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六祖舍利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六祖舍利

 熱門推薦:

丹藥融化,是因為銅門內的詛咒之氣所導致的,秦宇確定,如果自己不是有這一顆丹藥護住,恐怕直接是昏迷過去了。

這銅門內,詛咒之氣之恐怖,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三分,雖然他之前已經是盡量將情況往壞的方向想了。

現在一切情況也都明了了,這銅門內的詛咒之氣不知道為什么泄露了出來,很大的可能,就是和那金飛燕有關,這金飛燕導致詛咒之氣從銅門內泄露,但,就只是泄露出來的詛咒之氣,便讓人沒法進入,這更加說明了銅門內詛咒之氣的恐怖。

恐怕就是找到了開啟這銅門的門環,沒有解決詛咒之氣,打開之后,只能是給整個陵墓乃至整個西_安都帶來災難。

所以,秦宇清楚,如果他要打開這銅門的話,除了找到門環,還要找到解決詛咒之氣的辦法。

轉身,沒有猶豫,秦宇朝著原路返回。

……

“秦大師,怎么樣?”

秦宇從入口處走出來,凌帝便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了。

“銅門之內的詛咒之氣泄露,要想打開秦始皇陵墓,不但要找到那銅門的鑰匙,最重要的是,還要想辦法解決銅門內的詛咒之氣,那是由幾十萬被困在墓中死亡的百姓怨氣所化。”

“那該怎么化解?”凌帝連忙著急的問道。

“化解怨氣的唯一辦法便是超度,請和尚或者是道士來做念經化解這些怨氣,只是,這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把守估計,都需要三年。”

“這么長?那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凌帝皺了下眉,三年的時間,等真化解完了,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是不是請一些高僧來,就可以縮短時間了?”凌帝想了下,朝著秦宇問道。

三年的時間確實是來不及,不過念經的效果也是根據和尚還有道士的境界變化的,甚至凌帝在心里想,一旦秦大師可以的話,他便打算請各個道觀和寺廟的方丈高僧前來。

“除非你能請到達摩級別的高僧,不然的話,最多只是縮短一年。”秦宇搖了搖頭,凌帝想的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這是幾十萬人的怨氣啊,而且是被秦始皇活活的困死的怨氣,又豈是這么好化解的。

當年唐太宗玄武門兵變,屠殺了宮廷禁衛,殺掉了太子,宮廷血流成河,而等唐太宗坐上皇位之后,這些被他殺死之后怨氣不散,無奈之下,唐太宗也只能是請國內高僧做法事化解。

所以,唐太宗時期,有著許多的水陸法會,甚至在宮廷之內都舉辦了,只可惜,這些被他殺死的宮廷侍衛,還有他兄長和四弟的怨氣依然不能化解。

直到,最后,有人給他出了一個主意,說要想化解這怨氣,需要圣僧來念經度化,于是,便有了西藏去西方取經之事。

試想一下,如果不是被逼的沒辦法了,以唐太宗李世民的英明會將一位和尚稱為御弟?會勞民傷財的舉辦水陸法會?

“達摩級別的高僧?”凌帝翻了個白眼,那已經不叫高僧了,那是圣僧了。

凌帝有些煩躁了,“這世上哪還有什么圣僧啊,那些圣僧消失的消失,圓寂的圓寂,去哪找?”

凌帝在發著牢騷,不過,秦宇的眼睛卻是突然一亮,因為凌帝的話,給他提了一個醒,是啊,現在這世界已經沒有圣僧了,但是圣僧的舍利還有啊,至少他就知道有一位圣僧的舍利還在世間。

六祖慧能,作為禪宗之祖,本就是圣僧級別的,而六祖雖然已經圓寂,但是他的舍利卻依然存在啊,如果將六祖的舍利迎來這秦始皇陵墓,以六祖的舍利來暫時鎮壓這詛咒之氣,也不是不可以。

先鎮壓,至于化解,那就等到以后再說。

“秦大師是不是想到辦法了?”凌帝看到秦宇的表情變化,愣了一下,隨即問道。

“辦法我是想到了,只是就是不知道人家會不會答應了。”秦宇苦笑了一下,雖然自己和光孝寺的幾位大師關系不錯,但要是向他們提出,請六祖的舍利到秦始皇陵墓來,恐怕這幾位大師不一定會答應啊。

要知道,不僅是普通百姓講究入土為安,不但萬不得已,是不得遷墳的,以免打擾死者安息,這高僧舍利也是一樣,高僧圓寂之后,舍利收藏起來之后,輕易是不得移動了,不然的話,就是對高僧的不敬。

高僧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六祖這樣的圣僧了。

“秦大師,沒事,你告訴我是誰,我去談。”凌帝很有自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時候自己曉之以大義,那位圣僧肯定會答應的。

“這事還是我去吧,要請的是六祖的舍利。”秦宇摸了摸鼻子,如果讓凌帝去處理,也許光孝寺會答應,但最后和自己之間肯定會出現裂縫,自己倒更像是一個小人了。

“六祖舍利?”凌帝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了,六祖舍利回歸光孝寺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當初老人親自前往的光孝寺,他就是其中陪伴的一員。

六祖的地位很特別,哪怕是他都不敢亂動,更不敢強迫光孝寺將舍利上交國家啥的,這事情,還真的人家光孝寺的僧人答應。

可光孝寺的僧人他卻不認識,【147小說 147xs.com】人家可不會管自己是不是什么部長,這事,也只能是交給秦大師去處理了。

“舍利的事情先不說,這門環鑰匙你們找到了嗎?”秦宇開口問道,就算是把六祖的舍利請來了,可要是沒有找到鑰匙,那也是沒用。

“這幾年我們也一直都在找這門環,從來沒有放棄過搜尋,凡是和門環有關的文物全部都不放過,前不久,終于讓我們發現了一條有用的線索。”

“什么線索?”

“二十五年前,曾經有一戶人家,在離著驪山百里外的田地上開墾的時候,從地上挖出了十幾件文物,不過這戶人家當時并沒有上報,而是將這些文物偷偷的藏了起來,在五年前,才將這批文物在黑市上賣掉了。”

“這種買賣雙方私下里的交易是很隱秘的,只要是買方不將買到的文物拿出來,根本就不會被發現,不過幸運的,兩個月前,那戶人家的兒子為了炫耀,曾經在微_博上發過這些文物的照片,而恰好被一位文物研究專家看到了,這位專家一眼便認出,這是秦朝時期的文物。”

從凌帝的話中,秦宇也了解了整個過程了,說起來,也活該這家人倒霉,出了這么一個敗家子,照片上的文物被認出來之后,一開始是由文物局的人上門,當然,這些文物是全部都賣掉了,這家人自然是不可能拿的出來,不過,在文物局和派出所民警的強大威壓下,最終這戶人家還是交代了文物的來源并且拿出了每件文物的照片,這其中,就有一對門環。

凌帝所在的部門,早就給所有文物局和考古專家下達過通知,一旦發現秦朝時時期的門環出土,便要立刻上報,這文物局負責人自然不敢怠慢,便將事情上報了上去。

而負責秦始皇陵墓挖掘工作的專家,一看到照片上的門環就確定,這就是陵墓內的那缺少的一對門環,因為這門環也是玉鑿成的,更像是一對擴大版的手鐲。

不過,見到了照片,不代表可以找到這對門環,按照這戶人家所說,五年錢他們將這些文物賣給一位老板,是通過當地的一家古董店的老板做中間人的,他們也不知道買他們文物的那位老板的信息,就連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更遺憾的是,那位古董店的老板,已經是兩年前去世了,古董店都已經是盤出去了,而且,這位古董店老板只有一個兒子,但是這個兒子一直是在國外工作,更不可能知道這事情,古董店老板一死,他兒子就是回來將古董店賣掉之后,就出國了。

等于是說,一切線索又斷了。

“既然線索都已經斷了,那還如何尋找?”秦宇看向凌帝,問道。

“雖然線索斷了,但是我們卻是通過這條線索,另外發現了一條有用的線索,那就是這古董店老板留下的一本賬本,里面詳細記載了他這店里的一些古董的交易情況,其中經過查詢,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什么現象?”

“這位古董店的老板,收古董文物的時候,其他時期的文物都很符合市場價格,但就是對秦朝時期,尤其是秦始皇時期的文物,收購的價格完全超過了市場價,而且,這老板收上來這些和秦朝秦始皇有關系的文物之后,全部都賣給了一個人。”

“賣給了誰?”

“一個外號叫“將軍”的人。”

“將軍?”秦宇有些驚訝,這名字怎么聽著這么像某個黑澀會或者是毒梟的外號。

“這將軍可不是一般人,經過我們的調查發現,這將軍幾乎是控制著整個西_安的地下勢力,各方關系都很硬,在西_安,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