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說 > 現代 > 踏星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歲月寶藏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歲月寶藏

“你想查梅比斯銀行紀錄不可能,別說你,就算梅比斯一族族人都沒權利,一旦泄露,后果非常嚴重,誰都承擔不起,有可能還要承受梅比斯一族的怒火”菲姐警告陸隱,畢竟關乎梅比斯銀行信譽,這個信譽可遠比十億立方星能晶髓值錢。

陸隱無奈點頭,“我知道,謝謝菲姐”。

菲姐點點頭,“你投注了一億立方也拿回來了,還小賺了一筆,不算虧,別放在心上”。

陸隱抿嘴,他居然被一個海盜開導了,“知道了,菲姐”。

掛斷通訊,身后,枯偉不甘,“七哥,就這么放過那些卷錢跑路的混蛋?居然敢卷走我們的錢,不要命了”。

“你說誰能從梅比斯銀行一下子借十億立方星能晶髓?”陸隱問道。

枯偉搖頭,“這種人多了去了,內宇宙八大流界掌舵勢力,宇宙海,新宇宙包括榮耀殿堂內部都有人可以,包括七哥你,以七哥你現在的地位,想從梅比斯銀行借個十億立方星能晶髓也很簡單”。

陸隱心中一動,他都忘了,對啊,自己也可以借,哪天缺錢了試試。

從盤口奪得的三億六千萬立方星能晶髓,菲姐將其中一億六千萬運回宇宙海雷恩大戰團,剩余兩億則交給陸隱,直接運往火域。

如此一來,陸隱身上總資產達到了七億立方星能晶髓,其中有一億是之前投注的。

七億立方星能晶髓,他沒得到過這么多錢,太有錢了,太有錢了,不行,低調,還是要低調。

一想到自己丟了差不多九億立方星能晶髓,他心都在抽抽。

從天晉流界到火域沒多遠,其中繞過蠱流界,陸隱特意命飛船途徑茴流界,看了看,隨后到達炎嵐流界。

如今的炎嵐流界與之前完全不同,沒有了火域那些囂張的弟子,大圩魍龍一族和羅斯帝國下意識聯手,布置了防線擋在火域南方,防止東疆聯盟對他們出手。

雷恩大戰團返回宇宙海,陸隱不可能對他們動手,兩位星使級別的強者,他還沒能力硬撼。

不過這兩方也不敢對他動手。

陸隱成為魁首,榮耀殿堂第一時間警告所有人,這也是上圣雷恩【147小說】放心返回宇宙海的原因之一。

上圣天師不見了,陸隱本想招待他,但他不與外人接觸,連陸隱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自己一旦出意外,他就會出現。

剛返回火域沒多久,陸隱正跟維容商量退出炎嵐流界一事,一則通訊傳來,接通,出現的人讓他驚訝,居然是采星女。

他沒想過采星女會突然聯系他。

至尊賽上,采星女表現得中規中矩,說實話,陸隱是有些意外的,采星女在他印象中一直都是潛在的威脅。

“陸兄,有時間嗎?來采星門一游如何?”采星女看到陸隱,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陸隱奇怪,“采星門?”。

采星女嘴角含笑,“采星門正式邀請陸兄一游”。

數天后,星空中,陸隱背著雙手,陷入沉思。

他應采星門之邀,前往一游。

對于采星門,宇宙中凡是了解這個勢力的人多多少少會有顧忌,畢竟卜算一事正常人都不敢小看,這涉及到了時間的領域。

他也不例外。

原本他是不相信什么卜算的,但海王一事讓他不得不相信,所有人都不知道焢被海王搶走,唯有采星門算出來了。

采星女的卜算戰斗也頗為奇妙,所謂的珠算之法讓人百思不解,對于這個勢力,他還是很好奇的,更多的是想拆穿所謂的卜算。

正常人都有這個心理吧!不過如果不能拆穿,反而真的相信了卜算,那,將來面對采星門,心中肯定會多一重顧忌,甚至敬畏。

采星門位于內宇宙小千流界,而小千流界地處蠱流界與第一流界還有白夜流界交匯處,算是內宇宙三大流界交匯之地。

小千流界與其它小流界有些不同,其內不知是有人故意布置還是自然形成,整個流界有一百零八道環形支流,層層環繞,讓整個流界看上去如同旋渦構成,如果形成平面圖,正好是一個標靶。

一百零八道環形支流正中央,就是采星門,而小千流界內的星辰環繞支流,排列成看似普通,卻又不普通的順序。

進入小千流界的一刻,明明前方只是環形支流,很普通,但不知為何,陸隱總有種奇怪的感覺,仿佛這些支流,這些星辰排列,帶有奇怪的含義。

呼出口氣,已經到了小千流界,距離采星門,很快了。

在來的途中,他還接到一則通訊,來自幽家,一個與他從未有過交集的地方,幽庭。

這幾天聯系他的都是很意外的人,幽庭聯系他目的則是想加入東疆聯盟。

陸隱從沒想過還有這種事,幽庭怎么說也是內宇宙知名的大勢力,背靠第一流界劍宗,與劍宗有數次聯姻,居然想加入東疆聯盟。

“劍宗已經懷疑我幽庭并沒有脫離七字王庭幽家,對我們態度截然不同,還請陸盟主允許我們幽庭加入東疆聯盟”。

“我幽庭真的已經叛出七字王庭幽家,一心只想過平靜的生活,奈何劍宗不可能允許我們存在,幽字密的暴露讓他們對我們既充滿了忌憚,又充滿了貪念,劍宗肯定想得到幽字密”。

“陸盟主,我幽庭發誓,絕沒有重返幽家的心,更不會主動背叛東疆聯盟,即便如今劍宗態度大變,我幽庭也不想與之決裂,只希望有人可以庇護我幽庭平靜”。

“之所以選擇東疆聯盟,是因為這里并非單一的勢力家族,而是一個利益結盟體,對我幽庭威脅不算大,陸盟主將來的成就無可限量,即便如今都可以背靠榮耀殿堂,其后還有雷恩大戰團,元師等人的支持,我幽庭不相信任何人,只希望陸盟主可以庇護一二”。

這是幽庭之主幽夫人對陸隱說的話。

至尊賽上,幽夜兒暴露幽字密,暴

露殺心蓮戰技,等于徹底暴露幽庭才是幽家主體的事實,劍宗能安心庇護他們才怪。

幽夫人義正言辭,說什么幽庭絕不會回歸幽家,如果沒有當初骰子六點融合后看到的一切,說不定他還真信了,畢竟按照常理,幽庭怎么也不應該叛逃幽家,就算叛逃也不應該是掌握幽字密的主家叛逃,不符合常理。

他不知道幽庭叛逃,不對,是故意與幽家分裂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這是他顧忌的。

幽庭到底想干什么?七字王庭雖然是黑暗三巨頭之一,但與新人類聯盟不同,他們倒不至于人人喊打,自保還是沒問題的,卻愣是庇護于劍宗,還特意聯姻,就像有什么危機時刻籠罩一般。

對,就是危機,陸隱目光凜然,幽庭隱瞞了一些事,無論是對劍宗,還是對他。

如此更不能接納幽庭,天知道她們隱藏的事會是什么,連七字王庭幽家都保不住,他還沒自大到認為可以對抗七字王庭幽家的程度,幽家,絕對有恐怖戰力的老怪物,絕不比夜王族弱。

幽夫人在等他回答,陸隱思慮再三,不打算聯系她。

這個幽庭擺明了拿他擋槍。

另一邊,第一流界,灰暗的天空下,無數人跪拜在地,臉色肅穆,看上去異常莊嚴。

大大的幽字旗飄動。

這里正是幽庭,幽庭之主幽夫人面色平靜,但目光中的焦躁無法掩飾,身后,幽夜兒低著頭,臉色蒼白。

“那門戰技,真的是從幽字密中領悟的?”幽夫人低聲問道。

幽夜兒不敢隱瞞,“是,施展幽字密時無意中出現,女兒就修煉了,其實一直以來都沒試驗過威力,至尊賽是第一次”。

幽夫人胸口起伏,目光激動,卻也帶有恐懼,幽夜兒并不知曉幽庭為什么特意從幽家分離,唯有每一任幽庭之主才知道,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幽字密,幽字密不僅僅是一門秘術,更是一個寶藏,以歲月藏起來的寶藏。

誰也不知道幽字密內蘊含了什么,只知道修煉幽字密的人有可能無意中得到上古戰技,功法,乃至秘術,這門秘術傳聞由幽家老祖,傳說中的幽冥之祖所創,那是無比古老的祖境強者,早已泯滅于歲月之中。

這些戰技功法很有可能都是幽冥之祖藏于幽字密內,幽庭之所以分離,正因為幽字密的秘密泄露,她們也不知道多少人知道那個秘密,不過有一點很確定,一直以來都有人盯著幽庭,妄圖得到幽字密。

那種時刻存在的危機感早已刻入幽家每一個子弟的血脈中,那種時刻被監視的感覺已經很久很久了,可以追溯到上古第五大陸與第六大陸一戰。

正因如此,幽家幾番思量,才決定分裂出幽庭,帶走真正的幽字密。

幽庭自然不能沒有自保之力,除了幽家時刻暗中保護外,劍宗也是幽家找到的保護者,其實力絕不弱于七字王庭任何一家,足以庇護幽庭。

-------------

感謝兄弟們支持,謝謝!!!

小说大全校园