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都市 > 超品相師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占星牌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占星牌

 熱門推薦:

[今天的更新晚了,抱歉了,白天九燈忙了點事情,不過三更依然不會少,又是新的一周了,照例求點推薦票吧]

“按照星座學來說,咱們每一個在天上都有一顆對應的星星,這顆星星是專屬于某一個人的,我相信兩位美女應該聽過這么一句話,就是說,每一個從生下來,便對應著天上的一顆星星,從出生到死亡,那顆星星也會跟著消失。”

“當然聽說過,我小時候,我奶奶就經常帶我看星星,并且說天上那顆最亮的星星就是我的星星。”李雙雙接口道。

“沒錯,就是這樣,這句話雖然不是很正確,但也是從星座學理論推演出來的,你們晚上仰望星空的,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總覺得冥冥之中,有一顆星星在注視著你。”

“對,就是這樣的。”李雙雙忙不迭的點頭。

“噗!”

一直安靜的聽著年輕男子話的秦宇,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一笑,一下子吸引了陳卿之、李雙雙還有那年輕男子的注意力。

【147小說 147xs.com】

陳卿之看了眼秦宇,不明白這位一直是在安靜睡覺的男子是在笑什么,不過她自己對于年輕男子的星座理論是不怎么認同的,只是,卻又找不到理由辯駁。

“這位兄弟,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年輕男子皺著眉問下秦宇。

“沒有,你說的很對。”秦宇笑著搖了搖頭,他沒打算和對方爭辯,以他現在的境界,和一個小年輕爭論這些,難免有些丟份了。

不過,秦宇卻是忘記了,在別人眼里,他這年紀,也是一個小年輕吧!

“卿之,聽到沒,這位帥哥也是認可這星座學的,我看你也別看相術了,以后就研究這方面吧。”李雙雙聽到秦宇也同意星座理論,更是得意的說道。

“你們討論吧,我繼續看書。”陳卿掃了秦宇一眼,臉上流露出一絲懊惱之色,她明明感覺到,身邊這男子對那星座理論是不屑的,因為對方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那縷嘲諷之色被她捕捉到了,她還以為這男子會反駁呢,沒想到最后竟然也開口贊同。

“美女,我看你對星座學還是不信啊,這樣吧,咱們不如就做個實驗,我用星座學的理論給兩位算一下,如何?”

年輕男子一看陳卿之不想插入這話題了,不禁有些急了,他的目標可就是這位文靜的大美女啊,當下從口袋里掏出一副牌,說道:“這副牌是星象師用來占卜用的牌,用專業的術語來說,就是占星牌,是我托朋友從希臘那邊帶來的,兩位美女要不要試一試?”

“行啊,怎么試?”李雙雙是一個好熱鬧的人,把不得有事情做呢,當下接口道。

“很簡單,兩位美女,從這副牌里面隨便的抽取一張牌,要閉著眼睛抽取,而我可以根據你們抽取的一張牌,來推算出兩位美女你們的運勢。”

年輕男子拿出來的這副牌,背面帶著一種很復雜的花紋,給人一種神秘和滄桑感,而正面卻是一些星際云團。

“我先來試試。”李雙雙閉上了眼睛,手從一堆牌中抽取出了一張,然后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之后,有些無趣的說道:“這上面就一團云啊,根本就看不懂。”

“這個你們肯定是看不懂,就好像讓你們看八卦什么的,你們也看不懂,都是一樣的道理,但是給我看,就能看出這其中的門道了。”

年輕男子接過李雙雙手里的牌,看了一眼,陷入了沉思的狀態,陳卿之雖然對這星座學不敢興趣,但是看到年輕男子這份認真模樣,也有些好奇了。

幾分鐘過去,年輕男子才恢復過來,笑了笑,將手里的其他牌給放回了口袋里,指著李雙雙抽出來的這張牌說道:“如果我推算沒有錯的話,你先前閉上眼睛的時候,心里想的是愛情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李雙雙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問道。

“雙雙,你也不想想,你一個年輕女孩子,除了會問事業和愛情,還能問什么啊。”陳卿之對自己好友這智商,真是絕望了。

作為一個相術愛好者,陳卿之也了解過一些騙子的手段,在她眼里看來,這年輕人就和那些騙子沒什么區別,不過是兩分之一的正確率罷了。

“這位美女覺得我是在套話是吧,沒關系,以前也有很多人懷疑過我,但這只是開始。”年輕男子似乎能猜出陳卿之心里所想的,

“你叫雙雙是吧。”年輕男子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按照我的推算,你以前談過三個男朋友,不知道這一點我算的準不準?”

陳卿之聽到男子的話,連忙朝著自己的閨蜜看去,結果卻看到自己閨蜜嘴巴張的大大的,一臉的吃驚模樣,就知道,真的被那男子說中了。

“難道這牌真的有那么神奇?”陳卿之不禁重視了起來,目光在年輕男子手上拿著的牌上流轉。

“雙雙,你最近結束的一次戀愛應該是在一年前,不過根據我的推算,你新的一份戀愛就要到來了,具體時間是在三個月以內。”

“又準了?”陳卿之看著自己閨蜜持續驚呆的表情,神情變得嚴肅了起來,對于自己閨蜜最近一段戀情結束的試卷,她自然清楚,當時雙雙還找到她哭了好半天呢。如果說先前她懷疑對方是騙子的話,但是現在,她卻不得不重新思考了。

“卿之,他說的很準呢,要不你也試試吧。”雙雙臉上露出喜滋滋的表情,這哪個女孩聽到自己的下一段戀情就要開始了,都會感到高興的。

“不用了。”陳卿之搖了搖頭,就算這所謂的占星牌很準,她也不想嘗試,她還是覺得還是國內的相術更可靠。

“不如讓我來試試吧。”

陳卿之聽到這懶洋洋的男子聲音,目光朝著身后撇了眼,卻是那一直沉默的男子,此刻卻是一臉的笑意。

“你要試試啊,也好,那就讓這位帥哥幫你看看。”李雙雙聽到秦宇的話,說道。

那年輕男子看了眼秦宇,也沒有拒絕,直接是將李雙雙抽出來的那張牌重新放回了一堆牌當中,再把一疊牌拿在手心,伸到了秦宇的面前。

秦宇笑著看了年輕男子一眼,按照規矩閉上了眼睛,手放在那副牌上,撫摸了半響,才從中抽取出來了一張牌,自己看了眼之后,遞給了那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一開始臉上還帶著笑容,只是,在接過秦宇抽取的牌后,表情卻是變得凝重起來,深深的看了眼秦宇,這一回,不但陷入了沉思狀態,甚至連眉頭還微微皺了起來。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流逝,李雙雙看到年輕男子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不禁有些不耐煩了,要知道,先前推算她的時候,只不過用了幾分鐘,但現在都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了。

“帥哥,怎么樣了?”最終,李雙雙還是忍不住問道。

“我不知道。”年輕男子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如實說道:“這兄弟抽出來的牌我看不懂,很繁亂,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

說到這里,年輕男子目光炯炯的看向秦宇,“一是這位兄弟的命很復雜,復雜到占星牌都無法推測出來,二就是:這位兄弟心里求的問題很復雜,超過了占星牌的推測范圍。”

聽到年輕男子的話,秦宇的眼中卻是閃過一道精光,臉上故作驚訝的說道:“這么夸張,我只不過就是問了一下我自己這一趟去京城順利與否而已。”

“那可能是我學藝不精吧。”年輕男子聽了秦宇的話,臉上露出一絲沮喪之色,“我在希臘那邊學習這占星牌只有幾年的時間,沒法和那些真正的大師相提并論。”

“帥哥沒事,你這已經很厲害了,至少是算準了我的。”李雙雙開口安慰道:“你比卿之要厲害多了,你看卿之連我都算不出來。”

“雙雙。”陳卿之沒好氣的白了眼自己閨蜜,這安慰別人又必要打擊自己嗎?

“我說的是實話嘛,不然卿之你就說說你看的結果。”李雙雙嘻嘻一笑道。

“我都說了,你上停光滑,是好運之兆,只是這命宮一橫我暫時還沒有解開。”

陳卿之有些郁悶,自己這好友干嘛非要抓住自己不放,只是,她這話音剛落,耳邊卻傳來了一道聲音。

“命宮一橫,有時候不一定就是破壞好運的征兆。”

陳卿之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結果卻發現,是坐在自己身邊的那男子說的,此刻這男子這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悠悠說道:“聽說過這么一句話嗎?盈則滿,溢則為害。”

“什么意思?”陳卿之表情變得正色起來,她感覺到這男子的話里含有深意。

看到身邊小妞那求知的眼神,秦宇笑了笑,原本他是沒打算插手的,不過作為一位風水相師,卻聽著身邊的人一直在貶低相術而抬高所謂的星座術,心里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

“想想大壩,一條河流傾瀉而下,如果沒有大壩會造成什么后果?”秦宇朝著陳卿之問道。(未完待續)

小说大全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