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命里無時莫強求

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命里無時莫強求

 熱門推薦:

將龜殼拿開,這一塊的風水便徹底改變,但是,這還沒有結算,那七只小龜,才是最終確定這一地風水的根本。

秦宇目光看向扎木,“你們宅基地的風水最后到底是怎么樣的,完全取決于你們自己對待這七只小龜的態度。”

“這風水怎么和烏龜又拉上關系了?”蕭月月有些不解的問道。

“真以為這七只小烏龜只是一般的烏龜嗎?”秦宇看向蕭月月,嘴角微微翹起,“烏龜有一個習性,就是會往靈氣充足的地方跑,甚至現在,還有這么一種說法,看到烏龜棲息的地方,如果可以在這里安宅立穴的話,必然會給家主人帶來福緣,這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在風水界,烏龜是靈物,一般來說,見到烏龜,對風水師來說,是一件好事情,這意味著附近必然有風水寶地。

“那要這么說的話,扎木大叔他們挖到了烏龜,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啊。”

“沒錯,見到烏龜,確實是好事,只不過……”秦宇沉吟了一會,卻是微微搖了搖頭,“命里福緣較淺啊,如果你們不把那六只烏龜抓起來,而是想辦法將這些烏龜都趕到這水潭之中,那這地的風水可就不得了了。”

“怎么個不得了法?”

蕭月月現在也認命了,當個捧哏就捧哏吧,誰叫她自己對這事情確實是挺好奇的。

“烏龜,在普通人眼中,代表著長壽,但實際在,在風水中,烏龜是貴氣的象征,是預示著官位,烏龜的龜殼就是官帽的象征,所以,有烏龜的地方,必然是孕育著官運,讓子孫后代入仕為官,光宗耀祖。”

“那要這么說的話,扎木大叔他們一家不是要出大官嘍。”蕭月月這話一出,扎木一家人都眼巴巴的盯著秦宇,畢竟是和外界接軌了,他們也知道要是出一個大官,對自己家里意味著什么。

“沒錯,扎木大叔家確實是會出一位官員,就算不是位列廟堂,那也是封疆大吏級別的。”秦宇很肯定的答道。

秦宇這話一出,扎木大叔一家人全部喜笑顏開,現在他們也看清楚了,這位秦先生,確實是有本事,連大祭司的公子都不是對手,他說自己家會出大官,那就肯定會出了。

看到扎木一家人笑的這么開心,秦宇卻是沒有再說話,有些事情,既然已經確定了,那他就沒必要再說出來了。

不過,秦宇不說,有人卻是不愿意就這么結束。

阿克藏爾眼神閃爍了幾下,抬頭看向秦宇,“要這么說的話,那要是換做其他人給挖到了這烏龜,那豈不是說,那家人會出大官人了,風水怎么可能這么隨意,這根本就說不過去。”

在阿克藏爾的理解當中,風水是非常神圣的存在,不管是陽宅還是陰宅,一地的風水都要經過反復確認,才能點下真穴,怎么可能翻出幾只烏龜便就改變了風水。

“如果你注意了的話,就應該知道,那一只烏龜,是通過了那根木頭爬到的扎木大叔家的宅基地上,烏龜入水,在水潭中游了那么一圈,這叫洗去鉛華,至于剩下的,你去看看那根木頭就知道了。”秦宇淡淡的答道。

阿克藏爾依言走到了那根木頭處,盯著木頭上的深槽,一寸寸的看下去,當他看到深槽口的某一處時,眼瞳卻是急驟收縮,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

“這怎么可能……”阿克藏爾不敢相信以前看到的,但是,這擺在他眼前的事實,卻又容不得他不信,青煙縈繞,這就是官運的象征。

在這深槽上,有著一縷縷青煙,不過因為很淡,所以先前被所有人給忽視了,但是此刻細看之下,還是可以發現的,作為彝族大祭司的兒子,這青煙意味著什么,他自然清楚不過了。

在鐵一樣的事實面前,阿克藏爾就是不想承認也不行了,只要這里的風水不被破壞,扎木一家,后代確實會出一位大官。

“不對啊。”蕭月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看向秦宇,“既然這一只烏龜從這深槽爬出來,可以讓扎木大叔一家后代出一位大官,那要是剩下的六只烏龜也從深槽爬出來,那不是可以出七位大官了。”

蕭月月這話一出,秦宇表情變得古怪起來,這,正是他不想說的,想要故意忽略過去的,卻沒想到,還是被蕭月月給挑起來了。

看著眾人投射過來的等待答案的目光,秦宇嘆了一口氣,答道:“你說錯了,并不是出七位大官,而是連續七代在朝為官。”

“這……”

蕭月月倒吸了一口涼氣,七位大官和七代在朝為官,那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啊,只要能連續三代擔任大官,整個家族的地位便上升了,都說三代出一個貴族,這是有依據的。

哪怕是放在古代,一位宰相,也比不上連續三代是封疆大吏的豪門家族,一個家族多年積累的實力是非常恐怖的,輻射出來的影響力,遠不是一兩位大官可以比的,而如果能達到七代的話,那這影響力……

蕭月月能想明白的,在場的大部分人也都想明白,尤其是曹軒和他的手下,這些人也可以算是官場上的人,對于這其中的門門道道自然是更加的清楚,一時之間所有人看向扎木一家的眼神都有些同情了。

既然已經說開了,秦宇也就索性不保留了,繼續說道:“實際上,當龜殼被掀開時,一個選擇已經是擺在了扎木大叔你們的面前了,雖然只有一只烏龜進入了水潭,剩下的六只都被你們抓在手里,但實際上,依然是有機會的。”

“我叫你們把烏龜放生的時候,如果你們把這六只烏龜放進水潭里之后,這六只烏龜依然會順著深槽爬到你們的宅基地去,不過,因為和前面一只烏龜相隔了一段時間,所以,最后的情況就會變成,先出一位大官,然后隔幾代之后,再連出六代高官。”

秦宇這么一說,扎木一家人再也沒有了先前的喜悅,一個個如霜打的茄子焉把把的,尤其是扎木的三個兒子,此刻更是后悔不已,在心里暗罵自己,怎么就這么手賤呢,為什么要去抓這些烏龜啊,直接往水潭里趕多好啊。而且,就算先前錯過了機會,這放生的時候,為啥還要舍近求遠,走到水渠去放生,直接丟進水潭里就是了。

扎木家的三位兒子,恨不得把自己這雙手給剁了,子孫后代的榮華富貴,就這樣被他們毀了。

看到扎木家三個兒子的神色變化,秦宇知道,自己預料的沒錯,他先前不想把這些說出來,就是因為怕變成現在這情況。

人心都是不滿足的,如果扎木一家人不知道自己原本的七代官運變成了一代,依然會是喜滋滋,但是現在知道了,哪怕知道日后后代會出一位高官,依然不會覺得高興,沒準還會因此引發一些事端。

“幾位,聽我說一句。”秦宇還是覺得,應該點醒一下扎木一家人,“風水這東西很神奇,但并不是每個人都是有那么好的福緣的,有那么一句話,叫做: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147小說】”

“七代連出高官,確實是天大的福澤,但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好的風水,還需要有好的命格去承受,世事變化,滄海桑田,風水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也許,今日的福地,到了他日就成了險地了。”

“這一切都是你們自己做出的選擇,未嘗也不是命運的安排,所以,保持平常心,接受這事實才是最重要的。”

秦宇這一番話出口,扎木一家人的神情才稍微好轉一點,不過,笑肯定是笑不出來的了,也只能期待日后這一家人能夠自己明白這道理,不過秦宇估計,很難。

當然,秦宇也不是活菩薩,說這番話,不過是盡自己的一番責任,日后要是扎木一家為此鬧出什么事情,那也同樣是他們一家人的命。

“把這根木頭收好,等到你們新房動工開始修建的時候,用紅布將這木頭給蓋著,每日焚香拜祭,待到新房落成之后,再將這木頭上的紅布掀開,將這木頭劈成柴火,在新房子里燃燒掉。”秦宇最后提醒了扎木一家一句。

只有這樣,這縷官運才會落在扎木家的新房子上,說白了吧,扎木家日后會成為大官的那后代,必然是在這新房子里出生的,就看這一縷官運,是落在哪一脈的身上了。

……

事情到這里已經全部明朗了,阿克藏爾輸了,找不出任何的理由耍賴,神色變得有些落寞,蕭月月看著阿克藏爾的神情,心里有些不忍,畢竟是自己從小在一起的玩伴,可是自己只是把他當成了哥哥,如果不是因為家里長輩的撮合,她是真的不想傷害對方,但是現在,卻也只能是硬著心腸了。

只有讓阿克藏爾死了心,不向家里長輩提親,那家里的長輩便不會插手自己的婚事,蕭月月對這一點還是看的很清楚的。

“秦宇這家伙,雖然長得不怎么樣,但本事果然還是有的。”蕭月月看了秦宇一眼,這家伙還真就把自己的難題給解決了,不過,想到自己在這家伙背后寫的那行字時,她又突然頭大起來了。(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