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真相(下)

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真相(下)

 熱門推薦:

離開了地下洞穴,當秦宇來到地面之上時,同樣的是蕭曖曖等人一樣,被大變了樣的宮殿給弄懵住了。不過,秦宇也沒有多想,毫不猶豫的,繼續朝著大殿之外,奪門而去,最后消失不見。

殿門之外,蕭曖曖兄妹還有曹軒和他手下,四人看到秦宇出來,臉上都露出欣喜之色,還沒等曹軒開口和秦宇打招呼,秦宇身后,那片宮殿的上方卻是冒出了一道白光。

因為此刻已經是白天了,這白光卻顯得不是那么的刺眼,然而,白光消失之后,這諸葛武侯真君大殿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秦宇回過頭,看著身后變成了一片山野森林,神色顯得有些復雜,默不作聲。

秦海風死在了這里面了,一切線索都斷了,這一次的盤龍山脈之行,并沒有能解開他的一些困惑,反而增加了他心里的一些疑惑。

自己師傅到底是布的什么局?現在看來,這個局已經是越來越大了,人間帝王,陰間鬼司都被卷入了其中,秦海風到底知道些什么?

一切的問題都要他自己去解開,然而,他又該去找誰解惑?

“秦宇,你為什么先前要讓我們出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那個和秦海風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呢?”在秦宇沉思的時候,蕭月月卻是開口了,朝著他問道。

“那就是秦海風,不過,現在應該是已經死了吧。”秦宇回過頭,淡淡的答道。

“什么,那就是秦海風,你們不是說秦海風已經死了的嗎?怎么會又活了?”

蕭月月不解,秦宇這話一出,就連蕭曖曖和曹軒臉上都露出了狐疑之色。

“秦海風的事情有些復雜,先前你們也看到了那塊散發著璀璨光芒的石頭了,那是愿石。秦海風當年去過那地方,通過愿石的特殊功效,復制出來了一個自己。”

“那顆石頭是傳說中的愿石?”蕭曖曖渾身一震,他想起了自己長輩告訴過他的有關愿石的傳聞,確實,現在回想起來,那石頭和傳聞中的愿石一模一樣。

秦宇點了點頭,關于愿石的事情,他不打算隱瞞,蕭曖曖肯定會回去詢問他家族里的長輩的,而愿石在玄學界還是很有名氣的,一些大家族都會有這方面的記載,到時候蕭曖曖一問便知,既然如此,那就索性由他說出來得了。

“秦先生,那我們現在?”曹軒朝向秦宇問道。

他不知道愿石是什么,可現在既然秦海風已經死了,而殺死秦海風的那批人也同樣是死在了里面,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們的線索又斷了,這次的事情到此就結束了。

“先下山吧。”秦宇沒有多說,神情有些犯困,他想揭開自己師傅的神秘面紗,可現在卻發現,這面紗之下,反而是一層更加神秘的面紗。

不是沒有想過去詢問那位陰差大人,只是,對方當初隱瞞了和自己師傅認識的事情,那么現在自己去問,恐怕同樣也不會得到答案,既然如此,那還不如不問。

“這一次,你那幾位犧牲的手下,一人給送五百萬安家費吧,這筆錢一會我轉給你。”秦宇看向曹軒,說道。

“秦先生,這個我們部門是有撫恤金的。”曹軒神情也是有些低落,畢竟都是跟著他一起的下屬,這一次卻是折了兩位,至于守門的那兩位,只是被秦海風給打昏迷了而已,還沒有性命危險。

“這一次主要是因為我的事情,撫恤金歸撫恤金,這一千萬等回到了城里我就轉到你賬號上。”

秦宇擺了擺手,示意這事情就這樣說定了,一千萬,對秦宇來說,也不算是一筆小錢,但也不算多少,在秦宇眼中,人命,遠遠要比金錢要重的多,尤其是無辜的人。

曹軒的手下聽到秦宇要給他們死去的同事五百萬的撫恤金,臉上都露出了感激之色,因為,他們部門里雖然也有撫恤金,但是只有區區的一百萬,一百萬,在很多人眼中可能是一個大數字了,但是在現在社會中,真正算起來,根本就沒啥用。

一百萬,在大城市連套房都買不到,他們大部分都是有家室的人,甚至死去的這兩位同事已經有孩子了,孩子的教育就得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了,沒有了他們這些家庭的頂梁柱,老人誰養,孩子誰管?

而此刻這位秦先生愿意拿出一千萬來,這也讓他們覺得自己的兩位同事沒有白犧牲了,至少家人親屬以后的日子不至于過的那么拮據。

……

走到盤龍山脈的邊緣處,眾人的手機再次有了信號,秦宇的手機響了,來電號碼是成_都本地的。

“秦先生,你說的那兩人已經被我在高速路口給攔截住了,一男一女,現在被我帶回到審訊室了。”

“謝謝成處長了,不過還請成處長放了他們吧。”秦宇在電話這頭,微微一笑,說道。

“放了?”

“嗯。”

“好。”

這電話,是成榕陽打來的,實際上,在筒子樓知道那兩位黑衣男子是陳卿之指使過來的時候,他便安排成榕陽打探一下陳卿之是否還在京城。

結果,這一查,卻是發現陳卿之已經和學校請了一個假,說是回老家了,然而查看了機場的登機記錄之后才發現,陳卿之并沒有回老家,還是來到了成_都。

于是,秦宇便讓成榕陽開始搜尋陳卿之的位置,不過直到他們進山之前,都沒有找到陳卿之的下落,不過現在終于是找到了。

然而,【147小說 更新快】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秦海風死了,陳卿之身邊的那人,不用猜,秦宇也知道,肯定是秦浩然了,也許在秦海風的計劃中,就是救出秦浩然,然后讓陳卿之帶著秦浩然離開。

也許陳卿之會知道秦海風的一些事情,但是秦宇不認為陳卿之會知道什么有價值的線索,不然的話,當初秦海風被人綁架的時候,陳卿之第一時間不會是想的去報警。

秦海風是一個聰明的人,他知道怎么樣保護自己的親人,那就是對自己的親人隱瞞一些事情,因為有時候,能活下去的,往往是那些不知情的人。

……

回程的路要比來的時候縮短了一半的時間,然而,當秦宇一行人重新回到山腳下的小山村時,表情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在他們的面前,站著一位老者,老者穿的一件很普通的衣服,白發已經遮住了大半的臉,那雙嬸嬸凹陷進去的眼睛渾濁無神,似乎在提醒著眾人,這是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

而在老人的身后,則是有著八位年紀稍顯年輕一點的老人,不過,這年輕也只是相對這位老者而說,這八位老人的年紀最起碼也是七十載以上。

蕭曖曖和蕭月月兄妹兩看到領頭的這位老者后,兄妹倆的表情變得很嚴肅,走上前,恭敬的朝著老人說道:“見過大祭司。”

“你們是蕭家的那兩小娃吧,沒想到現在都這么大了,好啊,蕭老先生后繼有人。”老人笑瞇瞇的看著蕭曖曖和蕭月月,那渾濁無神的眼睛不禁讓人懷疑,這老人是不是真的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三米遠的蕭曖曖兄妹。

“大祭司?”聽了蕭曖曖兄妹兩對這位老者的稱呼,秦宇也是瞇起了眼,在這彝族居住區,能夠被稱為大祭司的,似乎只有彝族的那位了。

也就是說,這位老者是阿克藏爾的父親,只是,阿克藏爾才三十來歲,而這老者的年紀……

秦宇看不透,但是他可以肯定,絕對是一百出頭了,七十歲得子,這位彝族大祭司倒是厲害啊。

“大祭司您怎么到這里來了?”蕭月月心里有些發虛,自己前幾天剛拒絕了阿克哥哥,現在大祭司就親自出現了,不會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

“我是來找他的。”老人笑著將目光移開,落在了蕭月月身后,伸出枯瘦的手,指著蕭月月身后的秦宇說道。

“果然是來算賬的,大祭司難道是想替阿克哥哥出去。”看到大祭司指向秦宇,蕭月月的臉色變了,和自己哥哥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著急之色。

“你就是秦宇吧,玄學界最年輕的絕世天才。”老人直接開口朝著碩大,語氣平穩的如同一潭死水,聽不出任何的情感波動。

“小可秦宇,見過彝族大祭司。”秦宇開口答道。

彝族大祭司,輩分那是絕對沒得說的,是彝族的領袖,對于這樣的人,自己持晚輩禮是應該的,那是出于對年長者和對一個民族的尊重。

“果然是年輕有為。”老人的目光在秦宇身上流轉,只是,他這眼神,很難不讓人懷疑,是不是真的再看秦宇。

“大祭司這一次到這里來,難道是有什么事情嗎?”蕭曖曖開口了,他得知道大祭司到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他們一出現在山村,大祭司便出現了,很顯然,大祭司是沖著他們來的,準確的說,是沖著秦宇來的,不過他還是得問清楚,然后再決定該怎么做。(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