碗水給喝掉,秦宇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想開口說幾句,可最后還是保持了沉默。

“這樣就乖了,來,媽媽給你糖果。”

看到孩子把碗里的水喝掉了,婦女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才從包里掏出糖果剝開,遞到孩子的嘴里。

秦宇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不過他的眼光開始仔細觀察起那小男孩,從表面上來看,小男孩除了瘦了點,沒有其他什么特殊的地方,不過當秦宇從頭看到尾,來回打量了好幾遍后,還是讓他看出了一些問題出來。

秦宇臉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不過也正是因為看出了這男孩身上的問題,他才更覺得那婦女先前的行為不妥。

只是,他和人家又不認識,也不好開口說些什么,沒準人家還以為他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

接下來去的時間,臥鋪間又陷入了安靜,小男孩吃了幾個糖果,也躺在床上休息,那婦女看著自己孩子睡覺的香甜模樣,憔悴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神色,也偎依在孩子身邊閉目養神了。

人家母子睡覺了,秦宇自然不好再盯著人家看,也閉目休憩去。

“洋洋你怎么了?別嚇媽媽?”

秦宇剛睡的迷糊,被一陣焦急的呼喚聲給吵醒,睜開眼,只見對面那婦女正彎著身,一臉的焦急,搖著那小男孩。

不止是秦宇,就連室內另外兩個男子也被聲音吵醒,紛紛看向下鋪,秦宇從床鋪上起來,來到對面床鋪,只見那小男孩臉色鐵青,雙目緊閉,那婦女使勁搖都沒法搖醒他。

“不會是生病了,快點去找醫生。”秦宇上鋪的那年輕人也下來,湊過來看到小男孩的樣子,開口說道。

“去找乘務員,問問有沒有醫生,這孩子看樣子是犯病了,大姐,孩子是不是身體本來就不好啊。”另外一個男子看了一眼小男孩,也在一旁問道。

“我去找乘務員問問。”先前說話的年輕人,倒是挺上心的,說完就推開臥鋪的門,朝外面跑去。

“把孩子扶起來,我來試試看。”秦宇突然開口對婦女說道。

“你是醫生?”

“差不多吧,先把孩子扶起來。”秦宇不好解釋,索性就點點頭,那婦女還是有些懷疑,倒是那男子開口勸道:“大姐,這位小兄弟既然說了,就把孩子扶起來試試看,反正一會乘務員也應該會找醫生進來。”

“那好吧。”婦女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答應了,孩子昏迷不醒,她已經六神無主了,手腳都不是那么利索,雙手抖的厲害,根本就扶不起小男孩。

“還是我來吧。”秦宇一手伸進去,把小孩抱起來,頭靠在墻上,做完這些后,秦宇深吸了一口氣,右手食指撫在男孩的眉心,左手中指和食指從右手手腕處壓上去,緩緩的撫走到虎口處。

隨著秦宇左手兩指的游動,男孩眉心處飄起一絲黑煙,隨著這黑煙出現,男孩的原本青黑的臉色開始回轉,慢慢的紅潤起來。

婦女看到自己的孩子臉色回轉,臉上露出喜色,她倒沒有去想秦宇這醫生救治的方式為什么會這么特別,只有另外一個男子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好了,他一會就會醒來了。”

直到小男孩的臉色完全變得紅潤,秦宇才將食指從小男孩的眉心處拿開,松了一口氣,往后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鋪上。

剛可把他累的著實不輕,別看著只是那么一會,他體內儲存的念力幾乎耗掉了三分之一。

“醫生來了,大家讓讓,醫生,就是這孩子。”

也就在這時,先前跑出去的年輕人推開臥鋪的門,朝室內的人喊道,他的身后還跟著一個女乘務員和一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這孩子沒事啊,呼吸很正常,孩子醒醒,醒醒。”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進來后,看了眼男孩的面色,搖了搖小男孩,小男孩被他搖了幾下,睜開了眼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醫生。

“正常?剛剛這小男孩可是整張臉都黑青的,怎么叫都叫不醒。”

年輕人看到小男孩醒來,搔了搔頭,感覺很不可思議,怎么他才出去這么一會,小男孩就恢復了正常。

“是啊,剛才這小男孩確實是臉色黑青的嚇人,不過這位小兄弟給小男孩看了下,就好了。”另外一位男子開口解釋了下。

“哦?”

中年醫生聽到這話,轉過頭看向靠在床鋪上的秦宇,秦宇只好開口說道:“我祖上是中醫,這小男孩應該是邪火憋住了,導致呼吸不顫,我剛給他順了下呼吸道,就沒有事情了。”

“是這樣啊。”聽到秦宇的解釋,中年醫生露出了解的表情,小孩子呼吸不顫,臉色變得黑青很正常,這屬于缺氧情況。

“你是孩子的母親吧,既然孩子出現了呼吸道的問題,在火車上還是不要給孩子吃什么東西了,多喂點流質的,喝點粥或者水什么的,我建議下了車,還是找家醫院給孩子做個徹底的檢查,這引發孩子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有很多種,做個檢查也放心些。”

“哎,謝謝醫生。”婦女點了點頭,不過臉上的表情有些不以為然,自家孩子的情況她心里有數,大醫院沒少去,不過孩子的病始終不見好轉,這次帶孩子出來,也是去尋訪一位高人,想讓那高人給孩子看看病。

結果見到那高人后,花了幾萬塊,那高人給了她十張符箓,說是只要把這符箓燃燒后,灰燼丟進水里,然后讓孩子喝掉那水,一天一碗,連續十次,孩子的病就可以好了。

第一副符箓是在高人家里給孩子喝下的,還別說,孩子喝下帶著符箓灰燼的水,精神好了很多,原本病懨懨的也一下子變得活潑了起來,這可讓她高興壞了,很是感激了高人一番后,才拿著剩下的九張符箓帶著孩子返程回家。

等中年醫生和乘務員離開后,那年輕人沒有爬回上鋪,倒是看向了秦宇,說道:“兄弟,你還是位中醫啊,真看不出來,中醫不是很難學的嗎?”

“祖傳的中醫,會點皮毛而已。”秦宇笑了笑,沒有過多的去說,目光轉向婦女,想了想,開口說道:“大姐,我看你先前拿了張符箓出來,能不能給我看看。”

“這……”婦女聽到秦宇的話,遲疑了一下,不過想到剛要不是秦宇,自己兒子也不會恢復正常,對方算是自己的恩人,也是不好拒絕,最后還是從包里拿出了一張三角符箓遞給了秦宇。

“謝謝。”

秦宇接過這折成三角形狀的符箓,剛一入手,眉頭就皺起,這符箓沒有一絲的念力,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符箓。

秦宇接著又把這符箓給拆開,那婦女看到秦宇的動作,想要出聲,可最后還是忍住了,符箓拆開,秦宇看到這符箓上畫的圖案,表情古怪,是哭笑不得。

符箓有膽、印一說,所謂符膽是符箓的靈魂所在,一般是在符箓最后的一個字上,這個字是秘字,或者是最后的一筆,而符印則是一些正統道教道士使用的,就相當是防偽標簽。

這類符箓被稱為官符,除此之外還有民間符箓,民間符箓不講究符膽和符印,而是靠那些神秘的筆畫排列來組成,不過,不論是官符還是民符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頭大尾小中間縮。

頭大是指符箓的起始筆畫要粗,中間則要規整,最后收筆要輕,而秦宇手上的這張符箓,從起始到結束筆畫全部一個模子,而且最讓秦宇覺得奇葩的是這符箓上的內容,“赦令天罡。”

這幾個字任何一個風水師都不陌生,這是正天教著名的小天罡符,只是正天教的符箓都屬于官符,每一張符箓都會有符印,這張小天罡符卻沒有任何符印,自然是不會出自正天教之人的手。

而且,真正的小天罡符都是用的繁體字,可這張符箓卻完全是簡體字,百分百的假冒山寨貨,只要是懂一點符箓知識的人就可以看的出來了。

“大姐,我跟您說句實話吧,你要是指望這符箓治好你兒子的病真的是不可能的。”

看完了這山寨符箓,秦宇最后還是決定對那婦女實話實說了。

…………………………………………我是線………………………

PS:一萬兩千字,累死九燈了,下周有個分強推薦,各位書友好久沒求票了,求推薦,下周什么都求。(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