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三會大比的勁敵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三會大比的勁敵

 熱門推薦:

京城高速公路口,孟瑤和秦宇兩人駕車回來,和去時候的兩輛車不同,這一次回來,只有他們兩人,哦對,還有悠閑的躺在后座睡覺的小九。

秦嵐留在了楊巖村支教,陳光表在處理李一依的后事,以及等待法院對那幾個人渣的審判。

不過秦宇卻沒有時間留在那里了,因為三會大比馬上要開始了,他得趕回來。

“秦宇,我看你的臉色還是不太好,要不要先回賓館休息下,那天可真是嚇死我了。”孟瑤看了眼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秦宇那蒼白的臉色,有些擔憂的說道。

“我沒什么事的,只不過是耗盡了念力,有些疲憊而已。”秦宇搖了搖頭,笑著安慰道。

“你還說呢,那天那么粗的雷電劈下來,還好幾道,我和秦嵐都嚇傻了。”孟瑤現在回想起當時的畫面,還是一臉的心有余悸。

誰會想到,當黑云將楊巖村上空的給覆蓋后,幾道真正的雷電會劈下來,而且還準確無誤的朝著高臺方向劈去。

那一刻孟瑤是真的呆住了,因為在雷電這種天地之威下,人是那么的渺小,她就只能看到一道道的白光將秦宇和李一依給覆蓋住,生死不知。

要知道,雷電的光亮一般人根本就睜不開眼睛看,孟瑤強忍著眼睛的刺痛,也只能是看到一道道亮光將高臺給籠罩,等到雷電散去之后,孟瑤第一時間沖上了高臺,不過那時秦宇已經是倒在了高臺之上了,臉色蒼白,連呼吸都變得很微弱。

“天道之威啊,我用遮天符給李一依爭取到一段時間,必然是遭到天道的憤怒,那些雷電便是天道降下來的懲罰。”秦宇朝著孟瑤解釋了一句。

雷電下降是他早就預料到的,只是讓秦宇沒有想到的,竟然會這么的猛,連著降下了好幾道,秦宇一開始估摸著最多也就一兩道頂天了,畢竟自己只是給李一依爭取幾個小時,讓她完成心愿而已。

誰曾想,這天雷一下子降下來了七道,出乎了秦宇的意料,先前的準備根本就不夠,最后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扛不住的話,他和李一依都得被天雷給劈死。

不過索性的是,秦宇最后還是扛下來了,但是付出的代價也不少,念力耗盡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已。

眼看著馬上就要三會大比,受此大傷,實力受損,對于大比肯定會帶來影響,不過,再給秦宇重新選擇一次的話,他依然會出手成全李一依的這個心愿。當然,在這之前,準備工作也會做的更加充分一點。

……

孟瑤開著車子帶著秦宇直接到了玄學會總部的門口,秦宇一人下了車,和孟瑤告別之后,走進了玄學會的大門。

“秦大師。”

“秦大師。”

進入玄學會,迎面不少人見到秦宇都恭敬的打招呼,五品大師,走到哪都是應該受到這種禮遇的。

步入玄學會的后院,人才少了點,不過,站在院子中的任正新,看到秦宇走進來之后,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秦大師,你這……”

以任正新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秦宇受【147小說】傷了,當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難道是道協和佛協的人對秦大師你下手了?”

“不是。”秦宇搖了搖頭,雖然他對道協和佛協沒好感,但還不至于把莫須有的罪名背在對方身上,“仁老會長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明天就是三會大比之日了,秦大師你現在受傷,而且傷勢還這么嚴重,恐怕會不利于三會大比的成績。”仁正新開口說道。

“沒事,雖然我受了傷,但是境界依然在。”秦宇無所謂的說道。

不是他自大,以他五品大師境界,對于道協的佛協的年輕一輩還真是沒有放在心上,境界差距在那里。

“要是以往的三會大比,就算秦大師你受傷我也不怕,但是這一次不同了。”仁正新嘆了一口氣,“我也是昨天得到的消息,這一次道協和佛協參加三會大比的選手臨時更改了。”

“什么意思?”秦宇聽到這話,先是怔了一下,隨后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這臨時更改參賽選手,肯定是有所圖謀。

“道協這邊叫來了青城山的連云子,而佛協那邊也請來了一位佛子。”任正新看到秦宇臉上的疑惑神色,解釋道:“連云子在世俗名聲可能不顯,那是因為這人很少與世俗打交道,青城山以抓鬼之術立本,這連云子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任正新開始給秦宇介紹起這連云子的身份和來歷。

青城山是整個玄學界的一大異類,這一派很少和世俗打交道,真的是一心撲在了抓鬼上面,上到掌門,下到入門弟子,每個人的任務都是抓鬼。

而且,青城山的掌門選舉也很特殊,比誰抓到的鬼多,誰抓到的鬼多,誰就可以擔任掌門,這種掌門擔任方式,可以說是整個玄學界的一大奇葩了。

而連云子,今年才三十八歲,從小便在青城山找到,天賦出眾,二十歲的時候,已經是青城山年輕弟子中的第一人了,據傳聞,有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使者找上過他,可以推薦他進三十六洞天福地修煉,不過卻被連云子給拒絕了。

連云子拒絕的理由也很簡單,只問了那三十六洞天福地使者一句話,“三十六洞天福地內有沒有鬼魂?沒有鬼魂我進去干嘛?”

連三十六洞天福地這樣好的修煉機緣都可以放棄,對于連云子,很多人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正如同玄學界的人不懂青城山五羊宮為何這么熱衷于抓鬼事業一樣。

“所以,這連云子的實力很恐怖,一般人不知道,但是我卻是清楚,這連云子起碼有五品境界的實力,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對外透露而已。”任正新看向秦宇,認真的說道:“是不是覺得連云子既然有五品境界,為何不舉辦大師宴?”

“嗯,這點確實是我沒有想透的。”秦宇直言道。

要是這連云子達到了五品境界,不舉辦大師宴,難道他就不需要氣運嗎?沒有氣運加身,如何能走的更遠?

“秦大師,你的師門來歷我不清楚,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會舉辦大師宴的,相比起氣運,一些宗門家族還有另外一種方式,效果不比大師宴氣運加身差。”

“還請仁老會長指點。”

“大師宴的作用不外乎是氣運加身和讓自己揚名玄學界,但那些家族門派如果不追求名氣的話,完全不需要舉辦大師宴,因為他們有傳承和底蘊。”

底蘊是一個門派和家族所獨有的,就拿龍虎山天師府來說,這么多年下來,龍虎山的氣運不知道多么的恐怖,只要通過秘法,將這些氣運分一些出來給那些晉升五品境界的大師,便收益無窮了,根本不需要大師宴,畢竟,像秦宇這樣在大師宴上出現氣運華蓋灌頂的還是少數,自古以來都沒有幾位。

“說句不好聽的話,大師宴到更像是一種身份的區分,區分出門派家族的大師和那些沒有背景來歷的大師。”

仁正新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而秦宇也很快明白了任正新話里的意思。

大師宴,是那些沒有背景來歷的五品大師必須的,只有這樣,這些晉升五品的大師才能得到氣運,而相比之下,那些有底蘊的門派家族大師根本不需要,他們可以輕松的就獲得足夠的氣運。

就好像古代的科舉制度一樣,寒門弟子需要參加會考獲得功名,而那些達官貴人的子弟卻不需要如此,他們可以通過舉薦制度,直接入朝當官。

要知道,寒門弟子考取功名,還不是為了出仕為官,光宗耀祖,最后的目的都是一樣。

“雖然我不知道道協那群人是如何說動連云子的,但既然連云子已經到京,并且準備參賽了,將會是你這次參加三會大比的勁敵之一,至于另外一位則是那位佛子。”

“任老會長,這佛子又是什么來頭,也和連云子一樣,是五品境界?”秦宇撓了撓頭,這么看來,自己受傷,這一次大比有些懸了。

“五品境界?”仁正新眼中冒出一道精光,“恐怕不止,這位佛子甚至有可能是六品宗師境界。”

“什么!”如果說得知連云子是五品境界給秦宇帶來了壓力,現在聽到這什么佛子的,可能是六品宗師,秦宇是真的坐不住了,說話的聲音都提高了幾個分貝。

“那佛子多大歲數?”秦宇追問道。

“十六歲。”任正新的回答,讓得秦宇嘴角抽搐了兩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啥了。

自己這個年紀達到五品大師境界,已經被稱為玄學界千年不世出的天才,那佛子才十六歲,那自己這所謂的天才在對方眼中不就是一個笑話了。

“秦大師,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先聽我把話說完,這佛子的情況有些特殊。”任正新看到秦宇的表情變化,明白秦宇心里想的什么,說道。(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