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隔壁老王(第三更)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隔壁老王(第三更)

 熱門推薦:

其實,不止是特忍的后人只能是普通人,只要是皇家上忍,都必須遵守這一條準則,原因很簡單,天皇陛下害怕出現功高震主的情況。

所以,這也導致了,那些皇家忍者只能是依附皇家,因為他們為了皇家必然是得罪了國內的不少大家族,為了自己的子孫厚大,也不敢出賣皇家,不然的話,等他們死后,誰來護住他們的后人。

而秦宇雖然不知道這些情況,但是卻歪打正著的,抓住了特忍的唯一痛腳。

“混蛋,你怎么能這么做,你就是一個無恥小人。”特忍朝著秦宇破口大罵起來。

不過,秦宇卻只是笑了笑,毫不動怒,“對于你們這些狼子野心的人,無論什么行為,都不為過。”

秦宇的話,讓得特忍泄氣了,他終于相信,眼前這位和中國那些玄學界的名門正派的作風是完全不同的,那些名門正派為了所謂的面子,最對就是殺了他,做不出這樣的惡毒的威脅手段。

“我的耐心有限,現在外面已經有不少人趕來了,你要是再不說的話,我只能把你交給他們,然后再去殺掉三井樸仁,我的實力你也清楚,憑三井樸仁身邊的那幾個忍者,是不可能阻擋的住我的。”

特忍用充滿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秦宇,不過,看著秦宇一成不變的表情,最終,這特忍還是泄氣了,仿佛一下子蒼老了。

“我可以告訴你原因,但是你給我什么保證?”

“我不能給你保證。”秦宇搖了搖頭,譏笑道:“你似乎是忘了現在的情況,你是階下囚,現在是你為魚肉,我為刀俎,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既然這樣,那你就永遠別想知道線索,大家一拍兩散。”特忍也是怒氣沖沖的說道。

“你信不信,你被我抓住后,你們的天皇陛下肯定還會再派人過來,既然從你這邊得不到線索,那我就可以把目標放在后面的人身上,但是你就不同了,你注定要背負出賣你們天皇陛下的罪名,你的家人,你的親人,都將因為你的行為而遭受報復,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日本人似乎對女性的身體很有些研究,不知道如果這些研究放在你的女兒,你的孫女或者外孫女身上時,又會怎么樣?”

秦宇笑的很邪惡,但這不是他惡意的抹黑日本人,在日本,一些齷齪的事情早就名揚世界了。

特忍的臉色又白了一分,他自然知道國內一些大家族的某些特殊的嗜好,其實又何止是那些大家族,這些年來,他仇家的不少女性親人,落在他的手上,下場不也是一樣。

“好,我告訴你。”特忍沒有任何的選擇了,最終,還是妥協了。

秦宇神色不變,不過卻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先前說那么多,對于他來說,也是一場賭博,目前看來,這賭博的結果是他贏了。

秦宇靜靜的看著特忍,等待著他的話。

特忍神色變幻了許多次,半響過后,才開口說道:“三天前,天皇陛下召見我,讓我前往中國西_安,前往秦始皇陵墓一趟。”

“當時我便感到疑惑,開口詢問天皇,而天皇回答我,秦始皇陵墓即將開啟了,他需要我去刺探一下詳細的消息。”

“我在中國生活了十幾年,自然之道秦始皇陵墓意味著什么,雖然我不知道天皇陛下是怎么得知的秦始皇陵墓就要開啟的,但作為皇家特忍,天皇陛下的命令必須執行。”

“隨后,我便帶著幾位上忍準備前往中國,不過也就在這時候,我的老師找到了我,老師給了我六顆丹藥,并且叮囑我說,進入秦始皇陵墓入口之后,將這丹藥含在口中,就可以不用懼怕陵墓內的詛咒之氣。”

聽到特忍說到這里,秦宇眼睛一亮,立刻問道:“丹藥在哪?”

“丹藥在我身上。”特忍此刻似乎是徹底放棄了,十分光棍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拋給了秦宇。

接過這玉瓶之后,秦宇倒沒有急著打開,誰知道這玉瓶里面是不是真的是丹藥,還是這特忍的某個陰謀,將玉瓶拿在手上之后,朝著特忍說道:“繼續說下去。”

特忍看了秦宇一眼,也沒有多言,繼續說道:“當時我便詢問了老師,天皇陛下讓我刺探秦始皇陵墓的情況,到底是為了什么?”

要知道,秦始皇陵墓關系重大,中國政府肯定會十分重視的,到時候少不得層層布防,就算是天皇陛下想要打什么主意,也不一定能夠實現。

只是,我的老師卻只是對我說了一句話

“說了什么?”秦宇意識到,這句話可能就是最關鍵的地方了,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老師說,天皇陛下希望的是,秦始皇陵墓不要打開。”

“什么意思?”秦宇皺了皺眉,特忍的這句話,準確的說,是這特忍老師的這句話,讓得秦宇疑惑了,一開始,秦宇猜想的是,這日本天皇知道秦始皇陵墓里面有什么東西,其中有些東西讓得他心動,想要奪走,但是現在這特忍告訴他的,和他自己猜測的,根本就是南轅北轍。

“感覺到【147小說 更新快】很疑惑是吧,我當時也感到很疑惑,所以,我問老師,這是為什么,你知道我老師怎么回答我的嗎?”

特忍似乎是看出了秦宇心中所想,臉上露出了笑容,人都是這樣的,哪怕已經是階下囚了,依然很享受這種被人用渴望的眼神注視的場面。

不過很明顯,這位特忍要失望了,秦宇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沒有說。

“你很聰明,聰明的根本不像一個二十幾歲的人。”特忍看到秦宇沒有反應,泄氣了,他心里雖然明白,秦宇肯定對他接下來的話很在乎,但是秦宇神情沒有流露出來,這讓他有些摸不著底了。

如果秦宇的神情流露出很急迫的神色,甚至直接是威脅他快說,那他反而更不會說,而是會將此當做底牌,因為他已經可以確定秦宇對這消息大的在乎程度了。

但是秦宇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卻讓他心里的如意算盤全部都落空了。

面對著秦宇似笑非笑的神情,特忍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以此來當做談判的籌碼,說道:“老師告訴我,秦始皇陵墓如果開啟的話,對于我們國家來說,將會是一場災難。”

“好了,我知道的就是這么多了。”特忍雙手一攤,表示他把知道的一切都說完了。

秦宇目光盯著特忍,似乎是想要看穿這特忍是否說謊,半響之后,才收回了目光,因為他確定這特忍說的是真話了。

沒再理會特忍,秦宇將目光投向還在秀肌肉的餓鬼王,隨后,摸了摸自己下巴那不存在的胡須,暗襯道:“原來叫餓鬼帥為小帥,現在成了餓鬼王了,該換個稱呼了。”

“餓鬼王,餓鬼王……”

秦宇暗自嘀咕道:“叫小王不太好聽,而且這名字明顯不適合餓鬼王……”

也不知道秦宇想到了什么,表情突然變得古怪了起來,一副想笑又憋住笑的模樣,因為他已經想好了該給餓鬼王取一個什么名字了。

“老王,快點回來。”

秦宇朝著餓鬼帥招了招手,沒錯,老王就是他給餓鬼王新取的名字,老王這兩字原本也沒有什么,只不過到了現在,卻是成了某種現象的代言詞:隔壁老王。

當然,餓鬼王是不知道這些的,聽到秦宇的聲音,一步做兩步的蹦到了秦宇的跟前,似乎是對自己這新名字很滿意,竟然還朝著秦宇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臉,然后,才鉆入三角旗幟令牌當中消失不見。

“我這也是心懷宏愿啊,相信如果每一位隔壁老王都長得跟老王一樣丑,這隔壁老王就不會真正出現了。”秦宇自語了一句,隨即餓鬼令收回了懷中。

“哦,對了,忘記問,你叫什么名字?”

“青田桑劍,你問這個干什么?”

特忍疑惑的看向秦宇,然而,下一刻,一道金光從他的眉心閃過,這位特忍也就是青田桑劍,倒在了地上,臉上還保持著上一刻的疑惑神色。

“沒什么,只是覺得,你好歹也是一位特忍,出來了一趟,怎么也得是當一個有名字的龍套。”金光收回,秦宇淡淡的說道。

殺掉青田桑劍是必須的,因為今天的事情,有著許多地方需要保密,比如小九的變化,八岐的出現,還有小九他娘,這些事情都不能外流出去。

要是不殺掉青田桑劍,凌帝肯定會將青田桑劍帶走,而既然自己都可以威脅青田桑劍說出秘密,那么凌帝所在的機關部門,情報上面比自己還要全面,肯定也同樣有辦法。

所以,秦宇留了一個心眼,哪怕是國家,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被知道的好,畢竟國家也是由人去管理的,而人心是最難預料到的。

殺掉了青田桑劍之后,秦宇雙手一揮,四面的冰墻開始緩慢熔化,而在冰墻熔化之后,卻是露出了一道道身影,這些身影,將整個冰墻給圍成了一個圈。(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